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FATE/ZERO的种种(到处ZT来的啦~)

FATE-ZERO稍许内容
SABER-------------
风格飒爽而威严满溢,当她从召唤阵中踏出来之时,切嗣与伊莉亚两人都说不出话来。他们
以为亚瑟王该是个男人没想到会是个女孩子,还是个、娇小却美丽的女孩子。她跟伊莉亚的关系其实可以说是「非常亲密」。伊莉亚知道Saber以那个身躯背负著怎样的功勋、荣华、尊严与骄傲,但同时,想起最後亲族背叛的下场,故事中的骑士走到末途而成为悲运的君主,伊莉亚的心每每都变得十分沈重。

Saber跟真正主人切嗣,目前为止没有过任何交谈。一开始,爱因斯伯为他找来一千五百年前的圣遗物(剑鞘)时,切嗣还曾抱怨过比起正直的骑士,像是Caster或Assassin那类奸诈点的servant合作起来还比较习惯。而且,本来是打定主意,即使是亚瑟王的灵魂也要做到彻底无视的地步,没想到骑士王却不是成年男子,而是个娇小的女孩子。然後,想起了那些「谎言的传说」,切嗣涌起了愤怒。把国家大任压在一个少女身上,那个时代的人真是残酷,这麼想著的切嗣,反倒变成是因为生气才跟Saber保持距离。

说穿了就是大男人主义啦,难怪把死郎教成那样,切嗣你真是够了!-__-凸
想法跟死郎一模一样,真是受不了!!!恶心!!!

总之,基於以上原因,於是伊莉亚成为Saber的「代理Master」。而事实上,比起以策谋为重的切嗣,伊莉亚反倒才是最适合Saber的搭档。就如同公主与骑士总是相应成对,有著高贵血缘和气度、崇高威仪的淑女,就是需要一个忠义的骑士来守护。况且,召唤後的数日,与伊莉亚寝食与共的Saber,早就理解彼此的为人,并且皆给予对方诚挚的敬意。

生而为贵族、笼罩伊莉亚身旁的气氛,让Saber想起自己时代的「公主」。而也是因为如此,Saber偶尔会以「公主」称呼伊莉亚,算是她给她的暱名吧。另一方面,骑士的礼仪与高洁的心地,也让伊莉亚感到信赖。

所以,当切嗣要伊莉亚当代理Master时,Saber很轻易地就允诺了。切嗣的策略是,让其他Master都以为伊莉亚就是Saber的主人,他趁此机会从背後行动。必要的时候,就牺牲Saber——听完切嗣的指示,伊莉亚对总是正直的Saber也不由得产生罪恶感。可是,又不得不这麼做。

去日本的前一天,伊莉亚说了自己跟那孩子(小伊莉亚)的一些事情。Saber虽然不能理解全部的真相,但也能感觉到话中不吉的气息,於是她说:「伊莉亚斯斐尔,你必定能存活下来,因为我会保护你——就赌上这把剑的荣耀,保护你直到最後。」
对於这份严肃的骑士宣言,伊莉亚漾开笑容地点头。「一旦取得圣杯、你与你的主人,我与那孩子的命运,就能从这持续千年的宿愿之果中解放了。所以、一切就有赖於你了,“阿尔托莉亚”。」
这时候的Saber、尚不理解伊莉亚脸上怜悯的笑容是何种意义。

当然,Saber跟人妻的百合还不只如此。

平常喜怒不形於色时,面对如花似玉的伊莉亚在旁边打转、问著奇怪的问题、开著奇怪的玩笑,Saber的回应方式就像个放任女友疯狂SHOPPING的无奈男友(炸)。伊莉亚下飞机後问她第一次坐飞机的感想如何,Saber的回答一如往常地简单平静,让伊莉亚抱怨说:「如果你有更惊慌的反应,我会很感激你的」。
Saber:「伊莉亚斯斐尔,你把我跟原始人的哪点搞错了吗?」
相对於Saber不满地挑起眉,伊莉亚只是绽开无邪的笑容。她问是不是飞行对英灵来说都很平常?Saber则回答,虽然她是属於剑士位阶,但对於骑乘也有一定的能力,只要给她骑乘的设备,就连飞行器等这类的机械也能驾驭。

Saber因为不能灵体化,所以外出一定得要乔装,伊莉亚的乐趣就是换Saber的衣服(谜)。好像每个女角色都喜欢换Saber衣服,Caster也有这种嗜好。
伊莉亚:「以後跟Saber两个人出游的话,就一定能增加更多乐趣了。」
Saber:「?这是什麼意思,伊莉亚斯斐尔?」
伊莉亚:「啊?没有啊,什麼都没有,你太敏感了。」
Saber:「光是看你那种笑容就一定有事。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什麼意思,明明白白地说吧。」
伊莉亚:「唔唔、就是一直实体化也没什麼不好啊,我能享受更多帮你换不同衣服的乐趣。」

原本无法灵体化的Servant会成为Master责骂的原因,但此时却成为让她更开心的理由。Saber叹了口气。当然,西装也是伊莉亚帮她选的了。少去对死郎大发花痴、换上西装之後的Saber,活脱脱就是纯洁无垢的美少年。到日本的第一次逛街,因为Saber看伊莉亚那麼向往城堡之外的异国生活,她才以非常骑士风骨的方式说:「虽然来到这个时代,还有逛街这类的事情,我也从未尝试过,但我会尽力达成。」

伊莉亚挽著她的手臂,两人一起愉快地逛了日本的街头,甚至到了晚上,还一起观赏夜景。伊莉亚的光辉是彷佛带有生命的光彩,Saber心中的OS。(人妻虽然不错,可是太照顾别人家的老婆真的好吗?)

Saber对伊莉亚真的是体贴又温柔了。逛街中途,察觉到敌人的目光,Saber却也没有告诉伊莉亚。「因为发誓要守护她,就得连她此时的这份喜悦也守护住不可,这才是骑士的荣耀」。这麼想著的Saber,明白世界的景色、对在此之前都被关在城堡中的伊莉亚而言有多麼珍贵。所以,就算是敌人也好,依然不足以成为Saber必须破坏伊莉亚初次欣喜的因素。
最後,迎战敌人之前,Saber问了毫无所觉的伊莉亚是否满足这次的出游,得到伊莉亚令人满意的答案。「而且、今天的你还这麼有魅力。」
「光荣之至,公主。」那格外殷勤的辞令也是为今天逛街加分的原因之一吧。
================================
少了对死郎大发花痴的设定,Saber在此的形象真真正正地像个王与骑士。对待伊莉亚忠心耿耿,与女孩子之间的社交辞令也意外地相当拿手,十足十是那一夜八十万的开价牛郎啊XD
当我看到Saber被伊莉亚挽著手逛街的时候,脑中当然是想像西装姿的Saber,越想总觉得脑袋越热,啊啊啊啊啊啊鼻子要喷血了(喂)虚渊的Saber真的好帅,果然这才是一般人对骑士和亚瑟王的期待,奈须拜托你醒醒吧。恋爱中的少女Saber很讨人厌耶!!!(炸)
後面Saber与Lancer、Berserker、Archer(金皮卡)、Rider(亚历山大) 的大乱斗,Saber因为中了Lancer的一枪「必灭的黄蔷薇」(另一枪叫破魔的红蔷薇XD),使左手臂废掉(因为是连魔力修复後也不能除去伤势的诅咒),但她还是一直在想著该怎麼结束这场乱斗、好确保伊莉亚的安全。不只如此,她还把自己的背後交给伊莉亚,这份信赖让伊莉亚也对自己的能力更有自信。
开玩笑、那个可是亚瑟王、剑的英灵啊,把背後交给她这代表什麼样的信任,伊莉亚不会不明白。真是可爱死了,满脑子想著伊莉亚的Saber LOVE!可能是近乡的情谊吧,Saber每次都跟Lancer很好,英格兰跟爱尔兰虽是世仇,但亚瑟王跟爱尔兰一样是克尔特人,所以这就是英吉利海峡的浪漫吧(啥)
伊莉亚:「谢谢你,Saber。因为有你(在前方的阴影)我才能活著(残留下来)。」
Saber:「我能迈向前头安心战斗,是因为知道後方有你在,伊莉亚斯斐尔。」
这麼强大、这麼顽固又这麼温柔,带给伊莉亚未曾改变的痛楚。明明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娇小、如此清纯可怜的外貌、纤细的手腕,这个少女却无论处於何时何地都会是骑士、都将是英雄。
看了虚渊的後记,我很期待他的Saber跟Rider之间会有的较劲。奉行廉洁牺牲自我的骑士之道,野放征服崇尚开拓的霸王之道,到底傻毛少女与同性恋大叔之间会有怎样的火花?人类对领导者的理想化身、灭私奉公清廉洁白的阿尔托莉亚,以及在其他地域被称为暴君、其奔放的征服最终却还是留给人民幸福之果的亚历山大,这两人的对决除了武力之外,还有自己心中、那独一无二的王道信念。
附带一题,Caster(蓝胡子)也萌到Saber了。还说「她是我生命中的光、只有她能引导我、与我的生命共存、是我人生的意义」。。。蓝胡子还
说,他总算遇到生命中的「处女」(原文:乙女)了。(蓝胡子在故事中就是杀死几百名处女为了鍊成黑魔法、或是各种想得到的事情的人)
最後更好笑,Caster直接叫Saber为「蓝胡子的新娘」了XD
梅迪亚之前,Saber难道就已经被一个Caster整得哇哇叫了XD

间桐雁夜
间桐雁夜:慎二的叔叔,Berserker的主人
本质上是个好家伙,如果在普通家庭里绝对会是个好爸爸。每次从外地回来後都会带凛喜欢的礼物,非常照顾远坂母女们。跟葵是青梅竹马而且其实一直都喜欢著葵,但葵後来却跟远坂时臣结婚。即使如此,雁夜还是以他的方式照顾著远坂母女们。

当他发现总像个小狗狗一样跟在姊姊後面的樱不在时,便问了凛:「樱去哪儿呢?」,凛回答:「樱已经不在了。」

无法明白凛那像在念台词一样、空洞又毫无道理的答覆,雁夜转而询问葵。

「樱已经不是我的女儿、也不是凛的妹妹了。那孩子、去了间桐家。」

「什、到底是怎麼回事,葵!?」

「不应该是这麼惊讶的消息吧,尤其是你对而言,雁夜君。」远坂葵用著抹去情感的冰冷语调说:「间桐家需要魔术师血统的子孙,这是当然的道理,你比谁都了解吧?」

「为什麼…这种事情、可以允许吗?」

「是那个人的决定。回应古时盟友间桐的邀约,远坂的大家长下了这个决定。我的意见如何根本不重要。」

「这样子、真的好吗?」

「嫁给远坂家的时候、决定成为魔术师之妻的时候,我已经有所觉悟。况且,为了家族而谋求幸福之道,怎麼可能有错?」

雁夜离开前,葵终於说了比较像妈妈的话:「如果见到樱,请温柔地对待她。那孩子、只剩下雁夜君能够依靠了。」



比任何人都厌恶出生的土地、对其充满愤怒、深深地憎恶这个满是丑陋之物的故乡,八年前雁夜用了与今时一样的口吻、对著同一名女性,在对方接受远坂的姓氏前一日,问了相同的问题:「这样真的好吗?」

「已有所觉悟…为了自己的家族谋求幸福,这个作法绝不会有错。」当时葵略红的脸颊与笑颜,告诉雁夜自己彻底失败的事实。但是,因为葵有了那样的笑容,所以相信著会得到幸福的她,雁夜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的败北。


然而,并非是「这样真的好吗」、而是「这麼做绝不可以」,却一次又一次地没有说出口。

雁夜的心中燃烧著悔恨之火。如果不是与远坂结识,葵就能过著与魔术师无关的幸福生活,但是那个娶了她的男人、那个成为唯一能带给她幸福的男人,却没有办到。因为知道魔术的丑恶而转身离开,却因此失去最重要的女性,雁夜此刻决定告别从前选择的道路。

暌违十年後,他终於回到间桐家。没有忘记葵的嘱托,雁夜与间桐老头做了这个交换条件:「我会带著圣杯回到间桐家,以此作为交换远坂樱的自由。」

最後让刻印虫进入身体,把对葵的罪恶感、对父亲的恐惧和不敢违背、以及体内的一切疼痛,全部转化成对时臣的恨意。间桐雁夜成为最後一个参战的Master。三天後,被刻印虫折磨地只剩半条命的雁夜,终於见到樱。忍著撕裂五脏六腑的疼痛,他微笑地跟樱保证,不久後会带著樱、凛和葵,四个人一起去遥远的地方旅游。

把樱的绝望看成是自己成功的希望,雁夜期许自己真能成为樱的救世主。

雁夜的头号敌人:远坂时臣


caster:「青髭」(ジル・ド・レイ)
吉尔斯·德·莱斯男爵(Gilles de Rais, 1404年—1440年10月26日),著名的黑巫术师,百年战争时期他是圣女贞德的战友,曾被誉为民族英雄,贞德被俘以后,男爵退隐于马什库勒和蒂福日的领地埋头研究炼金术,希望借血来发现点金术的秘密,他大约把300名以上的儿童折磨致死,后来被施以火刑。但他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吸血鬼。

蛇:哈哈!前法兰西元帅、贞德的大FAN、著名的恋男童癖男爵被Y进来了,这就不难理解他为什么也迷恋傻巴了(看到了贞德大人的影子?~~)

TOP

C71展会上随小说附带的设定画册(部分),可以看到和傻巴玩GL的人妻、小白脸化的枪男、大叔化的亚历山大大帝、小青年版神父、猥琐的凛爸......























TOP

很好,蛇叔叔
GOOD JOB

TOP

GOOD.......太GOOD了........
话说上代的其他英灵还有些什么人哪蛇叔.......

纪念マブラヴオルタネイティヴ通关- -........
同时期待真后宫大战マブラヴオルタード フェイブル中- -

TOP

目前所知的是:傻八还是傻八,ARCHER金罐头、LANCER双枪小白脸、RIDER亚历山大、CASTER“蓝胡子”男爵,刺客和BERSERKER未知

TOP

双枪小白脸= =????
何路人马?

纪念マブラヴオルタネイティヴ通关- -........
同时期待真后宫大战マブラヴオルタード フェイブル中- -

TOP

双枪小白脸名为Diarmaid ua Duibhne,凯尔特神话中的人物,由于这方面不了解,SO还无法给出具体资料。(顺便提下,因为他的名字Diarmaid而导致一些人叫他死妹抖~~)

TOP

知道是WHO了- -
拐了他叔父准新妻爱尔兰公主跑路最后跟野猪拼杀重伤在野猪牙下然后失救死的= =.......:z23
感觉跟L叔差很远.......

[ 本帖最后由 虚空の灵 于 2007-1-14 13:38 编辑 ]

纪念マブラヴオルタネイティヴ通关- -........
同时期待真后宫大战マブラヴオルタード フェイブル中- -

TOP

:z23 不愧为统一.........................这种资料就是全...............

TOP

"山中老人"成为一种类似与"服部半藏"的首领称号而不是特指某人了,FATE世界观中A这个职阶始终是被边缘化的啊(A们蹲在墙角画圈圈中)

蓝胡子和金罐头都对傻八着迷,有趣~~ZERO里傻八一直以帅气男的气质形象示人,这也难怪那2个好男色的会对傻八情有独钟(怪不得SN里金罐头把傻八打那么惨,敢情是要把小女人样的傻八打醒啊~~)

历史上的亚历山大据传也是个BL者?SO有敌国对其使用美人计而无效一说?反正ZERO里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BL大叔了......

TOP

很好……话说我收了ZERO,可还没来得及看= =
这贴收进夹子……以后慢慢看
頭像出自糟糕群某熟人之手

TOP

:z43 红衣Archer呢?MLGBD
一个号称有5000年文明的国家,竟然连一个外国的搜索引擎都容不下,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深感羞愧。

TOP

都说是上一次了大叔........
插叔怎么可能登场捏..............

纪念マブラヴオルタネイティヴ通关- -........
同时期待真后宫大战マブラヴオルタード フェイブル中- -

TOP

Processed in 0.020470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