[原创]高达同人——《Soul》

前言:

现在的人们已经不象从前那样需要付出许多无意义却不得不为之的劳动来生存了,生活在钢筋混凝土丛林里的人类们,因此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这个问题似乎很深奥……然而很可惜的不会有所谓更深奥的答案了,所有的回答或许只能以参考的形式,最终还是被忽略。当然,作为一个出生在钢筋混凝土丛林中的人的我,无论思考了多久,也不过是在这无形的牢笼中所获得的答案而已,而且,这答案也不是最大限度的……

然而我的思想却不肯放弃这无谓的活动,尽管理性曾经不止一次地再三强调这只是白日做梦,但生活在如此牢笼中,有梦可做,也渐渐地成为了一种奢侈呢……因为时间,已经渐渐地把我们的梦蚕食……

“我”会向“你们”讲述一段故事,一段我们今生永远也不可能经历的故事,不要问“我”为什么,这只是一个生活在牢笼中却妄想用思想来挣脱束缚的狂想者的梦,虽然无力,但是只要这个梦引起了“你们”哪怕是一点的兴趣,“我”的使命就算完成了……

仅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之奋斗过,鼓舞过,尽力过的一切,以及那些并肩战斗过,和已经退下火线的永远的战友们……

接入讯号…

开始缓存内容,转为图像信号……

完成……

开始播放……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序章:世界

有人说:即使是短暂的和平也胜过长久的战争。

然而很可惜的是,这种对短暂和平的企盼似乎也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想,可望而不可即。

从战争的局势上看,或者是经过人类最精密的电脑的反复推演,得到的结果却令人哑然失笑。

“结束战争的唯一途径=击败对方”

很讽刺,人类最精密的仪器也只能给出这样的答案,因为,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多方战争,交战国家互相制约着,近十年来没有哪一方取得过哪怕是暂时的优势,尽管战争的损失巨大,但仍然在界限之内,制造比毁灭快,出生比死亡多,所以谁也无法给谁致命的一击。

由于N干扰器的作用使得核技术被完全封印,人类才得以暂时免于担心被某些战争狂人毁灭,但是因战争的刺激而高度发达的科技却使得人类的生命愈发显得脆弱,战争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了,没有人能够以居住在非战区自居……

四十几年前,基因技术突破了自然的限制,当时的一些人怀者对未来的憧憬而狂热地将这些在一些人看来大逆不道的技术应用在下一代的身上,“比普通人更聪明,比普通人更强……”诸如此类的口号渐渐地响亮起来,一个个超越常人的“天才”出现在人群中。他们,被称作“协调者”

但是协调者的命运就有如当年的犹太人那样悲惨,在种种反协调者的言论中生存着,他们忍气吞声,甚至在地球联合议会决定将大部分协调者强制移民至月面都市锡安和罗格斯的时候也没有人作出抵抗,于是几十万协调者被分批遣送至因开发失败而鲜有人居住的月面城市中。

很快,两个月面都市彻底成为了协调者的家园,由协调者议会PLANT管理的两座城市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国家,对地球进行着技术的输出。协调者们真正地拥有了自己的家园。

公元2179年,一枚不告而发的核弹结束了协调者们逆来顺受的日子,望着锡安被毁后的巨大弹坑,Zodiac Allionce of Freedom Traty(黄道自由条约同盟)由此诞生……

早已准备就绪的地球联合议会立即派出了志在必得的讨伐军,但是地球联合议会的军队却在ZAFT军的“独眼巨人计划”的产物下彻底败北,那是被称为Mobile Suit的人形机动兵器,协调者们运用自身技术向命运挑战的号角已经吹响。

将遏制核能的N干扰器散布全球之后,协调者的旗帜开始向地球延伸,而地球联合议会中,中小国家因为不甘于成为超级大国的炮灰而选择另起炉灶。

ZAFT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自宇宙登陆了加拿大地区并且立稳了脚跟,非洲西部也出现了代表ZAFT的颜色,东亚共和国占据着大半个亚洲同印度地区的赤道联邦分庭抗礼,超级大国的大西洋联邦占据着北美阿拉斯加,美国,拉美北部,欧洲大部分地区以及北非,在巴尔干与赤道联邦,在旧俄罗斯地区与东亚共和国,与ZAFT在加拿大战线均有交战。

另一个原本不起眼的岛国凭借着强大的科技实力严守着中立条约,这个名为奥布联合首长国的岛国将地图上代表中立的黄色涂满了大半个澳洲和东南亚……

公元2179年,一幅五彩斑斓的世界地图正缓缓展开……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第一章:硝烟

现在的战争已经不再象从前那样了,不再是步兵伴随着坦克冲过战壕,不再是需要几百门大炮才能让一座山头腾起熊熊烈火……战车小队在荒野里驱驰,步兵渐渐地退居二线,只负责担任侦察,防卫,占领,工程等工作,武装直升机的地位也正在被飞行用MS和单兵飞行器所冲击……如果说从前一场几十天的战争可以夺走一百万军民的生命的话,那么现在一枚小小的基因炸弹就可以清空一座几百万人口的城市。

2180年10月11日,ZAFT加拿大方面军向内华达和犹他州的沙漠一侧进军,几百架MS在航空兵的掩护下干净利落地撕开大西洋联邦军的防线,迅速向南楔入,联邦军有组织的抵抗在ZAFT军狂风过境般突袭下土崩瓦解,只留下一些散兵游勇继续着效果极差的垂死反击。

“虽然这里已经是二线了,但是仍然有联邦的残兵,不可以大意!听见了没有?”

听见教官的命令,威尔·克罗司从仪表版前抬起头来,反射性地回答,他踩下脚踏板,轻推节流阀,他所驾驶的ZGMF-1017 GINN C举起30毫米口径的冲锋枪缓步前进。

这是一座重要程度为B+的中等城市,将作为后方的补给据点使用,所以这里就成为了加拿大方面军第八机动特谴队(简称D8)新兵的练兵场。

威尔和两台僚机按照教科书的城市战准则缓缓推进,耳机里不断传来邻近小队的报告,比起预备第四小队已经击破了一个小队的战车的战绩,威尔这边依然是一无所获

突然,前方的僚机突然传来一阵惊呼,那架GINN C的单眼遭到步兵用精确诱导兵器(RPG)的攻击,马上冒起浓浓黑烟,而远处街道的拐角处,一辆联邦军M7A4主战坦克正缓缓抬起主炮。

“齐克斯!快弹射!”威尔话音未落,150毫米口径的磁轨炮所发射的超硬度穿甲弹正中GINN C的腰部,饶是装甲坚固的C型也无法承受攻击,仰天倒下。

“该死的!”耳机里只剩下一片杂音,威尔的骂声中,30毫米枪弹在坦克装甲上留下一串浅浅的坑,只见火光一闪,威尔的左手装甲上被擦出一道深深的伤口,他急忙发出一股干扰箔条举起冲锋枪继续扫射,橙色的曳光弹在黄昏中格外耀眼。

这时,身后爆炸声传来,背后的辅助摄像头将画面投影到辅助屏幕上,原来背后的街角又拐过来一辆M7A4,背后的僚机在手忙脚乱中遭到命中,撞进了一边的楼房里一动不动。

觉悟到自己已经被包围,威尔猛推节流阀,惊险地躲过一发炮弹,却撞进了另一边的大楼里,屋漏偏逢连夜雨,琅跄间,膝盖关节上又中了一炮,威尔的GINN C彻底失去了移动能力,对面的大楼里跑出几名联邦的步兵,其中一人手里还谨慎地举着一具RPG发射器,似乎是想要抓俘虏,坦克和步兵都没有继续攻击的意思。

但是威尔仍然不死心地狠踩脚塔板,以至于背后的爆炸声传来的时候也没有误以为是自己中弹而慌了手脚,知道敌我识别装置一阵欢叫,辅助屏幕上映出深厚情景的时候,威尔才发现背后那辆M7A4已经成了一堆废铁,浓浓的黑烟中,似乎是另一台GINN的单眼在闪着红光。

一个机影迅速穿出烟尘,以惊人的瞬间加速度掠过威尔的GINN,气浪还把那几个联邦士兵吹得七零八落,这台艳红色的GINN S端着120毫米加农炮向街另一头的M7A4打起了连发,一股箔条绽开,坦克的瞄准又一次因为干扰而落空,红色GINN趁着坦克的装弹间隙一跃而起,并在机师的冷笑声中向M7A4狠狠地踩了下去……

金属的哀鸣声不绝于耳,坦克从炮塔开始,整个变形,火花四溅,GINN连带着坦克的乘员一同被压成了肉饼,然后很快启动跳跃引擎跳开,避免坦克弹药殉爆波及到自己。

“克萨~~这里似乎有一个D8所属的小队遭到伏击,至少还有一个生还者……”威尔从耳机的杂音中分辨出这些话。然后,他开始打量起面前这台艳红色的GINN S:右肩涂满金星,高高的白色头饰的边缘涂着一抹深红,象是用巨大的刷子信手涂抹上去似的,左胸装甲上银着D13所属的徽章以及该机驾驶员的姓名缩写“H·K”,这是ZAFT军中给予王牌ACE的特别荣誉,左肩的装甲上印着ACE机师专用的徽章,一只红色的燕子极为显眼。

在这样的战场上,这机体几乎还是全新的,连装甲上的抛光蜡都没有全部磨掉,只是被硝烟熏黑了少许而已。

这时一群ZAFT的士兵乘着装甲车过来,将还未阵亡的威尔僚机机师从残骸里拽出来,并且押走了几个投降的联邦军俘虏,威尔打开舱门用升降索降到地面,外面呛人的硝烟让他打了个喷嚏,技师们正在想办法把他的GINN从大楼里弄出来。

红色GINN的机师一身和机体同样颜色的艳红色作战服,黑色的刘海几乎完全遮挡了左眼的视线,显然违反军轨的发型被风吹动着……

“D8所属实习机师威尔·克罗司!”威尔立正敬礼。

“D13第一大队第三小队一号机,海文·卡鲁姆……雇佣兵……”对方漫不经心地回礼,眼睛仍然盯着手上的电子资料夹上的数据,没有注意到威尔的表情。

威尔的惊讶是有其理由的,D13是几乎全部由别国籍的雇佣兵组成的特别部队,有自然人,也有协调者,在加拿大登陆作战中创下赫赫战功,在大战中,D13出现了许多著名的ACE。

雇佣兵不同于正规的士兵,他们纯粹是为了高额的报酬和奖金而来,他们大多不为雇主国所承认,即使有高额的出勤奖金,但是万一失手战死,那么他的家人——如果有的话——可能连一封阵亡通知都收不到。威尔望了一眼即将落山的太阳,金色的夕阳给一切环境都镀上了一层金黄,周围的枪炮声也渐渐稀疏了……

11月12日,ZAFT冬季攻势正式结束,大西洋联邦军的主力部队被从蒙大拿南部到黄石河一线的防线赶开,大半个美国西部已经变成ZAFT的红色,双方隔着几百公里长的战线喘息着,冬天过后,必定又会有一场更为激烈的战役……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第二章:剑与剑鞘

威尔并没有像他的父亲希望的那样进入驻守蒙特利尔的D8服役,而是志愿进入了一个高级机师训练营,勉强合格的他在接受了半年训练之后得到了B+级MS机师的资格,并且被推荐进入新组建的第27机动特谴团担任中队级军官。

在这半年里,大西洋联邦继续收缩防线,并且频繁调动部队,ZAFT军已经占领了整个美国西部但后继无力,战线正处于僵持阶段,双方都在积蓄力量准备发动决定性的一击。

有传闻说大西洋联邦的MS基本上已经研制完成,之所以只是“传闻”是因为没有一张象样的照片作为证据,而联邦利用俘获的GINN作战的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问题是……联邦到底愿意用我们的产品到什么时候……”听着后排的议论,威尔坐在位子上喃喃自语,手里拿着一支笔来回转着,整个指令室静悄悄的,前排的六各座位上坐着六名身穿红色军服的士兵,后面的则是常见的绿色,在ZAFT中央军校以前二十名毕业的话就有资格穿上这耀眼的红衣,而威尔却是很不幸地排在第二十一……虽然协调者各方面地素质比一般人要优秀许多,但这也不妨碍精英意识的产生和传播。

这时,两名黑衣军官推门进来,发令室里的交头接耳声立即消失不见,其中一个军官清了清嗓子开始宣读手中的名单,所有人凝神屏息,仔细地听着军官宣读的内容,被点到名的将进入D27服役。

不长的名单很快念完,被点名的二十几个人一脸期待和兴奋地跟着军官走出发令室的门,留下的两名红衣和三名绿衣面面相视……被淘汰的居丧清清楚楚地写在威尔的脸上。

“请坐到前排~”一个冷静的声音清晰地传来,一名佩带指挥官胸章的红衣军官走进发令室,将近一米八零的身高,黑色的长发随着走路的步伐飘动着,透露出一种威压。

“你们已经被选种加入ZAFT加拿大方面军特殊强袭部队‘EDGE’,在接受两个月的特种训练之后,你们将成为‘EDGE’的第七特谴队!”

话音刚落,发令室里爆发出一阵欢呼,进入特种兵部队意味着今后将更接近死亡,然而对这种事情雀跃欢呼,或许是初出茅庐的军人无可救药的毛病吧。

“我就是‘EDGE’第七特谴队的队长,特A级机师海文·卡鲁姆,ACE代号‘赤色飞燕’,协调者,身份是国际雇佣兵。”环视了一周,海文继续说下去:“战历,极地作战一年,沙漠作战两年,山地作战一年,参加特种任务一百多次,MS驾驶两年,出勤三百余次……诸君,希望今后给出可以令我保持希望的表现……”海文敬了个军礼:“你们有两天的准备假期,现在解散!”

************************************************************************

“对手是一个中队的联邦军战车,加上指挥车,一共十九辆,干扰程度中等,能见度低,准备分散作战,小心了!”海文轻描淡写地说完就切断了通讯,狂风吹起海文红色座机上的雪地掩护网,六台MS在几米深的积雪里顶着狂风艰难地索敌。

威尔感受着不断敲打着装甲地大片冰雪,同时注意着模糊的雷达,六个代表己方的绿色箭头正在以一个搜索的阵型缓缓前进,队员们把林克的侦察型GINN围在中间。

这时,尖锐的警报声响起,一颗照明弹升上天空,昏暗的天空绽放出刺目的光芒,宛如白昼,同时磁轨炮发射的独特声音此起彼伏,大口径的炮弹呼啸着在GINN的身边掠过,随便有一发击中就将给GINN造成20%以上的部位损害。

海文打开加力,一跃而起,60毫米突击步枪向一辆暴露位置的M7A9倾泻出一堆弹药,在这样的能见度下,单发弹药的命中率不高,但是一堆上去就有机会,M7A4的炮管遭到多发命中,受损的炮管无法再顺利发射,第一辆M7A4失去了战斗力。

一团团干扰箔条在空中绽开,第七小队的新人们开始出现了磨合问题,与敌方对射的火力出现了混乱,本来应该担任战场指挥的海文不知怎么回事中断了通讯,一个人被三台雪地用M7A9围攻,似乎是无暇顾及其他了。

装甲相对薄弱的林克的GINN R型遭到两发炮弹直接命中躯干,倒在了雪地中。侦察兵被击破,雷达的信号马上减弱了很多,威尔等人陷入了无组织混战的泥潭中。

一辆联邦军雪地用C19气垫战车向威尔发射了一连串的导弹,威尔拿出后腰的30毫米冲锋枪,在主动防御雷达的指挥下自动拦截导弹,然后右手的120毫米加农炮做跟踪瞄准,有几发打在战车的倾斜装甲上,歪了几度,弹开了。

威尔匆忙间睹了一眼雷达,发现除了海文以外其他人的三角标记都已经变成了受损伤的黄色,再看仪表板,自己的GINN C的右肩装甲已经破裂,只要再挨一发炮弹就会报销。威尔泄气地抓紧了操纵杆。

这时被动传感器响声大作,背后一阵猛烈的爆炸,威尔被安全带牢牢固定在座位上才没有被甩出去,GINN C的背部遭到M7A4主炮的命中,右边的推进器已经完全报废,情急之下威尔不管不顾,扔掉冲锋枪,双手操作加农炮向偷袭的M7A4作精确瞄准,第六发炮弹出膛,目标在爆炸声中化为一堆废铁。

威尔放出一股箔条,同时加农炮瞄准刚才的气垫战车连射,却听见被动传感器再次鸣叫起来,紧接着又是剧烈的震动,操纵杆一轻,GINN的左手已经被打掉,三辆气垫战车竟然同时向威尔发动攻击,40毫米速射炮弹打得GINN身上火光四溅,其中夹杂的150毫米炮弹更是致命,很快,GINN的右手也举不起来了。

威尔仰天长叹,启动了自爆装置,然后按下弹射把手……

“停止!”海文的声音从耳机里清楚地传来,瞬间所有的干扰杂音全部消失:“VR训练结束……”

威尔走出舱门,只见一脸颓丧的四个队友都已经在外面等候了,他竟然是撑到最后的一个。

“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吗?”简报室桌子的另一头,海文拿着电子资料夹,侧着头问,一副无边框眼睛反射着灯光,令人看不请他的眼神,也强调了威压感。

所有人都在比赛摇头……

“林克,作为侦察兵,你不应该抱着狙击步枪跟装甲车对射,应该组织队友反击,这个任务有时候并不是队长的职责,而且,在这种环境下雷达的功能本来就受到限制,你却把雷达功率开到了最大,结果被AI的被动雷达接受了信号,马上就暴露了我们的位置……”海文的语气仿佛一只无形的巨手,把林克压得抬不起头来:“约翰,跳跃推进器不是这样用的,在这样的混战状态下滞空根本就是找死……”

海文用平淡的口气指出每一个人的过失,不紧不慢的口气让所有人都涨红了脸:“现在,全体去作三十五公斤负重下蹲三百次!克罗司留一下……”海文点了刚才没有受训斥的威尔的名。

其他几个人走出简报室,海文把门关上,然后突然就把手里的资料夹砸了过来,威尔反射性地接住资料夹,被吓出一身冷汗。

“反映速度还不错……”海文仍然是一副轻描淡写地样子。

“从数据上看,确实找不出你有什么重大的失误,但是,你在追击一辆C17的时候,把林克并没有爆炸的机体残骸打成了碎片……”海文推了推眼睛,黑色的瞳孔直视威尔:“如果是实战,如果当时林克没有阵亡而只是昏迷呢?”

威尔默然,海文的说法并没有错,他无法反驳,或者说,是他的羞耻心制止了自己找理由。

“我知道这么说你会有点不服气,也确实有些不合理……”海文看出了威尔的想法:“剑刃锋利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剑不应该指向目标以外的东西……回去好好想想吧……剑鞘。应该怎样控制……战争中有很多本来不应该失去的生命,有时候,避免无谓的伤亡是很容易的……”海文挥了挥手,示意威尔出去。

最后敬了个军礼,威尔大步走出简报室。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先贴这么多,反正比我更不厚道的人这里也有......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除了文字中把对同一事物的同一个比喻用了两遍之外,没太注意到什么东西~!
因为不常看前言,加上作者的前言基本什么都米说~
迷茫………………
接着的正文~~~嘛,因为自己刚写过一套,脑子想到这类东西就头晕.开篇几句就看晕了:z20 所以放弃
等人来鉴定吧~!

原创的话~~~也坚决支持~~!就冲作者能想出那么复杂的英文名字,而且并没有影响之后的思路,再加分支持~!

[ 本帖最后由 zhihunsha 于 2006-7-15 00:27 编辑 ]

TOP

看得一知半解不如不看,弄脏东西的同时还费脑筋。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不厚道的人,指我吧...
前前後後高達Ex的n個版本加起來都應該接近二十萬字了...:z20:z25

TOP

原帖由 藤原亮政 于 2006-7-15 10:45 发表
不厚道的人,指我吧...

应该是指我:z39

TOP

8用揽了,指的是一个EX换了N多版本的家伙和一个把著名军事小说改成高达的家伙.....

即是说.....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那就是...我...呵呵呵呵...

TOP

Processed in 0.024792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