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银英同人]——《水色の瞳》

舷窗外火光四射,远远近近不断有战舰爆炸,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连亚斯古里旗舰也在爆炸中微微颤抖,桌上的咖啡似乎凉了,我去换了一杯,对轻声道谢的提督行了一礼,然后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这是其他舰队的侍从兵所没有的,提督听到有人这么说时总是耸耸肩,不以为然。

“是谁说侍从兵不可以有座位的?”我无意中听到提督这么说。

跟着提督到伊谢尔伦来讨伐杨威利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有点想家,但更舍不得回去,提督教了我很多东西,用兵啦,为人处世啦,什么都有,还有几个非常精彩的笑话,回去一定要说给同学听听。

战斗似乎进行得不太顺利,提督一直皱着眉头。“杨威利是个很了不起的天才”提督经常这么说。

会让被称为名将的提督如此头疼的人,杨威利或许真的很了不起吧。

我并不关注战况,我相信提督一定会让我活着回去的。

“别说傻话!什么都可以交托给别人,除了生命,我愿意接受别人的托付,但除了生命,一个人的生命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懂吗?”我曾经对提督这样说过,他用教训的口气这么说。

战斗似乎越来越激烈了,舷窗外的闪光越来越多,亚斯古里旗舰似乎越来越接近前线了,但提督下令的声音还是一如从前的从容,镇定,我觉得自己很平静。

旗舰被击中了数次,但都没什么大碍,从提督的命令中我得知,我们被杨威利打败了。

“为什么还不撤退呢?”我似乎把这个问题写到脸上了,提督回头对我说:“坐位一个指挥官,就必须对麾下的每一个生命负责,让它们有机会被自己的主人掌握在自己手里。”

不管怎么样,这句话我会铭记终生的。

不断有己方的舰艇在亚斯古里的掩护下脱离战场,旗舰的伤痕也越来越多,我已经放弃计算究竟被击中了多少炮了。终于,我的不详预感终于应验了,似乎是一发炮弹击穿了中和力场,打中了舰身。一瞬间,我的视野不停地上下晃动,象是一个新手摄影师抗着摄影机乱跑的画面,呕吐感不停地侵袭我的神经中枢,我什么也看不清,只是本能地护住头部,背似乎撞到了墙壁,很疼。

“提督!”我确认眼前的人后感觉到自己的声带发了声,我一边擦掉眼睛里的血一边向提督爬去。提督似乎依然镇静,嘴里不出声地说着什么。

“阁下……”

“看来是没救了,你赶快逃走吧!要是被人家说亚达尔贝特·冯·法伦海特战死的时候,还要带个小孩子作伴,那我上天堂以后,就很没光采了!” 提督推开试图把他架起来的我,苦笑道。

“那么,请给我任何一种东西当作遗物吧!就算拼上性命,我也会把它送到皇帝陛下那儿去的!”这是发自内心的,不是那沉长的《侍从兵手册》第182条。

“我知道了,就给你一个遗物……就是你的生命。活着回去见皇帝吧!不要死啊!好吗?……”提督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和你相处我很愉快···”

我不知道脚是怎样把我带进逃生仓的,我只知道:提督战死了,而我,必须活着回去见皇帝陛下。

“如果我战死了,不用试着为我复仇,在战场上,士兵不是杀人就是被杀,他们没有选择权,或许杀死我的人也是为了不被我杀死吧,你将来一定是个出色的军人,只是不要为了复仇而忘记自己应该做的事,让仇恨绊住自己的脚步,老实说,我当初参军也只是因为家里贫穷想混口饭吃而已,哈哈哈,说了些无聊的事····”

这是开战前一天提督对我说的,当时并没有听的很认真,但现在却回忆地一字不差,大概是额头上的血又流下来了,我的视线一片血红······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Processed in 0.017303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