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阴影中的美——纪念那些被遗忘的人

他们是龙套,他们是杀人犯,他们生活在阴影之中。
        他们,背负着沉重的罪名,承受着不解的目光,逐渐被众人遗忘。
        然而在下却不愿让他们就此为历史所尘封,那些影子,在入幕的黑夜中,还闪着黯淡的光。他们,展现着属于自己的美。
        正义的光,太亮,太刺眼。在下宁愿陪伴那些微弱的光亮,欣赏那些不被理解的美,他们是光明中的黑暗,他们也是黑暗中的光明。

光与影中的骑士——落合馆长
        利,欲,那个男人追求这些,所以他走上了那样的道路。为纪念天地而生的博物馆,是你存在的意义,你要守护他们,所以你要阻止那个男人。他是恶魔,他想玷污这里的文明,他想毁掉你珍视的一切。你,能容忍他这样做吗?
        一边是光明,另一边是黑暗,你作为光与影的骑士站在晨昏线的中间。举剑,没有丝毫的犹豫,你代表着正义的制裁,任恶魔之血将你的心灵腐蚀,正义的骑士,却落得堕入地狱的下场。
        而你却并不后悔,因为博物馆在民众的呼声中得以保全,即便自己必须永远离开。你不后悔,对吗?

无法拯救的月光——浅井尉中      
        月光奏鸣曲,在优雅的旋律中隐藏着一丝寒气,那便是在你 深邃的目光后潜伏的阴霾。这片阴霾始终存在着,没有人能将其扫开,也没有去尝试过将其扫开。
        终于有一个侦探揭开谜底,探索出一切的起点,但这时,一切已经太晚了。
        你是男,还是女;你姓浅井,还是姓麻生。这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毕竟我们所知道的不过是你弹奏着月光独自葬身于火海之中,还有你拒绝营救时那从容的表情。
        你知道你的双手已经沾染了鲜血,所以你选择死亡作为你最后的路。
        但你却不知道,没能救赎你,成为那了位侦探毕生的遗憾。

一步的败招——中原织香
        雪山上的别墅,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名侦探的意外到访,并没有改变你准备行凶的计划。谁也阻止不了你的行动,谁也无法平息你的怒火,你买好用来制造不在场证明的食材,等待着时间的到来。
        金将,银将,角行,香车。你看到代表自己名字的安好,惊慌失措,仓皇扯下桌布,却留下了致命的罪证,败招。而当大侦探得意地推论出你的作案手法时,他有怎么会知道,你的准备被是十分充足,唯一的疑点本不应存在,你本不应想太多,你输给了自己的感情。
        “不过大侦探,你有一个地方猜错了……莎拉和冰淇淋我都想到了……莎拉真的卖完了,冰淇淋我有买……化掉了,我买好东西回到车上,想到家父的事,没注意车上开着暖气……我真傻,竟然在那个男人点的冰淇淋上露出马脚……真是……太傻了……“

火焰的羁绊——日向幸
        十年前的那场火灾,使你失去了一切,而当你知道因救你而毁容的恩人,却是纵火犯之一时,你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你遭遇着豪门上下的冷眼,你忍受着长门家大姐的欺凌,你默默承受着一切,复仇?或者遗忘?你迷失了方向,路在何方,不知道。
        然而,你还未走出迷茫,你深爱而又痛恨着的人:长门秀臣却已受不了无数次的自责,选择了先一步离开。
        悲伤,悲痛,悲哀的同时,你知道,还有一个纵火犯逍遥自在地活着,他没有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
        你当然不能原谅他,复仇,是理所当然的。
        时间很快过去,太快,快到让你忘记自己的初衷。
        那个男人万箭穿心而死,你也被两位侦探的推理逼到尽头。
        你绝望了,求生不得,连求死都无门。
        “为什么光明放把火那么容易?而我的火却点不着?”你嘶喊着。
        然而就算火真的点着了,又能如何呢?你,就会得救吗?
   
        
必须接受的红牌——冈萨雷斯
        妻子绝望而死,自己也因为抑郁沾染毒品,身体完全被恶魔之粉腐蚀,你迷失了自我,失去了自己的信仰。而这一切,都是拜那个男人所赐。
        你还能用精准的脚法完成这个用足球作为道具的不在场证明,可是你却已经无法用你那双曾经扑出无数刁钻射门的手,来阻挡代表正义的侦探唤醒你的射门。面对侦探的指责,那个曾经屹立在球门前,让对方前锋闻风丧胆的“门神”已然逝去,你还找得到自己的精神吗?也许,你必须接受这张红牌。也许,你确实该退场了。

Shine,悲剧——罗伯
        你说过,你想要娶一个像光一样的新娘。在你受伤的时候,是她无微不至的关怀,重新燃起了你的希望,当两个不懂英语的小鬼受她的委托来见问你对她的评价时,你微笑着回答她们:“Shine”。
        再一次的归来,却已物是人非,蜘蛛公馆依旧,而你和美沙却已是阴阳相隔。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停地问着自己,悲伤和愤怒覆盖了你的心,你开始盲目的复仇,一切的伦理道德都无法再束缚你。那些可能致你的爱人于死的家伙,还有那些可能对你的爱人见死不救的家伙,他们都没有活着的资格。
        蜘蛛丝的诡计可以捆绑尸体,却封印不了真相,当谜底揭开,你知道“Shine”和“去死”这个罗马拼音造成的不可笑的玩笑才是一切的元凶。此刻,你彻底崩溃了,就像一个坏掉的傀儡,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为什么我不是日本人?为什么她不是美国人?”
        “为什么我不是日本人?”——谁能读懂你的悔恨?
        “为什么她不是美国人?”——谁能理解你的无奈?
        这是个悲剧。

哭泣的人鱼——岛袋君惠
        直到现在,在下都无法理解你的行为。
        母亲成为了一个玩笑的牺牲品,因为这个原因,你踏上了复仇之路,幼时的玩伴一个一个倒在你面前,你的心中,可曾有过一丝悔意?
        你伪装成葬身于火爱的焦尸,一切好象都十分完美。人鱼的复仇,你以命样的身份,重新回到众人中,而岛袋君惠这个名字,已经随那场大火死去。
        除去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东西,无论你多么不愿意相信,它就是真相。
        你以为自己欺骗了所有人,实际却被所有人所骗。善意的谎言,让你完美的计划化为泡影,在众人的惊叹声中,你脱下命样的长袍,站起身来。全村向你致歉,海风也不愿让你离开,可是,一切都已无法更改。
        你的化装术再高明,又怎能伪装的了自己的心灵?
        
走向噩梦的乐章——羽贺音辅
        大侦探只对“七个孩子”的和弦感兴趣,你的出现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家仇私怨是你们自己的事,两个音符死于你手,斯特拉迪瓦也已换了主人,一切都结束了,对吗?
        你真的满足了吗?
        也许只有斯特拉迪瓦奏出的不和谐音,才能真正的拯救你,你活在噩梦中,前方等待你的也是噩梦。你不过是从一个噩梦走向下一个噩梦而已。

不能致歉的后悔——及川武赖
        红莲。你的手上是岳父的鲜血,你在迷惘和绝望中失去理智。做出无法挽回的事,随着血色的蔓延,老人的生命已然流逝。
        金色。圆月,却并不完美,似乎有一丝残缺,却不知在什么地方。天下闻名的怪盗真的来了,可他却没偷走画,只是偷走了事件的真相;你也没有丢掉画,丢掉的只是自己的心。
        纯白。你对着记者,泪如泉涌。这其中,一定不全是虚伪做作的产物,你为你的做法后悔吗?一个为成为植物人的妻子奔走十年的人,会是一个无血无泪的无情之徒吗?
        青岚。患有中风而手痛的岳父,他用嘴叼着笔拼命完成了这副作品。这幅画展现在众人面前,你不敢相信,你不敢相信你认为一心想要威胁你的岳父,却一直在默默的帮助你,这幅老人费尽心血模仿你的青岚,其中凝聚了和你一样的想要帮助亲人的心。
        后悔,但已不能致歉。

那个自称小生的侦探——越水七规
        为朋友复仇,无谓的理由。
        你用手举起铁锤,义无返顾地向那个男人砸去。一年策划的事,一瞬间就完成了。
        那些所谓的名侦探,你完全不放在眼里。
        而当无数铁钉散落在地上,就像很多人的梦一样,零零散散的破碎,你睁大眼睛,看着那些大侦探们为自己的推理得意不已。柯南的眼镜后,好象闪着残酷的光,白马和服部开窍般地接连指证你,更是显露出一丝丑恶。
        航行的彼岸是条不归路,海风吹着你的头发,你的眼中没有惶恐,没有愤恨,至多只有一份惋惜或无奈,抑或是无尽的感慨。
        “啊……如果上天允许的话……我真想和你们来一场真正的侦探甲子圆……回到那个可以把“我”称为“小生”的高中时代……
        回不去了,一个叫“穸”的女生陪伴你的高中时代。
        回不去了,穿着水手服,裙子的高度在膝盖下三厘米到五厘米,不许带耳钉的高中时代。
        回不去了,还听着HT的JAZZ音乐的高中时代。
        回不去了,还能自称为“小生”的高中时代。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没有如果,也不会再有未来,你再也不会出现。但我们会记住你:一个叫越水七规的的女孩,在File563,你笑着走近,笑着离开。
二恨紅顏薄命
四恨世態炎冷
六恨蘭葉多焦
八恨架花生刺
十恨薜蘿藏虺
十二恨天下無敵

欲知其餘六恨者~請移駕簽Tara名檔

Processed in 0.017990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