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Geass同人斷章(預計三章)

被泯灭的“安宁”

               ——Code·GEASS同人

引言:皇历2010年……到底是公元2xxx年,还是XXx年,或者是西元2xxx年?大约已经忘了个干净。只记得,那一年之前,别人叫我“日本人”;那一年之后,他们叫我“ELEVEN”;又过了几年,他们叫我“名誉不列颠人”。名字已经变得毫无意义,因为已经没有人再会记忆这些东西,我和那些与我长得一样肤色和瞳孔的人,从那一年开始……已经失去了拥有“名字”的权力。


第一章、那一天,“日本人”不见了

(由于是写同人,而且选择了日本人的视角,如果反日情绪深重的话,莫再前行!!)

“好了、好了!!宏人,不要天天都像个野孩子似的到处跑哦,弄脏了我再也不给你洗了哦,保姆再也不会帮你了哦!”
“没事的,索维娅。我小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哦,而且这个年龄的孩子,调皮一点也是蛮正常的嘛。”
“正是如此,日本的孩子,还是摸爬滚打得好,长大了才会有出息。要和佐介比,宏人这样还远远不够呢!”
说话的是我的父母和祖父,当时的他们经常这样看着我在别墅门前的球场上飞奔,总是唠叨个不停的妈妈是不列颠人,据说是在某次宴会上认识的,一见钟情的那种。父亲自然是纯正的日本男人,祖父是我们这个武道世家的第十代,但是父亲显然没有特别的意向要成为第十一代,而是成为了一位军人。不过我还是喜欢父亲穿便装时的身姿,还有他那双厚实的手。这种家庭组合在一段时间里是其他朋友们很羡慕,被父母牵着手从小伙伴们面前走过从来都让我感到一种幼小的优越感。但是那一天——皇历2010年8月10日,一切都结束了,不管是我的美满家庭,还是我那还只有一点点的优越感,随着神圣不列颠公国点燃的战火,夹杂在硝烟之中逝去。那一年,我14岁,那一天,我永远记得……
因为父亲的关系,我得以轻松进入当时东京最好的国力学园(当然,我的成绩和表现也足以让父母放心)。那一天的时间并没有比往常过得更快,教《日本史》的那位有些傻缺的老头子却还是像往常一样迟到,教室里处于无组织状态,但这却是让我们这些已经习惯的孩子感到最习惯的过程。
“喂!来了……来了……”
听到这样的喊声我们这一堆乳臭未干的小P孩就“轰隆”一下,聚集在一起翻一本崭新的杂志,那可是原来日本男孩子必看的(当然有些书呆子也会偶尔看看,然后胡乱发一些小白才有的牢骚。),大概的内容都是一些幻想出来的东西,比如“机器人”或者说叫“人形兵器”。作为一个正常的14岁男孩,我当然也会和那些人挤在一起。
“嘿……又有新的造型了哇!”
“我们日本怎么只会画呢?到头来用的还是飞机、坦克一般的东西。”
“这就要问军队了,恐怕造出来也很少人会用得来吧?”
“对了,宏人,最近你父亲那边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啊?”
“嗯……没有。”其实当时的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几个星期前,我们一家人照例一起去郊区野餐,但是半途中父亲接到一个电话后和母亲说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一直也就没有回来,我很担心。不仅仅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缺席野餐,也因为他离开的时候的脸色,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父亲的脸上会有如此的表情,可以说是焦躁或者是恐惧。只有14岁的我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识别罢了……
嘿,最近还真是无聊呢。”
迟到的老头一脸病态地“爬进”教室,关于武器之类的讨论也暂告一段落。但是不列颠人远没有我所见的仁慈,还没有待“最后一课”结束,海岸线的战役已经打响。慌乱的脚步一瞬间打破了教室的宁静,无论性别,所有人的脑袋都看向了门口,只有那个“日本史”的老头还在自顾自地不知说些什么,大约是公元19xx年的事情,当时的日本也算强大,所以看他的表情有些陶醉。
没等他说完一节,教室的门已经被“轰”得一声拉开,门与内墙的巨大撞击声还是将早有准备的我们吓了一跳,只有老头依然迟钝地念着一些东西。
“不好了!”来人不过是个学生,但那张大汗淋漓的脸和扭曲的表情确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只是心里还指望着没有那回事,“打……打战了!”
看来这家伙也不知跑了多久,栽了多少跟头,那会已经精疲力竭,这次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那老头。
“没事的,日本是强大的,就算真的有战争也不会波及本土的。”
哗啦一下,整个教室乱作一团,一些人跳到自己的书桌上,又蹦又跳地高喊着“日本万岁!”之类的口号,另一个性别的则开始一撮撮地聚集,讨论一些“柴米油盐”的问题。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因为我一直都知道,我不是一个纯种的日本人。
“呢!是和哪里开战啊?”几个明白了一些的人冲到那人的面前,用力地摇晃着他的肩膀,而这家伙明显已经“轻飘飘”的丝毫没有停止这一切的力量。
“不……不列颠……”临死前的遗言一般,几个字从他的嘴里爬了出来,但这几个字的威力是巨大的,整个教室瞬间又恢复了安静,几十双睁得滚圆的眼睛盯着那人,我也没有例外,我也直到这种表情叫“难以置信”。
“咳……咳……”来人咳嗽了好久,微微抬头看着我们,口中喘着粗气,这一过程似乎已经让我煎熬了几千年的时间那么漫长,“神圣……不列颠……公国。”
哈……神圣不列颠公国……

战争的开始也意味着学校的停课,也意味着我和母亲的禁步令,祖父的那些追随者轮流把守着我们所居住的别墅,但用的已经不是什么剑或刀,而是带上了子弹的枪械。不过即便如此,还是经常有一些注着汽油的燃烧物被扔进院子的草坪;或是窗户被不知哪里飞来的棒球砸破,上面还会写一些“不列颠的狗,滚回去”之类;保姆就算去买菜都会伤痕累累地回来,后来也便辞职了。这一切在我看来都是那样的愚昧,母亲只懂得哭,再也不唠叨,因为我也未必出得了这大门。祖父倒是自在,策划了一个人“悠闲”地待在空旷的道场中,也没有其它的事情可做;父亲的消息几乎没有了,直到战争开始后的第二周,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他所服役的冲绳基地一片狼藉。那一天,母亲哭得更欢了,祖父只是叹了口气,又回到他的“天下”中去了。后来的新闻中,不是不列颠的铁骑扫荡的身姿,就是哪个军事基地破败营房的残像,再后来出现了一些城市的废墟。我开始明白,那种被我们叫成“噩梦机架”的东西离我和我的家人不远了。
冲绳的报道结束后两天,我终于见到了我的父亲,只是他再也不能叫我的名字了。勉强套上的新军服丝毫不能掩盖父亲被杀时的惨象,显然他的地位还是被肯定了,存放尸体的灵柩看上去要比电视上那些士兵的来得漂亮一些,还不忘盖上一面国旗。送他回来的军人很快就离开了。也许他们没过几天也会躺在这种东西里面,只是那时他们连告诉我父亲是如何死的时间都没有。
已经憔悴到不行的母亲依然还是哭着,两只惨白的手扒着灵柩的边缘,似乎想把它打开,但已经有几天未进食的一个女人,这是不可能的。
祖父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嘴角微微地抽动着:“这样也算是尽忠了吧?也许是这样,这样才算是我的儿子吧?大概是吧?”说完整了整衣领,嘴角还在小声地唠叨着什么,继续回到自己的“天下”中去了。我估计这是在念一些经文之类的东西,奶奶还在的时候经常如此,但是现在谁又真的直到呢?

没法出门的我,只能用电话和一些死党联系,有些人当然已经把我当成了完整的不列颠人,所以接到我的电话叫骂几声就放了。但有几个还是明白,我和他们一样惧怕不列人的枪口。
当不列颠的大家伙开始扫荡城市的时候,有一些人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或许那些收集还躺在废墟中呼唤一旁血淋淋的主人,直到电池停止工作。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另一些人告诉我他家已经做好逃往“中华联邦”的准备,也许这也是很好的选择也说不定,即使这个国家曾经令一些日本人很讨厌,但至少在那里可以安安稳稳地生活,碌碌无为而已。
电话一个接一个地被我删除着,逃亡、死亡、失踪。直到有一天我再按下“通讯录”,里面一片空白,我才发现,原来所有人都已离我而去。

一切都在照常进行,电视上,有的只是废墟一片,毫无还手之力的日本;街头上,有的只是高喊“日本万岁”的伪君子;家中,有的只是哭声或者安静。

直到有一天,不列颠人的噩梦机架撕裂了这一切……

开始追看Code Geass.....

警告你不要给我烂尾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现在没什么打算

慢慢来

其实这也已经可以自成一章了吧??

TOP

Processed in 0.018633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