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银英同人——《无尽的明天》

宇宙历794年,帝国历485年,战争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帝国军攻,同盟军守。而决心打破这一态势的自由行星同盟军自然而然地想进攻的目标锁定了那横亘在自己与之间,号称“永不陷落的堡垒”——帝国军伊谢尔伦要塞。

数千万将兵葬身在这条在航路图上标明为“伊谢尔伦回廊”的宇宙空间里,而披坚执锐的伊谢尔伦要塞依然稳若泰山,雷神之锤更是毫不留情地将无数舰艇以及它们承载着的生命吞没在它那蓝色的光柱中。

伊谢尔伦回廊的入口处,一群在历史上被称为“自由行星同盟军宇宙舰队第二舰队”的人造飞行物正集结在这里,同盟军第六次进攻伊谢尔伦要塞的行动已经开始,在与一支帝国军巡哨舰队交战并全灭敌人之后,第二舰队司令官派特中将下整顿队型。

宇宙母舰欧贝利斯克位于第二舰队阵型的右翼位置,刚才被派出攻击的斯巴达尼恩正在被回收,停放在甲板上,飞行员三三两两地走向通往居住区的电梯,整备兵在忙碌地检修,补给。几架受损严重的斯巴达尼恩被拖进特别维修区,也就是飞行员戏称为“加护病房”的地方。

“波布兰少尉~~”一名少年整备兵跑向一架刚刚回航而且完好无损的斯巴达尼恩,飞行员正从上面下来,这名列兵羡慕地望着刚刚从战场归来的战斗机:“这一仗击落几架敌机?”

“哼~~”被称为波布兰的少尉飞行员也不过20多岁,看样子刚刚毕业,他从鼻子里发出这个声音作为回答,列兵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他尴尬地解释:“下……下一次一定会有击坠数的,一定会的……”

波布兰面无表情地离开飞行甲板,洗完澡,他来到飞行员餐厅,要了一份简单的餐点,避开一群老气横秋的老兵坐到一个角落里一个人解决他的食物。

“这不是‘没有战绩的小子’吗?”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一个染了好几种颜色头发的家伙一脸嘲笑地凑上来,身后跟着两个“嘿嘿”傻笑的士兵:“今天是不是又在战场外边耗光了燃料才回来交差呢?”

波布兰没有还嘴,他握紧了藏在桌子下面的左手,绿色的瞳孔里燃起了火光。

“你是八八独立大队的耻辱!你……啊!”这家伙的脸上直挺挺地挨了波布兰一记重拳,向后栽倒,顺便还撞翻了一把椅子。

“可恶!给我上!”指使两个跟班左右抓住波布兰,这个少尉一脸杀气地站起来,然而救就在他的拳头离波布兰的脸还有几厘米的时候,另一只手象老虎钳一样抓住了少尉的拳头。“住手……”懒洋洋的声音却让这个少尉和他的帮凶象是被电击了一样立刻放手。

看着三个人灰溜溜地离开,制止了他们的人苦笑着坐到波布兰身边。

“你啊~……今天看样子又拿漂流物当靶子联系射击了。”语气中没有责难的味道,反而让人觉得说话的人认为这种做法很有趣。

“是又怎么样?”波布兰很没好气的顶了一句,丝毫不顾忌对方的军阶比自己高很多。

被顶嘴的人摇了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嘴脸,面对这个身在闻名第二舰队的八八独立大队却没有一架击坠数的倔强小子,吉恩嘉·马拉其中校表现出来的,是好奇而非厌恶。他找到与波布兰曾是同学的,现在已经累计击落三架敌机的伊旺·高尼夫少尉,但是所得到的回答只是一句含糊其辞的“家庭问题”而已,接下来的问题都被高尼夫一个接一个的软钉子碰了回来。似乎他不原吐露什么的样子。

波布兰三两下解决掉食物,站起身来离开,留下目瞪口呆的马拉其。

“波布兰……”声音在空旷的休息室里格外突兀,由于仍然是二级临战状态的关系,基本上被当作士兵酒吧的休息室显得格外冷清,出击归来的飞行员都忙着补充睡眠。波布兰懒洋洋地回过头来,因为整艘船上会跟他打招呼的也只有他的同学兼同僚伊旺·高尼夫。

“又干掉多少漂流物?”高尼夫翻着一本厚厚的填字游戏的书,从书的上面抬起两只眼睛:“早知道就不帮你毕业了,免得你拿斯巴达尼恩去清扫太空垃圾…….浪费纳税人的金钱……”高尼夫想了想,又加上最后一句。

很难得的,波布兰没有反唇相讥,不知道是因为饭吃得太饱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他没有回击,只是向天花板翻了翻眼睛。

高尼夫不再说话,开始专注与填字游戏,可能波布兰是想让高尼夫说几句之后再反击也说不定,但是现在他的诱敌失败了,觉得无聊的波布兰站起来准备离开,却又被高尼夫叫住。

“什么是‘即将到来却永远无法到来的东西’?”嘴巴上这么问,高尼夫的眼睛却还是没有从书上抬起来。

“是下一次约会!”波布兰丢下这句话,然后离开。

“嗯嗯……是这样吗?”高尼夫点点头,又划去几个字……

重归寂静的飞行甲板,一架架斯巴达尼恩整齐地排列在那里,在下一次战斗开始以前,这寂静暂时不会被打破,波布兰望着自己的被编号为496的座机,上面标着八八独立大队的标记,而标记后面用来记录战绩的那一块地方却是空空如也,波布兰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对不起这架斯巴达尼恩。

“我看你的斯巴达尼恩是想在那里添几颗星……”马拉其带着回音的声音突然响起,把波布兰吓了一跳,波布兰带着不耐烦的表情回过头来,不过这个表情很快被另一个表情取代,只见马拉其两只手上各提着一打烈性的伏特加。波布兰目瞪口呆地看着马拉其放下酒,然后席地而坐,很惬意地把背靠在斯巴达尼恩的前起落架上。

“高级军官俱乐部储藏室里偷的……”发觉波布兰的表情,马拉其轻描淡写地解释,同时露出恶作剧的笑容,他大大咧咧地保证他“作案”的时候有带手套,并打包票他绝对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因为储藏室的监视器已经坏了近一个星期了,到现在还是没人来修。

于是,波布兰索性也坐下来,拿过一瓶酒毫不客气地往嘴里送,这天,波布兰和马拉其聊了很多……

翌日,波布兰头痛欲裂地爬起来,同房的几个人似乎都不在,只有高尼夫坐在床头照例捧着那本厚厚的填字游戏的书,手里的笔不停地写。

“马拉其中校送你回来的……”高尼夫头也不抬地说:“你喝了不少,似乎还说了很多……包括该说的和不该说的……”说完最后一句,高尼夫终于抬头看了看一脸抓狂表情的波布兰,淡色的瞳孔中透出一丝讽刺的笑意。

结果整天波布兰都在念叨同一句话。

“中计了………”

这天下午,马拉其和高尼夫找到在休息室喝咖啡的波布兰,马拉其奸笑着拿出一张声音记录磁盘,接着不顾波布兰想用咖啡当暗器袭击他的危险向其发出最后通牒,要是下次战斗波布兰还是没有战绩的话,马拉其就把磁盘在舰上广播一遍。

波布兰瞪了高尼夫一眼,那即将喷火的眼神用来吓死一打新兵还是绰绰有余(似乎波布兰自己也是新丁)然而,高尼夫没有看波布兰的眼睛,他打一开始就没从书里抬过头,视线自然也就对不上,否则他早被杀死N次了。波布兰无力地垂下肩膀,自认倒霉……

****************************************************************

“敌兵力推定,战舰一千至一千四百艘,巡航舰两千至两千二百艘,驱逐舰三千五百至四千艘,宇宙母舰一千艘……”舰内的广播不断播放遇敌的消息,第二舰队似乎迎面遇上了一支帝国军的先头舰队。派特中将决定先击破面前的敌人再做打算,对于这个决定,一名叫做杨的上校参谋虽然反对,但是熟知派特性格的杨还是把几乎脱口而出的反对意见吞了回去,开始着手作一个预测战况的报告。

为了迅速击破敌人,第二舰队一万六千七百艘战舰迅速行动,力求发挥出最大的火力效能,把帝国军因为遭到突然猛烈袭击而开始倒退的阵列牢牢锁定在有效射程之内,以能源光束和中子飞弹组成的火网冲刷着帝国军舰艇。

帝国军的前列损失虽然不小,但是他们的反击仍然十分激烈,双方一边持续你来我往的炮火应酬,一边试着变换对自己有利的阵型,这无疑是帝国军打算把同盟军拖进持久战的泥沼的前兆,派特中将的脸色有些急噪,要知道光是帝国军的伊谢尔伦驻留舰队就绝对不止这个数目,所以至少还有一半数目的舰队不知去向,而且,现在的战场离伊谢尔伦要塞也还有一段距离,派特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帝国军会把主战场设定在要塞炮的射程之外,他的手上渐渐渗出汗水……

一个小时以后,雷达士的声音甚至让派特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另外半支帝国军舰队终于在两翼出现,帝国军舰队分为两支,一左一右冲杀过来。派特的眼角瞄到了指挥桌一角上那份那个刚刚配属过来的叫做杨的上校一言不发递过来的报告,暗自庆幸自己要是没有看这个东西而及早防备的话该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

由杰克特率领的别动队遭到了同盟军顽强的反击,仿佛同盟军早就料到两翼会有伏兵那样,行动整齐划一地抵抗着帝国军猛烈的炮击。这时候,正面的帝国军也一齐反守为攻。然而,遭到三面夹击的同盟军第二舰队并没有慌乱,反而异常冷静地徐徐后退,杰克特几次冲锋都被派特柔软的两翼推了回去,第二舰队的中央渐渐从帝国军正面舰队的炮火中抽身出来,开始后退,半月阵原先凸向帝国军的阵列开始凹进,以主炮三发齐射挡开打算缠上来的帝国军舰艇,同盟军缓缓倒车,派特老练的手腕由此可见一斑。

“波布兰少尉,请登上斯巴达尼恩!”母舰管制官的声音催促着波布兰的脚步,他快步走到他的座机前,他拍了拍那个年轻整备兵的肩膀,忽然涌上一股感慨,望着斯巴达尼恩空荡荡的机身,波布兰用手比了一个五菱星然后按在机身上。

“等着吧……”喃喃自语的波布兰跳进驾驶舱,把应急用品的盒子随手一扔,戴上头盔,插入识别卡,开始启动斯巴达尼恩。

随着管制官一声令下,波布兰的斯巴达尼恩被弹射入虚空中,第二舰队的右翼正在持续着与帝国军伏兵的拉锯战,双方的舰艇一进一退地混杀在一起,斯巴达尼恩在这充满能量暴风地宇宙空间中急速飞行着,远处一个光点一闪,波布兰反射性地向右一个滚转,避过了一架王尔古雷迎面而来的第一击,帝国军飞行员见一击不成,也不射第二击就反转逃开,因为他已经被旁边的一艘驱逐舰的防空炮锁定了,王尔古雷驾驶员为了尽快逃离驱逐舰射程,已经把引擎开到最大,但是却愚蠢地忽略了一旁的波布兰,他违反了教科书上“不能直线飞行”的常识。算准了提前量的波布兰扣下了扳机……

“想跟我对抗?你还早了一个世纪呢~~”望着远处绽开的火球,波布兰大声说着风凉话,其实他的手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击坠第一架敌机的波布兰发现这比攻击漂流物要有趣的多,左右寻找目标的波布兰脸色铁青地发现了下一个目标。“来了一个集团……”波布兰喃喃自语,只见五架王尔古雷气势汹汹地逼近自己。

要回头逃跑绝对不可能,波布兰来不及想,猛地踩下油门,开足马力向一架王尔古雷冲撞过去,波布兰的斯巴达尼恩沿着闪电一般的轨迹冲向王尔古雷编队。面对一架发疯的斯巴达尼恩,帝国军飞行员竟然忘记了开火,纷纷左右回避,波布兰顺势咬住一架王尔古雷,一连串的炮弹把它打得四分五裂,但是背后也被盯上,几发炮弹惊险地从身边掠过。

波布兰绕着一艘战舰的残骸翻飞,正盘算着怎么剪去后面拖着的尾巴,正盘算间,那架王尔古雷已经化成了一团火球,高尼夫的声音随后传到。

“再蛮干,小心换你被击落。”

波布兰吐吐舌头,随即又向一个王尔古雷的编队扑过去,高尼夫耸耸肩膀,也跟了上去……

微微有些划痕的斯巴达尼恩停在母舰的甲板上,几个整备兵跑了上去,波布兰爬出来,跟几个整备兵打了个招呼,忙不迭地跑向电梯。十五分钟后,波布兰叼着纸盒装的牛奶快步走进通往甲板的电梯,结果撞上了马拉其的背。

“战绩如何?”马拉其斜着眼睛问道。

波布兰一边喝牛奶一边伸出三个手指头晃了晃,很是得意,马拉其笑了笑:“不错……”

波布兰再次跳进驾驶舱,抖开刚才马拉其塞给他的一张说是护身符的纸条,那是一张陈旧的纸条,上面细长的笔迹似乎也不是马拉其自己写的,波布兰轻轻念出上面的字:

“轻视,世间,一切,事物……”

奥利比·波布兰少尉从欧贝利斯克号第二次出击,此时第二舰队的凹阵型已经确立,害怕被拉进纵深炮火的帝国军正面部队开始止步不前了,于是同盟军派特的精力就可以放在怎么把两翼从帝国军的炮火中拉出来这上面了,第二舰队缓缓开始后退,事已至此,歼灭对方已经是不可能的事实,虽然帝国军的损失比同盟军多出几千艘战舰,但派特仍然没有信心面对雷神之锤。

接到母舰的回航命令的时候,波布兰已经击落第七架敌机了,而这正是他今天的第三次出击,他和高尼夫还有马拉其组成的三机编队把数倍于己的敌人埋葬在回廊中。

同盟军右翼的舰队已经开始后退,固执的帝国军仍然没有放弃把同盟军拉入混战的打算,杰克特几乎使上了浑身解数。狂风暴雨般的炮火扫向第二舰队,只要第二舰队稍微停一下,杰克特就可以缠上去,然而派特不吃这一套,第二舰队后退地十分坚决。

“波布兰!”马拉其在通讯回路里大叫:“注意,你背后有敌机!”

“我看不到!他在哪里?”看着被动雷达上显示的被锁定的警告,波布兰的声音里透出一丝恐惧。

“他就在……”马拉其的通讯断了,高尼夫的声音同时响起:“中校!”

波布兰终于发现了背后的王尔古雷,那架被马拉其座机的爆炸火光照亮的X翼帝国军战斗机。

“波布兰……轻视,世间,一切,事物……”这是马拉其传回来的最后通讯。

眼泪涌出,波布兰一个反转,颤抖着对准那架王尔古雷狠狠地扣下扳机,高尼夫的炮火也同时到达,王尔古雷瞬间被打得千创百孔。

“混蛋!”波布兰对着已经化为残骸的王尔古雷又是一阵扫射。

“波布兰!”高尼夫的吼声惊醒了波布兰,他猛的拉起来,因为对面又飞来几架王尔古雷。

“轻视世间一切事物!”波布兰拉掉头盔,擦去脸上的眼泪,向敌人猛扑过去……

两人作交叉蛇形机动,突然窜出来,光束一闪,两架王尔古雷已经化作火球,波布兰也不调整机体平衡,反转盯上了剩余的一架敌机,引擎负载的警告灯亮起,波布兰看也不看一眼,瞄准具锁定敌人,然后扣下扳机。

“波布兰!母舰的引导信号断了!”这回轮到高尼夫慌张一阵了。

“我们正在撤退,先找一个地方落脚!”波布兰当机立断,向最近的一艘天蓝色战舰飞去……

****************************************************

那时侯,欧贝利斯克成为了帝国军集中火力的目标,遭到无数光束贯穿的舰体当场爆炸,八八独立空战大队除了少数没来得及归舰的斯巴达尼恩以外………全灭……队长,吉恩嘉·马拉其中校也战死了。

第二舰队已经脱出了战场,帝国军没有追上来,同盟军损失了两千多艘舰艇,不过帝国军的损失几乎是同盟军的一倍,不过再怎么说,这只不过是前哨战,伊谢尔伦要塞强大的炮火仍然一弹未发。更惨烈的战斗还在明天。

波布兰站在舷窗前,窗外漂浮着第二舰队的舰艇群,处于三级战备体制的第二舰队的球形阵列在回廊口,人们抓紧时间休息,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活到下次战斗结束,尤其是斯巴达尼恩的驾驶员。

这艘战舰的舰长马利诺中校已经暂时上报,把波布兰和高尼夫配属在休伯利安战舰。

“臭家伙!自命清高!……就这么简单挂了……大白痴!……”波布兰嘴里念念有辞:“把护身符给我,你自己……混蛋!哼,被人击落了吧,要打下我,至少也得半打战舰吧……”

高尼夫从身后递过一杯碱性饮料,接过马拉其留下的纸条。

“轻视。世间,一切,事物……”高尼夫后来说,从那天起,他想自己应该不会再看见那个颓废的波布兰了,虽然他想的并不全对,但是……也差不多了……

***************************************************************

众所周知,同盟军的第六次伊谢尔伦攻防战以同盟大败告终,帝国军兴高采烈地宣称“伊谢尔伦回廊是以叛乱军的死尸铺成的”。战斗中,奥利比·波布兰和伊旺·高尼夫晋升中尉,并结识了新的战友:沃连·休兹上尉,以及沙列·亚吉斯·谢克利上尉。

休伯利安战舰乃至整个同盟军未来的四大击坠王在战后依然能一同痛饮。

杨威利上校因为“战败”晋升准将,继续在派特手下当差。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回廊里,伊谢尔伦要塞仍在旋转着,正如那银河。

传说的幕布,正缓缓拉开……

[ 本帖最后由 南光坊天海 于 2006-12-9 23:35 编辑 ]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恩。。。插一下嘴,这文看上去很眼熟,好像和“千亿星辰千亿星光”(好像是这部,忘记了)剧情很类似。。。。

TOP

本来就是基于同盟军第六次伊谢尔伦攻略战的同人,描写的战斗是舰队集结前的前哨战,以及一个不良青年的故事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连波布兰他们的对白也一字不差。。。。。
ova的文字版么?

TOP

哪来的对白一字不差?我怎么不知道,我只是指出了一个波布兰引以为教条的句子的来源而已,以及,类似高尼夫战死前的一个问题。

不存在引用原作和动画对白的情况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我建议你重新看一下。。。。

TOP

难道雷同到这个地步?我记得没有这次战斗在原作中的记录。

而且这个所谓的前哨战是有BUG的,在制作组里曾经被指出过。

我确实没有看过你所说OVA,请提供图片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原帖由 南光坊天海 于 2006-12-15 17:11 发表
难道雷同到这个地步?我记得没有这次战斗在原作中的记录。

而且这个所谓的前哨战是有BUG的,在制作组里曾经被指出过。

我确实没有看过你所说OVA,请提供图片



图片我没截过,其实就看一下《千亿星辰千亿星光》里面关于第六次伊谢尔伦攻略战那段。。。。。要不晚上QQ上我给你图。。。

TOP

 不同于卡介伦准将及杨上校的想法的,将战争中的个人演出要从技术提升到艺术境界的胆大的小集团,是存在于同盟军的。除了“蔷薇骑士”以外,有如此强烈倾向的,是单座式战斗机斯巴达尼恩的飞行员们。特别是第八八独立空战队所属的四人组,将自己以扑克牌的A做比喻,据说每次战斗都以击坠数来打赌。这是有事实根据的传闻。在这次战斗中,从母舰出击之前,四个人也轮流地喝着威士忌以壮气势。

  “活下来的人,可以随自己高兴来写历史。才不能轻易就死了呢。”

  “黑桃A”瓦连·休兹中尉把口袋型威士忌酒瓶投向了伙伴。他是个有着瘦长体型、尖下巴尖鼻子、棕发的青年。“方块A”沙列·亚吉斯·谢克利中尉接下了那酒瓶。浅褐色肌肤、黑色卷发、黑眼眸的年轻击坠王,轻举酒瓶,喝了一口,大呛了一声。接受僚友们挖苦的笑声后苦笑一下,又把酒瓶投出去。

  “梅花A”伊旺·高尼夫、“红心A”奥利比·波布兰少尉,同时伸手想去抓住瓶子,但瓶子在互撞的手上弹开,在落到地板的当前,休兹巧妙地救了起来。

  “这种程度的反射神经,真亏还能活到现在啊。”

  “我有美丽的天使护佑,跟你们可不同。”

  “知道吗?酒醉驾驶可是违反军令的啊。”

  “能清醒着就去打仗,可真是了不起的人啊。就是这样他们才能当得上高官吧。”

  互相投以几句毒舌,一边把头盔装在飞行服上,奔向爱机的四人组。不久后管制室传来出发许可的通信,母舰舱门打开,将星辰与舰艇的大海切出一块矩形……。




 在这愚劣性的当中,也有人在享受着死与战栗的游戏。既不能置身局外,只好尽一切技巧,去享受状况了----大概是基于如此心态吧。休兹、谢克利、波布兰、高尼夫四人组,驾着爱机从母舰跃出之后,已经把合计十架的敌人----帝国单座式战斗机王尔古雷,葬送在虚空的墓场了。

  “怎么了,波布兰,你还只有击落一机而已呢。看来你要一家输三家了。”

  这通信在回路上奔过之后,奥利比·波布兰在其它三人眼前,二次闪动枪火。两个爆炸光。马上他的牺牲者就和其它三人数量均等了。

  “我的个性是自己吃点亏是不在乎的,但看到别人占便宜可就耐不住了!”

  “这种心理,叫做穷人的心理变态。波布兰家对儿子的人格培养算是失败的了。”

  他们并不是要玩弄别人的生命。他们自己的生命也早就交给这游戏的那超越的支配者了。有一天,当比他们更卓越的击坠王出现在敌军时,他们也将随着爱机化为火球而四散。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他们如此相信着,至少在那天到来之前,他们想要保持开朗地活下去。







     如果是指这些的话,我觉得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他们之间的对话风格本来就是这样的,语气什么的雷同也是完全正常的,你可能记错了什么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不是语气。。。。。

你看了就明白了,扔威士忌瓶的桥段也一模一样,那些旁白我倒是忘记了,但对话我忘不了。。。

不要怀疑我的记性。。。。。

aligo那边有rmvb的版本,你可以叫他传给你看一下嘛。。。

我刚回顾过fm版的dvdbox的。。。。

[ 本帖最后由 skywang 于 2006-12-15 17:32 编辑 ]

TOP

突然想起来,请问你想表达什么?仅仅是雷同?还是怀疑抄袭?

我觉得把银英看了几百遍的人写同人的时候写的感觉类似完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拘泥这种东西没什么意义。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不要那么激动,我一开始就说了,就算是把ova完全文字化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你一再坚持是感觉类似,我只是指出不仅仅只是感觉类似,既然你可以把银英看上几百遍,为什么不愿意花那么一个小时看一下我说的那段外传呢?:z38

博而观之可见甚微

TOP

很遗憾,我没工夫做那种抄抄写写的东西。

而且,也不喜欢一口咬定的闲扯。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很遗憾,自始至终我没有说过你抄袭。

很容易弄到的例证就摆在面前,而你不愿意去看,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TOP

我还真就懒得去看。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Processed in 0.021851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