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暇练笔]新的传说——之二《征服者》

“今天的课就到此为止......”刚刚还唾飞末溅的老师终于注意到放学的铃声已经响过了五分钟左右了,而且注意到部分学生已经收拾完东西对他怒目而视了,为了避免自讨没趣,这位年过半百的老师很识时务地宣布下课。顿时,教室里一片吵闹声,学生们飞奔而出。

“够难的......”坐在倒数第二排的男生整理着自己的东西,甩甩前额的头发,然后慢慢走出教室。卡洛斯·莱昂哈特,18岁,联邦国立大学一年级学生,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学生,学习成绩中等,如果除去他在学校运动会连取八项比赛冠军(一人限报八项)和他那张尚算帅气的脸以外,恐怕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包括莱昂哈特的老师在内,似乎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底细,仿佛一个没有过去的人那样,他的档案迟迟没有送到学校,而莱昂哈特本人对此绝对守口如瓶,再加上他是军部推荐入学的,似乎到现在为止没有人去仔细调查过这个学生的底细,毕竟这是一件吃力又不怎么讨好的差使。

结束篮球部的训练,不同于其他大口喘气的队友,莱昂哈特一副没事的人那样离开球场,他的体力一直是队友们讨论的问题。14时30分,下午的课程开始,几个讨厌上课老师的学生又恢复了呼呼大睡的姿势,这时,几个推门而入的不速之客打断了老师滔滔不绝的讲课,几个睡着的学生也被惊醒,一年十班的全体学生——似乎有一人除外——都呆呆望着进来的三名穿着联邦军制服的军人走进教室。

领头的是一名穿着蓝色军服的女性少尉,不比在座学生们大多少的年龄,蓝色的头发束在脑后,给人一种英气十足的感觉。他身后的两名士兵除了身材较高一些之外反而没了什么吸引目光的能力。少尉的目光在学生中间扫了乙一圈,最后停在第三排一名男生身上,少尉缓缓走到一个埋头抄笔记的学生面前,虽然脚步缓慢,但那白色长筒军靴与瓷砖地面接触的声音让人感到一股压迫。

“卡洛斯·莱昂哈特中尉......”虽然问的人有意摆出官腔,但是依然无法掩饰那未脱的稚气,这名少尉也大概不会超过18岁。虽然声音中带着不容许对方沉默的压迫力,却仍然不失优雅。

“找错人了......”毫无语气的声音回答的少尉的问题,莱昂哈特连头也没有抬,手里的笔似乎没有停下的来的打算。“我要验证一下!中尉!”凌晗霜少尉大声说完,手枪已经从腰间抽出,打算直指莱昂哈特的眉心。在学生们一片惊呼中,莱昂哈特一抬左手,看私毫无力道的一击准确地击中了凌持枪的右手腕,手枪脱离凌的手飞了出去。

凌一皱眉头,左手挥拳直击莱昂哈特的肘关节,而莱昂哈特则是不慌不忙地一沉手,避开了这一击。再接两招,莱昂哈特站起来,放下笔,顺势接住迎面而来的一拳,两个人就这样站在原地互击,只听见双手的撞击声不绝于耳,看得人眼花缭乱。拍,戳,勾,点,拂,擒拿。几个平时以打架为乐的学生不禁拍手叫好。终于,凌先退了两步,脸上满是不服气的表情,白皙的脸上因为刚才的打斗出现了一抹绯红。

“不愧是‘Eagle’s Nest’的优秀毕业生......”凌从身后的一名士兵手里接过一张纸,递给莱昂哈特:“这是国防部的命令......”莱昂哈特没有去接,他默默收拾好东西,走出教室,三名不速之客也跟着走出教室,留下一群半天回不过神来的学生。

*****************************************************

“Eagle’s Nest”是国防部精英训练营的代号,成员基本上是从少年兵开始接受训练,拒绝编入现役的莱昂哈特终于无法违抗国防部的命令。对于“Eagle’s Nest”的总负责人,也就是现任联邦军西南军区参谋长的卡特·安德鲁中将来说,实在是不可能对莱昂哈特这样在训练营中表现突出的优秀学员加以无视。

现年不到三十岁的卡特·安德鲁中将在联邦军的历史上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军校毕业以后就直接被授予少校军衔,配属到西南军区担任作战参谋,有不少传言说安德鲁在军校时曾经在战术模拟上击败过现在的西南军区司令官赫尔曼·古德里安元帅,于是,安德鲁是靠着得到古德里安元帅的赏识在能够年纪轻轻就飞黄腾达的。“Eagle’s Nest”现在有安德鲁完全负责,许多人都认为接近65岁的古德里安元帅不久就会退休,而军区司令官的宝座大概已经是安德鲁的囊中之物。

明白没有机会继续以预备役的身份逍遥的莱昂哈特平静地接受了现役装甲兵中尉的军衔,被编入西南军区直属67装甲兵团第七独立团第一大队第三小队作为小队长,就是这一年,莱昂哈特中尉参加了联邦对边境小国,柯斯提亚独立政府的扩张战争。

在联邦军部的记录中,这场战争只被注明了开始时间和结束时间。柯斯提亚是一个连民用宇宙飞船也无法独立生产的小国家,而这个国家却处于一个建立一个对帝国安德菲尔军区的前哨战的绝佳位置。柯斯提亚是联邦违反《联合同盟》的一个典型例子,尚未进入宇宙时代(大概只是处于相当于二战时期)便被告知银河公约的存在,以致于现在的柯斯提亚处于一种半混乱状态,但是当联邦第二十九舰队司令官佩琉斯准将宣布对柯斯提亚的“最后通牒”的时候,柯斯提亚上至高官,下至百姓,都迅速动员起来。这个最后通牒其实就是一个吞并的声明,柯斯提亚人对此抱持坚决抵抗的想法。星球100多万自卫军迅速开始动员。

然而古老的亚音速战斗机无法抵挡联邦军幻影战斗机的强大攻击,柯斯提亚战斗机的航炮甚至无法在联邦军运输机的装甲上留下明显的弹痕,当一名柯斯提亚飞行员高喊着“柯斯提亚万岁”驾机撞向一架强袭登陆运输机的时候,柯斯提亚人沸腾了,种种自杀攻击在战场上出现,联邦士兵们无时无刻都处于一种恐惧状态中,虽然,联邦军运输机完全可以承受两.三架柯斯提亚战斗机的撞击而不至于坠毁,再进一步甚至运输机完全可以避开重要的引擎部位的受创,但联邦军的士气却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自杀攻击中出现了龟裂的迹象。

为了挽回士气上的劣势,佩琉斯准将向67装甲兵团第七独立野战团下达了攻占柯斯提亚首都的命令,在地面上,柯斯提亚陆军根本无法抵挡联邦军机械化部队的正面推进,陈旧的旧式坦克被联邦军的装甲巨兽碾碎,柯斯提亚军引以为傲的混凝土要塞被战斗机甲的铁蹄踏平。

第七独立团的锋芒直指柯斯提亚首都,前锋的第一机动大队已经推进到柯斯提亚首都不到70公里的地方了,其实联邦军完全可以直接以空军部队在柯斯提亚首都强行登陆,联邦军的战斗机可以沐浴在古旧高射炮的火网中毫发无伤。但佩琉斯准将坚持以这种方式“摧毁敌人的抵抗意识”

柯斯提亚人引以为傲的部队不是空军,不是陆军,而是他们部队中一支传统的骑兵部队,这支在星球统一战争中历经腥风血雨的骑兵师团“烈火”是柯斯提亚人的骄傲,现在,他们出发了。这天清晨,静静地没,埋伏着的“烈火”等到了他们的目标,从远处开阔地缓缓搜索前进的联邦军第七独立团的先锋部队。“烈火”的师团长最后看了一眼妻儿的照片,然后把照片放进前胸的口袋中,师长站起来,旁边的副师长对他笑了笑,回以一个鼓励的笑容的师长深吸了一口气,一支从联邦进口的步枪就放在他脚边。

师长环视四周,树林里都是他的部队,士兵们平静而坚决,每一长脸上都充满对胜利的坚决,这时,师长断喝一声:“备马!”刹那间,偌大的森林开始紧张起来,数万匹战马被勒紧了肚带,骑兵们系紧自己的皮带,把衣襟和裤脚收束得象是绑在身上一样,这样,他们在挥舞军刀的时候才不会觉得有任何的挂挡。随着下一个命令的传来,柯斯提亚骑兵跨上马背,向他们宗教中的军神敬礼,向他们的长官敬礼,在亲吻自己的战马以后,他们把军刀挪到自己最便于抽出的位置。

师长把步枪扔在一边,他的部下们也几乎都把那些联邦制的步枪扔开或者斜挎在背后,他们觉得只有冷兵器才能最大限度地威慑敌人。冲锋阵型被摆出来了,骑兵们全身紧绷,双腿夹紧马背,使战马感到一种压力,这时,只要用军靴在马腹上轻轻一叩,战马就会象离弦的箭那样疾弛而去。各个分队的指挥官们最后一次巡视自己的部队,所有的骑兵们都把军刀抽出,把手半举胸前,一排排军刀如挺直的白杨树那样直制蓝天,刀刃迎着初升的阳光反射出道道寒光。“出击!”

柯斯提亚骑兵决堤般地从埋伏的森林冲杀出来,直扑前方第一机动大队的前进队列。位于整个队列最前的莱昂哈特呆在了屏幕前,所有的联邦军士兵都被这一景象惊呆了,只有在历史书上才见过的骑兵们呼啸着冲杀过来。铺天盖地的柯斯提亚骑兵仿佛是从天而降一般,他们一言不发,也不开一枪,只是把身体低伏在马背上冲锋,数万只马蹄撞击大地的颤抖传到了联邦军士兵握着操纵杆的手上,震撼人心的场面使所有人都呆住了,望着渐渐逼近的柯斯提亚骑兵却忘记了开火。马蹄扬起的万丈灰尘扑压过来,一架战斗机甲跨前一步,双臂上的多管机炮开始咆哮着喷出火舌,莱昂哈特咬紧牙关,对着密集的骑兵队列扣紧了扳机。

莱昂哈特的行动惊醒了所有人,机甲驾驶员们纷纷打开武器保险,坦克炮手们推弹上膛,来不及展开重炮的坦克便直接投入战斗。莱昂哈特机甲上的一阵火舌引发了联邦军的一阵枪林弹雨,第一机动大队前锋部队的所有火炮满档运转,机甲的机炮和坦克的霰榴弹撒出一片弹幕,把柯斯提亚骑兵成排地扫倒在旷野上,一个个骑兵连人带马倒撞在地,鲜血喷溅而出,他们身后的战友仍然前赴后继地向前冲锋。一名骑兵冲到莱昂哈特的机甲前,莱昂哈特挥起右手机械臂,把他一把扫倒,但是马上又有数名骑兵冲杀过来。骑兵师长冲到了莱昂哈特的机甲前,扬起了曾经浸染了无数敌人鲜血的军刀,然而师长手中的不是黑暗圣堂武士那无坚不摧的光剑,火星四溅换来的,只是军刀断成两截的下场。

没等师长反应过来,他的身上已经被机甲的近程机枪击中了,一发子弹直接穿过心脏,师长张了张嘴巴,却没有发出声音,然后他就带着这个表情倒在了血泊中。少数的柯斯提亚骑兵冲进了联邦军的队列,但却面队无数的装甲部队找不到劈杀的对象,他们就用军刀猛砍坦克的装甲和机甲的机械臂,直到他们被击毙。这种自杀式的冲锋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卯足了劲的骑兵像波浪一样冲杀过来,轰的一声在弹幕.装甲组成的铁壁上撞得粉身碎骨。紧接着下一拨又涌了上来,冲锋中生还的骑兵也不撤离战场,而是后退编列,继续冲锋。

柯斯提亚骑兵挥舞着军刀冲过来,再次被铜墙铁壁撞得四散飞溅......当枪炮声渐渐沉没下来的时候,方圆几公里的战场上到处都是人和马的尸体,柯斯提亚军刀的断片在阳光下反射出它们最后的闪光。柯斯提亚人的生还数字很好记,一个“0”,一个大大的“0”。

莱昂哈特终其一生都没有忘记这个情景,他在回忆录里这样写道:“......柯斯提亚的骑士们在用这种以血肉为代价的方式提醒我们,他们也许会被战胜,但是永远不可能被征服......”安德鲁中将在看到战场照片的时候别过脸去,嘴里喃喃自语。“一个边境小国,然而从他们与我国简短的外交中,他们始终没有一次忘记了尊严,这个民族是不可能被征服的!现在这个愚蠢的占领计划会逼得我们骑虎难下!难道我们必须屠杀整个柯斯提亚行星?联邦的颜面何存?你们这群自以为是的白痴还在这里讨论占领政策?自己上战场看看吧!”安德鲁在军区参谋会议上以大吼大叫的方式作了以上发言,会议室一片沉默......这是后话,我们慢慢再谈.......

一连串的士气打击使第七独立团不得不停下来休整,虽然已经离开了战场,但士兵们仍然能闻到那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人们都没有食欲,个个无精打采的样子。莱昂哈特坐在机甲的大脚上,看着一张从战场上捡到的照片,上面的孔表明它是和主人的心脏一同被洞穿的。照片上的一家三口在对他亲切地微笑着。

“回你主人那去吧......”莱昂哈特掏出打火机,看着照片一点一点消失在火焰中。营地靠近一条小河,莱昂哈特看到河边有一个娇小的身影。

凌晗霜少尉四肢着地,身体因为呕吐不停地痉挛着,对于莱昂哈特递出的手帕,凌无动于衷,女孩带着哭腔的喘气声似乎让莱昂哈特下了决心,于是他抓住凌的肩膀把女孩强行扳过来面对自己,用手帕擦去她脸上的泪痕和嘴角的污物,凌冰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透明的液体,莱昂哈特把凌揽进怀里,轻轻抚摩着那蓝色的马尾。起初还十分强硬的凌这个时候也没了脾气,她在被她称作“自大的家伙”的人的怀里尽情地发泄着自己的眼泪......

柯斯提亚的首都终于没有被第七独立团攻占,为了速战速决的联邦军派出了军区司令部直属127特战队第三特谴分队直接空降到了柯斯提亚首都的国会大厦上,帕特里克·潘上尉用手枪顶着政府高官的头并以行星上十亿人的性命作为要挟,迫使他们签订了条约。柯斯提亚战争结束,而联邦军原本计划的建立全军事化基地的计划也改成了行星轨道站,其中的原因跟后来联邦政府对柯斯提亚的一系列怀柔政策联系在一起,成了后世历史学家一个讨论的话题。

总之,后世的《第二次星际争霸 联邦名将录——装甲兵一级上将卡洛斯·莱昂哈特传》中只有:“银河历2年,莱昂哈特参加柯斯提亚行星战争。”的记录......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新的传说……序章:战争,永不停息

银河历元年11月22号,经历了不断战争的宇宙终于有了一个暂时的和平阶段,宇宙四大国的首脑在银河联邦首都行星安尼蒂斯聚集,当中有人类国家的康德拉王朝帝国皇帝尼利亚斯·卡拉·冯·康德拉;银河联邦最高评议会议长卡修亚·缪司。神族古老共和国大委员会首席斯普蒂亚里;康提斯公国国王康提斯等六名代表宇宙各国签定盟约。联合同盟(United Powers League)成立了。联合同盟大体上由两个种族组成:

神族:虽然古代的神民只有留下断简残篇的历史,但是其中的确有记载著数千万年前,有一个万能的种族曾经一度统治过数千个星球。这个谜般的种族,通常被称作“萨尔那加”或是“来自远方的漂泊客”,据说曾经在他们领域内的数千颗荒凉、孤寂的星球上播下了生命的种子。神民的传统中认为萨尔那加是和平而且为其他种族谋求福利的生命,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研究和繁衍宇宙中高等的智慧生命。所有的人都只知道萨尔那加执著於创造一种完美的形体,为此努力的数千年。虽然他们之前的实验创造出了无数的变种和性状,但是这些种族总是赶不上萨尔那加人的期待。萨尔那加人气馁之余,决定将所有的心力都放在他们期望最高的实验场地,银河系的边缘,拥有浓密森林的翁行星。

这颗星球上已经有了一种非常先进的种族。这些种族能够适应艰困的难以置信的天候和状况。他们的能力远远超过萨尔那加所知道的其他种族。这个种族甚至已经进化出了一种以集体狩猎和战士阶层为主的原始部落。不过,最最让人惊讶的还是这个种族彼此之间能够用复杂的方法进行心灵上的沟通,让他们能够快速有效的进行集体的狩猎。萨尔那加对於这个种族的状况感到十分欣慰,因为他们是少数已经突破了低等生物形态演化上障壁的种族。为了要强调这个种族将来在宇宙中的特殊地位,萨尔那加给予这个种族一个名字-“神之子民”,也叫做神民。神民的文化在数千年间就散布到了整个翁行星上,最後终於将彼此征战的部落统一在一个集权政体下。为了要测验这些生物进化的程度,萨尔那加人决定自天而降,让自己开始对神民的文化造成影响。

起初萨尔那加人的抵达似乎让神民的部落为团结,惊喜的看著自己的造物者出现,从而感受到更大的领会和喜悦。萨尔那加人对於神民渴求解开宇宙之谜的好奇心感到十分的讶异。神民们为了满足自己不断渴求知识的天性,而发展出了复杂、进步快速的科学和心灵学。当他们对自己的了解和自我意识逐渐茁壮之时,神民开始变得十分骄傲,努力追求自身的成就而不是团体的进步。越进步的部落就越快开始将自己和其他社会隔离,不但寻求自己在这个社会上的定位,更想要让自己的部落在宇宙中占有一席之地。 于是,持续数百年的神族战争开始了,直到宇宙中另外一个种族被他们发现。

人类:那是一个仅仅依靠自身发展起来的种族,在母星——安亚完全被污染以后,人类开始了扩张,不断地开发新的殖民地,奴役其他弱小的种族,后来,人类放弃了主权国家,银河联邦正式成立。虽然联邦公开的禁止宗教信仰,但是这个组织却坚决保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人类的神圣性”。这个类似信仰的信条让联权同盟立刻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去终止、消灭任何污染人类纯粹基因的实验和工作。古板的联权同盟成员和学者们坚决的相信,人造器官、基因工程和精神药物的滥用将会导致人类的衰败。联权同盟的领导者拟定了一个计划,确保人类将会永续生存,而不受到那些腐败新科技的诱惑。

在这个世代里,一位名叫多兰·康德拉的年轻科学家,开始拟定计划,预计让自己可以在联权同盟里面的势力逐渐扩张。由於没有受到大净化惨剧的干扰,茹斯得以狂热的投身於在太阳系外建立殖民地的梦想。在茹斯的计划中,太阳系外所发现的新矿产和替代用的燃料将会让他在地球上的声望大为增高。靠著他的政界关系和幸运,茹斯很快的就获得了联权同盟的授权,掌握了数以千万计的犯人来作为他实验的白老鼠。这些原先因为大净化而将要被处死的犯人被转送到了康德拉的私人实验所中。这位科学家计划要利用这些犯人在太阳系外建立殖民地,他让手下挑选人来进行冬眠的准备。他同时也把这些人的基因突变和基因性状的变异钜细靡遗的建档,同时输入革命性的新超级电脑中。这套系统被称为“人工智慧情感逻辑分析系统”(Artificial Tele-empathic Logistics Analysis System),代号为母体。母体负责处理这些 基因的资料,并且试图预测出哪些囚犯会在将来的严酷考验中生存。这些人被送上了四艘巨大无匹的全自动、太空探勘超级航舰。当这些囚犯陷入冬眠的时候,四艘超级航舰载著足够的补给、粮食和软硬体,准备在他们抵达目的地的时候给予他们支援。导航系统中的目的地都瞄准了远方的行星萨姆斯提安。于是,康德拉王朝在五十年以后建立,人类间的战争也打响了。在两个大种族的战争中,也陆续有一个个的小国家建立了,他们也有自己的种族,信仰,以及……军队。就这样,宇宙在盟约签定以后开始了她依旧混乱的新生。

****************************************************************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以上可以算是世界观解说.....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金錢400 功勳3 等待下文後再追加獎勵

TOP

感觉还可以,继续努力啊

TOP

没有下文了,说了是闲暇练笔......那个什么背景说明有玄机的.......

练笔还要自己挖空心思想背景就太累了.....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Processed in 0.019245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