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世界——记《REAL》

Real是什么?真实?遥望星空,明明暗暗的那就是真实?脚下流水潺潺的那就是真实?扶栏叹息,年年岁岁的那就是真实?人潮往来的那就是真实?某天心血来潮扪心自问,镜中人是否是自己,是否真实?回忆是否真实?未来是否真实?浑浑噩噩的这人生是否真实?

Real是什么?其实——此刻在我手中所捧着的就是其中一种“真实”,纸张厚且硬,每翻动一页就让人有一种厚重的触感,不禁会让人这么想:这里面必定是个如外表一般坚毅的故事吧!自1999年开始在《周刊YOUNG JUMP》连载的《REAL》,已经过去6个年头,5册单行本的成绩可以用“缓慢”来形容吧,不过与井上带给我这个故事相比较,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而且它给我们的感受远远要超过故事本身,井上用“凝重”来形容这个他用生命中最深沉热血来讲述的故事,接下来我也想稍微讲述一下这个故事,我不求讲述的精彩,但求真实。

同一个世界——户川清春

户川清春,14岁。病名——骨肉瘤。
“最后一次赛跑…在蓝得让人觉得痛的天空之下——”

户川清春是《REAL》里最闪亮的人物,不单是因为他球技出色,而是因为他是三人当中最先彻底走出困境的一个,战胜自己的同时也照亮了别人。当年承载父亲压力而练习着钢琴的户川清春,因为脚不安稳而被父亲训斥,当时的他是否感到委屈?是否也在心中进行过呐喊?正如我们以前所做过的,或是现在正在呐喊的一代?当户川清春鼓起勇气向父亲提出加入田径部的请求时,你是否感到胸口正在被什么物质所填充?站在跑道上的户川清春是幸福的,因为他有了自己喜欢的奋斗目标,11秒以内的世界对他来说是充满了吸引力,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比不断超越自己更加令人兴奋的呢?激情随着秒表计数器而喧嚣,迸发在停止走动的那一刻。然而,命运是残酷的。然而为什么每当别人遭遇不幸时,我们往往会以一句“命运是残酷的”作为说词呢?事实上这只是因为那种不幸的事情并未发生在自己身上,或是庆幸还好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说词而已。14岁的户川清春是幸福的,他的幸福曾经凝聚在贴在墙壁上的那张写着“我要跑得比谁都快”的纸上,因为当时他正在一点一点地达成自己的目标;14岁月的户川清春是不幸的,因为他在接近梦想的时候被凌驾于人类之上的那个神明选中了;14岁的户川清春应该如何是好,哭泣、绝望、沉重,坠入谷底的他如何来应对这种“考验”?再也没机会说“11秒内达成!”的他如何来直面将来的人生?大家都在思索……

Real是什么?什么是真实?“如果命运是早就被决定了的话…之前我过的生活和时光…我花在田径上的心思和努力——全部都是没有意义的吗!?”户川清春对现实感觉很不真实,因为世界已经被分成两部分了,这一边和另一边,明明在同一空间里却很少能有交集,而我们也因为参与分割世界而有罪。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努力想像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努力而辛苦地活着,或是什么也想像不出来。对于户川清春来说,山内和胜田虎是促使他走出谷底的两个最重要的人,胜田虎是把他领进轮椅篮球世界的人,让他感受到自己并不是“孤独的一个”,从而有了新的奋斗目标,而山内的话则对他更有震撼力——

户川:“山内,你不害怕吗?知道自己再过几年便会死…为什么你还可以那么坚强?”
山内“户川,你有坐过‘过山车’吗?坐一次过山车,实际需时不过几分钟而已。如果坐过山车的时候,心里面老是想着…还剩下多少分钟、再过多少秒就会结束的话,试问坐过山车又有什么意思呢?那样想的话,就会搞不懂自己被生到世上是为了什么。没空闲那样想啊。”

这些话语对于我们这些肢体健全的人来说亦可算是金玉良言,也可以说成是当头棒喝,人性的弱点是无时无处不在的,而人生就在不停地克服弱点与滋生新弱点的过程中走向尽头。有些人是听不进这些话的,他只会沉沦于属于自己的狭小空间苟延残喘,或者是甘心情愿作为悲情剧的主角不能自拔。但有些人是能够在困境中接受山内的这种话的,户川清春就是如此,所以他慢慢走出了自己的世界,迎向同一个世界去寻求交集,而周围的人亦会被他所吸引、感召。

迷失方向的世界——野宫朋美

在《REAL》中,野宫朋美是作为一个普通人(肢体健全者)而存在的主角,他也是联系其它两个人的纽带,更多时候井上通过这个人物的眼睛去提示一些事情,并且在适当的时候呐喊几声,作为对自己人性弱点的训斥。野宫朋美是一个做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的人,他让泡妞而认识的夏美坐在电单车上却遇上意外,令她半身不遂,放弃了打篮球,又被校方勒令退学,这让他彻底失去了人生的方向,却在偶然的机缘下遇到了户川清春,被轮椅篮球运动员的毅力所感动,于是他们之间开始产生交集。更多时候,野宫朋美的感触也是我们的感触,他就是一个弱点被放大的肢体健全者,通过他,让我们更能够被这个故事所感动,也会被户川清春等人的亮色所照耀,掩卷之后透过窗户望去,我们会欣喜地发现——

哦…这个美丽新世界!

野宫朋美也并不是一无是处,起码他懂得自醒,这是这个人物可爱的地方,在与户川等人的接触中,他也正在洗涤心灵,相信不远的现在,他便可以找到自己的方向,不再迷失。

走出来的世界——高桥久信

高桥久信,17岁。病名——脊髓受伤。
之前收到过一个女孩的情书,在路旁骑走了别人的单车,发生车祸。

如果说户川清春的故事让人眼睛湿润的话,那么高桥久信的故事则让我潸然泪下。照理来说,高桥久信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自大、骄傲的他常常自诩为“优等”,但为什么他的故事会让人这么感动呢?这应该归结为“激烈冲突”的效果,从天上到地下,被踩成“地底泥”,在高桥久信的故事中,矛盾和冲突的加剧,极大的反差,都让人有一种淋漓尽致、仿若隔世的感觉。

照高桥的说法,人被划分为A、B、C、D、E…这样的分值档次的话,他是属于A的,再差也不过是B档,所以当他得知自己可能再也不能站起来的讯息后觉得很难接受,所以他的阵痛期过得异常痛苦,人最难接受的便是从天上跌入谷底这种大起大落的人生了吧…从疑惑到绝望,绝望中又不放弃希望,直到最终所有的一切皆被粉碎,从“想见爸爸”到自残身体,高桥久信跟以前的人生进行了划断,希望在火焰中重生,他的人生并未终结,只不过是另一个人生的开始,那个神明的存在是不会看错人的吧?

“7月18日,我的生日。我比平日说了更多话…而且笑了几声。我已经18岁了——”

那一夜,高桥肯定睡得比平时要安稳,他粗重而富有节奏的吸引声,分明是另一个生命的鲜活人生正待展开……

Real是什么?真实?我所过的这浑浑噩噩的人生是否真实?呵——是真实吧,那放下书卷的气息正浓,那三人的身影在我脑中回旋,那来而复往的思绪在空中游走、停留,我想——这是真实吧……
二恨紅顏薄命
四恨世態炎冷
六恨蘭葉多焦
八恨架花生刺
十恨薜蘿藏虺
十二恨天下無敵

欲知其餘六恨者~請移駕簽Tara名檔

功勋2 金钱500

因为没有看过原作,只好从文笔和构件上评价。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Processed in 0.011916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