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银英同人]——《无题》

(一)荒芜中的生命

“如此良宵,星汉群集,宝座上的月之女皇莫要现身,以免地上黯淡无光……”

不知是谁的句子浮现在脑海里,在这样群星毕现的黑夜里,确实是一句应景的台词,记得过去总是有人抱怨城市的灯光太亮使星空黯淡,不过现在,应该不会再有人这么抱怨了吧……尤其……是那些和我一样躺在废墟里的人们……

现在……应该是西元二零四零年,不久以前,又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大战爆发了,我想,如果人类能够再次在废墟里站立起来的话,在后世的历史书里,这应该就是第四次世界大战了吧……核武器,基因武器,自然武器,世界气温剧变,海平面升高,臭氧层破坏,反正离不开这些冠冕堂皇的词语。

人们现在都龟缩在避难的城市里,从前繁华的,比如我现在身处的,战前叫做那波利的USE(三大陆合州国)城市,现在,又那里看得到一点都市的感觉,遍地的残骸,真是……惨不忍睹……

我这样连国籍都没有的雇佣兵,是不可能被避难都市接受的,我甚至没有去罗马,只是一直流浪着,并且靠着寻找战争遗留的物资过活,简单地说,我这样的人就是盗墓者,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不会逃过我们的嗅觉,无论是否有主,只要够得着,我就会毫不犹豫地伸手……为了生存……我连她……

她?我怎么又会想到她?记得我是在塔兰托的废墟里拽出她和她父亲,穿越废墟是不小心被残骸砸掉一条腿的老人很快就咽了气,于是我的身边就有了第一个追随者……我已经记不清楚她的长相了,只记得她由于核辐射的影响而变得满头银发,不过我的印象里,她还是非常漂亮的……

当然,她死了,在我手把手教会她开枪之后的一个月,不,也许是几个星期之后,她死了,是我亲手杀死的,因为食物的缺乏,虽然有代步的工具,但是饥饿仍然是难以忍受的,权衡起来,两个人都死不如一个人死,她答应客,于是我亲手杀了她,当时有没有留眼泪已经不记得了,她的一支小指骨,是我唯一的纪念……

之后,我有意识地聚集了一批追随者,因为那样势力就会更大,我们从战场遗迹里发掘可以使用地武器,在那些装甲兵器的帮助下,我们甚至袭击过运往罗马的物资车队,记得就在前几天,我们袭击了一个流浪者的聚集地,我就举着一支血淋淋的婴儿腿对坐在篝火旁的追随者们大谈我当时在战场上准心里如何套着一个个的活人……

这几天的收获不错,我们在这里找到了一个战争时期USE的军用仓库,里面有供我们三十多个人使用半年的各种物资,于是我就让我的追随者们去寻找更多愿意加入我们的人,那些人的通常不会很高,往往一小包压缩军粮就可以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剩下的人如果四肢和脑袋完好,他就会成为我们的一员,和我们一样身上都沾满鲜血的人,会是很不错的盗墓者,至少在没有食物的时候,他们基本上不会和我们最初从废墟里拉出来的,连拿枪都犹豫的家伙那样见到人肉就哆嗦,宁可在一边呕吐根本吐不出多少的胃液也不肯吃已经烤熟的食物。

压缩军粮虽然顶饿,但是也无法满足人的生理需要,即使是加热使用的C级口粮,吃久了也象快粘在罐底的橡皮,希望迪度回来时能找到些其他的食物,尤其时肉类……


盗墓者组织首领
卡里亚斯·诺尔





(二)星空中的旁观者

“当过去不再昭示未来,灵魂便在黑暗中行走……”

然而,现在的我们所认识到的过去里,似乎并不具有昭示未来的东西,不过,人类的发展历史,几乎都是在黑暗中摸索得来的,只希望,现在也能够一样吧,不若,在人类灭亡以后,如果有别的文明来到这里,希望这段记录能够让他们认识到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吧……

第四次世界大战,我们这群人几乎都在旁观,这个位于地球轨道的静止空间站,如果事不关己,或许我能端杯咖啡轻松地看着下面的人类互相残杀,但是我不能,看着地球的蓝色上腾起的一个个红黑的蘑菇云,或许我们这些自诩为伟大的科学家的人们,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这座空间站有着完善的自给自足的技能,就算与地面完全隔绝也能让我们这二十几个人生活一百年以上,这一百年,对于我们这些平均年龄55岁的人来说也相当于一生了,惊讶于我们,或者说人类这种生物的适应能力,因为世界大战造成而慌乱了一阵以后,这里的研究工作一如从前,哈维尔教授和威尔赫姆博士仍然因为各自的计算数据吹胡子瞪眼睛顺便翻桌子。

我负责的是对地面的联络工作,或许我们这些人对于地面上从来就没有缺乏过的当权者来说是很好的智囊,每星期一次的例行远程会议没有一个人缺席,各种世界再建计划被交给我们讨论其可行性,有时候我在想,人类果然是具有绝对的热情和行动力的生物,不知道会否有一天,我们的子孙会以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热情和行动力去破坏他们的先辈辛苦再建的世界?我想答案,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愿意得出吧……


静止轨道空间站研究员
克里斯托弗·修米特





(三)来自废墟的记录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对于人类在极限环境下能够堕落到什么地步,我已经有了新的认识,就象这个刚才被消灭的盗墓者组织,抢劫,杀人,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竟然“猎杀”人类来吃……

临行的时候主编吩咐我多拍一些有冲击力的照片,但是现在看来,我觉得我拍摄的照片根本不适合登在晨报上,为了那些习惯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报纸的读者着想……

很庆幸之前只是一名预备役士官,如果参加了战争,我可能就会是面前这堆支离破碎的尸骨也说不定。

我很喜欢历史,尤其是战争的历史,一战,二战,三战,在学校的时候我就经常参观战争博物馆,然而却没有想到第四次世界大战就会这么降临在我的头上,没有耀眼的将星,没有惊心动魄的战斗,真的,实在是,一点,美感也没有,战争只打了十三天,宛若圣经里的不详数字,交战的各国相继退出了战争,因为那些国家早已不复存在,战争没有直接降临在我和我的家人头上,至少,澳洲虽然受海平面升高之苦,但是作为艾利斯斯普林斯的居民,我们可以说非常地幸运了。

这次跟随去新德里庇护城的物资车队,并非是主编给的那三倍的奖金,而是我想来看看战争给予我们的附赠,并且记录下这一切。

一战的凡尔登,二战的斯大林格勒,三战的巴拿马和阿拉斯加,以及现在的全世界大部分地区,先是欧洲和远东,然后是欧亚非三大洲,接下来包括了美洲,现在是几乎全世界,人类相互残杀的热情越来越大,效率越来越高,破坏程度也越来越广泛,可能,未来战争的舞台已经不是普通的行星能够承受的吧,不知道,我们所踏足的地球,是不是能够寿终正寝……


大洋州《艾利斯斯普林斯日报》记者
赫塞·卡罗尔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说明一下,这描写的是十三日战争前后的光景

西元二一二九年,当地球统一政府(GG)诞生的时候,历经了长达九十年战乱而疲惫不堪的人们,满心以为人类社会所产生之最恶劣的创造物——主权国家已经从地面被一扫而空,以亿为单位来计算的生命也将由被掌权者当作是满足其欲望之祭品的愚劣行为当中永远地被解放出来。在之前被称为“十三日战争”的争斗当中,所动用的热核武器,使得当事者的北方联合国家(NG)以和三大陆合州国(USE)这两国的大都市全部沦为吸收辐射能的井口,可说是自食其滥用武力的恶果。但是那些毫无野心、不需为此战事负责的弱小国家却被那些像是食肉兽一般毫无人性的国家卷入这场猛烈的战争当中。两大强国基于害怕某些与彼此之间虽毫无利害关系但却蕴藏有丰富资源的国家受到敌国利用之理由,竟也使用热核武器对之发动毁灭性的攻击。因此两大强国的灭亡,对于那些好不容易生存下来的国家而言,也可说是稍稍值得安慰的事。而为了防止日后类似这些大国肆虐的情形再度发生,强有力并且统一的政治体制成为一般公认所必须的政体。但是就长期来看,这或许是将复数的权力统合成为一个单一集中的权力也说不定,只不过人们已经疲于以挖苦的眼光来观察事物了。

————原著《飞翔篇》序章《地球衰亡记录》



理由....只是发泄.....而已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Processed in 0.018618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