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英雄的颂歌——《血色宴席》

“快!那个引擎过载了!”

听到组长的声音,我急忙按下紧急状态按钮,半毁的一架村雨身边立刻弹出许多防护墙,在玻利克士官长跳到最近的一面墙后面的同时,村雨发出巨响轰然爆炸,由于有了防护壁阻挡了绝大多数爆炸的冲击波,这次事故只造成了几个人的撞伤。

剧烈的爆炸声甚至没能把它的波纹扩散到整个机库造成一个哑然的场面就无奈地消失在机库的喧闹中,出云级战舰素戈鸣号的机库仍然被机械声充满着。

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所有的机械师一跃而起,继续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的工作,在我按下解除紧急状态按钮的时候,齐克二士已经开着作业用车准备清理现场的残骸了,另一边,医疗班已经把受伤的驾驶员送进了紧急升降机。真是个幸运的家伙,一般来说驾驶员只要到了医疗班手里,百分之九十就算是有望活命了。

技师长斯塔克中尉曾经对我说过,机械师必须养成处惊不变的习惯,因为突发事件导致工作无法专心的家伙是要被踢出机库的。

安德拉修上校回航了,他本人并没有回去休息,而是老样子在自动贩卖机里掏了罐可乐出来在一边监工,上校的异端金色机·天对于我们机械师来说简直是噩梦一样的存在,各种调整曾经让我们组忙得够戗,我提着冷却剂注入管跑过去……


没有时间关注战况,没有工夫在意生死,只专一于为前线送上优良杀人兵器的工作,这就是CE.73X月X日,出云级战舰素戈鸣号机械师约翰·伯森二士的见闻……

“机械师真是一群无聊的人……”罗兹·冯·安德拉修上校自言自语着,他轻推节流阀,黑底金色的异端高达金色机·天 罗兹修改型展现出非凡的机动性能围着一艘推进器受创的纳斯卡上下翻飞,嘲笑似的把纳斯卡绝望般的防御炮火甩在身后,罗兹飞快掠过纳斯卡的MS弹射口,一架刚刚跃出的扎古被光束击中头部,灾祸生太刀和攻盾的突刺紧接着招呼了过来……一团火光在纳斯卡的弹射口内炸开,爆炸逐渐扩展到整艘战舰,近百条生命连同承载着这些生命的战舰就这样飞散在宇宙中……

“17架……二艘……”罗兹自言自语着,他身后,一团格外巨大的光球在虚空中绽开。

罗兹的耳机中此刻还播放着《Ignited》,西川贵教激昂的嗓音吐出最后一个音节时,罗兹的准星中又绽开一团火光。

“18架了,这回尤里克铁定要请客了……”

听着音乐在战火纷飞的地狱门口穿行,闪开死神的镰刀,又巧妙地把站在对立阵营的同行推落亚巴顿的无底坑,以生命作为赌注在名为战场的赌桌上豪赌着,CE.73 X月X日,ORB王牌A.C.E 罗兹·冯·安德拉修经历了又一次对他来说已经司空见惯的杀戮宴席……

“舰长,咖啡……”副官把密封的杯子固定在舰长席的杯架上,退后一步站定,继续注视着大屏幕上不断演变的战况,同时竖起耳朵注意舰长可能会突然说出的命令。素戈鸣舰舰长渥里斯·渥利克上校拿起杯子深深喝了一口,却不由地都吐了出来,被烫到舌头的渥利克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斜了身后的副官一眼。

“原来舰长也很紧张啊……”大副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喳舌。

提示被锁定的警告响起,一枚不告而发的轨道炮穿透弹逼近,素戈鸣舰缓缓退避,炮弹打在舰首处倾斜的装甲上,挂出一道深深的弹痕,只要直击就能撕裂装甲的穿透弹只给素革戈鸣舰造成了一定的震荡就无奈地成为了宇宙中的漂流物之一,然而不远处,同一艘罗拉西亚舰射出的第二枚炮弹却将一艘130米级彻底化为火球。

测定出偷袭敌舰的所在,素戈鸣号立刻把炮口朝了过去,两门Gottfried比罗拉西亚舰的火炮快一步完成炮塔回旋,绿色的光束准确无误地刺在罗拉西亚舰的舰尾炮塔上,激起冲天火光。

没有丝毫犹豫,素戈鸣舰左右两侧的两门Lohengrin正如同捕猎的猎豹一般闪着凶狠的光线,红白光束随着破坏神无声的咆哮击中了已经受创的罗拉西亚舰中央,装甲板象纸一样被贯穿,创口出喷发出的火焰把创口进一步扩大,200左右的巨大战舰从受创出一折为二,两个光球几乎同时炸开,百余名士兵的生命为这场杀戮宴席又添上一道血腥的餐点。而同样的餐点,还在源源不断而来……

神经早已麻木,忘记了自己的行为将造成一个又一个的孤儿和未亡人,对着每一个站在对立阵营的宿不相识的人扣动扳机,军人的职责是杀人和被杀,几十万几百万军人同时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一道让地狱的魔神们饱餐血腥的宴席已经摆开,这是CE.73 发生在宇宙要塞弥塞亚周边的一切……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Processed in 0.016924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