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休止的安魂曲——《深红星路》

“我不知道我将要干什么,我不知道要我干些什么,我不知道我会干出什么……”现在的境遇就跟这本小说里写的一样……来到这里封闭训练已经三个星期了,我们每天练习用模拟导弹攻击一个圆筒状物体的各个重要支点……我有些不安,因为和PLANT关系紧张,所以海克特上尉猜测我们的目标可能是协调者PLANT卫星中的一个,有些人跃跃欲试,有些人唉声叹气,有些人事不关己……我也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派……

——联合军驾驶员卡特·亚修中尉独白

几天以后,行动正式开始……

该死的!竟然现在才告诉我们确切目标!尤尼乌斯7号,那根本就是一个资源卫星……修提加中尉可以说服自己相信舰长的说法认为那里其实是一个秘密兵工厂,可是……机体感觉极为笨重,卸下轨道炮装上的所谓“战术攻坚导弹”根本就是糊弄人的……我们究竟在干什么?

——联合军驾驶员西姆斯·海克特上尉独白

梅比斯搭载着连驾驶员也未必知道真容的武器从母舰滑进虚空,无论驾驶员们怀着怎样的心情或是如何的猜疑,梅比斯仍然组成队列缓缓接近尤尼乌斯7号。

这次的驾驶员都是从各个舰队挑选出来的经验丰富的军官,他们在作战行动正式开始的时候才被告知目标,以及“尤尼乌斯7号其实是一个协调者的兵工厂”这一“事实”……

X时X分,修提加锁定了目标,第一枚核弹不告而发……

那!那是核爆!混蛋!我们都被骗了,那些平民!该死的,我必须解除发射状态……怎……怎么回事?我没有按发射按钮啊!难道?……

——亚修独白

为了确保核弹确实地发射,每一架梅比斯都经过“特殊调整”,确保每一个瞄准装置都能够从母舰加以锁定和发射,于是,大约有六成的核弹是在该机驾驶员拼命捶打仪表板的怒骂声中被强制射出的。

这天,尤尼乌斯7号的时间永远停留在了中午,一枚核弹致命地击中了卫星的中心部,爆炸,冲击波和致命的辐射组成的死神在卫星内部挥起了镰刀……一条条扭曲的裂痕延伸遍整个卫星的躯体,紧接着爆风铺天盖地而来,秒速七十公尺,温度超过八百滠氏度的热浪席卷了一切……

那纯白的闪光似乎使一切都褪了色……热浪烧毁了地面,烧毁了植物,烧毁了建筑,也侵袭了每一个人的身体,衣服被烧着,头发被点燃,已经烧得溃烂得皮肤上布满了水泡。被活活烧死的小孩,最后的哀嚎在滚烫的热流中忽然中断了,母亲呼唤孩子的尖叫,父亲担忧家人的喊声不一会就全都消失不见,视觉,听觉,感觉只剩下完完全全的虚无……

然后是被热风卷起盘旋着的泥土,好象沙瀑似的流泻到地上,暂时掩埋了建筑物的残骸,也埋葬了烧得早已无法辨认形状的尸体……

核爆用纯白的利齿整个撕开了卫星,巨大的光团深深地烙印在人们的视网膜上,钉在脑海里,亚修的头盔里漂浮着呕吐物,和那分不清是汗水还是眼泪的液体……梅比斯失去了控制开始漂浮……

回航的时候通讯回路里一片寂静……突然间一声爆喝响起,海克特带着高亢地变了调的吼叫声驾机撞向母舰的舰桥……然后在母舰的防御炮火撕成一团火球……

海克特机的火球象是一个信号,一艘阿伽门农级,两艘130米级的对空炮火同时开启,曳光弹在黑暗中织出一片密集的火网,一架架梅比斯纷纷化为火球四散开来……最后确认的时候,亚修机没有踪影,最后被记录为卷入核爆身亡……

后来,一支ZAFT部队在尤尼乌斯的残骸中发现了这架完好无损的梅比斯,在三架GINN重斩刀的疯狂切割下,梅比斯很快解体,饮弹自尽的驾驶员尸体也被情绪疯狂的ZAFT士兵用步枪打成碎片,彻底融化在这片被血染红的宙域中……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Processed in 0.016408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