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GEASS剧情小说》忙里偷闲+练笔

引言

皇历2010810日,神圣不列颠帝国向日本宣战。一方是坐落东方保持中立的岛国,另一方是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不列颠,围绕日本的地下资源,持续了长期的外交对立。
在这次的本土决战中,不列颠军首次在实战中投入了人型自在战斗操控机——“噩梦机架”,其威力远超预计。日本方面的本土保卫作战因噩梦机架的介入而节节败退。
日本沦为帝国的领属,被剥夺了自由、权力,以及名字。
11区”,这个数字,是战败国日本的新名字。
……

时间:皇历2010年日本正式战败前不久
地点:某地海滨沿岸
在战斗中死去的士兵尸体所燃起的熊熊火焰正发出一些难听的爆破声。这里的军队已经没剩下多少了,如果不屈服,他们就不得不被逼得去游泳。
两个孩子在这一堆人之中显得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能跟随着军队逃跑这种事情,一般人也未必能做得到。看他们一身褴褛的衣衫,看来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来得及整顿一下自己了。其中一个棕色头发的孩子这会正坐在一块石头上不知想着什么。
“我……朱雀……”另一个孩子的话吸引了棕发男孩的注意,他顺着声音望去,同伴那张愤怒的容颜映入他的眼中,“我……要毁灭掉……不列颠!!”
身边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正在发生的一切,他们也绝对不会意识到,几年之后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因为这时的他们还都是孩子……

第一话  魔神诞生日(未完待续)
皇历2017年,不列颠发动的侵略战争已经过去了七年。不列颠人在这七年里建立了自己华丽的租界地,在那里自然也只有不列颠人可以居住。而住在东京租界里的统治者除了关心曾经美丽的富士山今天又出产多少SAKURA DITO之外,几乎不会关心在自己华丽的宫殿周边还有那些废墟一般的城市,他们称那些地方为集中营,而原来的日本人虽然可以申请成为所谓的名誉不列颠人,但是始终无法摆脱脑袋上那个无形的编号。ELEVEN,日本灭亡的象征烙印在了每一个拥有曾经让他们自豪的大和民族血统的人身上。为了摆脱这个印记,依然记得自己是日本人的所谓爱国志士也不断地持续着抵抗运动,搅得这片本来就不大的群岛没有几天是安稳的。这一天,也一样。
“这里是α3,目标从β12进入到β14,正以时速80公里移动中!”军队的直升机正盯着公路上飞奔的一辆卡车,在身边的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的情况下,很难看出那辆看起来普通的卡车与旁边飞驰而过的运输工具有什么不同,但是也就是因为这种看上去的类似让它显得更加突出起来。卡车上装的是什么?或许连那些负责追击的直升机里人也感到困惑吧?
CCB呼叫各小队,请从Floor5Floor2从路线3前进。各移动小队请在D-81捕获目标。”指令还在发出,不列颠的部队降至,似乎这场闹剧也该收场了。
东京租界绝对没有想象中得那样会因为这点小小的瑕疵而变得混乱不堪。所有人还是照例过着自己熟悉的生活,脑袋上挂着爵位之类的贵族更是这其中的佼佼者。或许他们一整天的嗜好就是修整自己的衣裳、参加大大小小的宴会,还有那普通人寻开心……
“这是前几日发生在大阪的爆炸影像,导致不列颠8人以及其他51人伤亡,这场惨剧……”电视里还在播着关于日前的新闻,但是随着计时器警报的响起,无论死了多少人它也不得不被关闭。因为电视、那播报员快速的语言甚至是那伤亡人数都是眼前这位贵族为了玩弄坐在他对面的这位平民而免费请来的帮凶罢了。
“思考时间结束,请您在20秒内落棋。”
贫民被这警报声吓了一跳,加上身边那戴着墨镜的家伙一声催促更是阵脚大乱,显然面前的这一局国际象棋他是占了个绝对的劣势。再看他对面的这位贵族,正悠闲地打磨着自己的指甲,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看到对手一脸惊慌,他已经开始有些飘飘然起来。
就在战局看似已经被决定的时候,平民身后的大门打开了。两个黑影出现在了那里。
“哼……代理人大驾光临啊?”贵族的高傲足够他用这种不屑的语气来面对即将来到他面前的两人,也许他还在对面前这已经看似注定的棋局洋洋得意。
而平民则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只见他“腾”得一下离开了椅子,带着一种解脱的笑迎向救兵:“得救了,学校那边没问题吗?”
听到平民的一席话,贵族显得更加不屑,那种令人恶心的表情也加重了几分:“什么啊,是学生啊?”
来人走到灯光之下,黑色的头发配上一双紫色的双眼瞢让他看上去有一种超越自身年龄的成熟,一身校服也不再那么显眼,在学校肯定也是极有人气的类型。一种看起来可称高贵的气质让他接下来的语言充斥着嚣张的味道:“什么啊,是贵族啊?”
“年轻人真好,有充裕的时间。后悔的时间……”贵族显然被对方的语言激怒了,指锉重重地敲击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叫什么名字?”
“路鲁修·兰佩路基。”
“喂喂……再怎么说这也是赢不了的啦……是吧?”
路鲁修身边那个一眼就看得出是侍从模样的学生看着眼前乱七八糟的棋局惊呼起来,但是这并没有让黑发男孩有任何的动摇:“迪巴鲁!要赶上下节课,得在几分钟内离开这里?”
“额……飙车的话,20分钟就行。”
“那么,回程时麻烦你安全驾驶。”
“哈?”没有太多的解释,路鲁修的嘴角露出了一种胜利者的微笑,尽管眼前的这一切看起来没有胜利的可能。他坐在了刚才平民坐的位置上,继续说道,“九分钟内结束。老板,之前的那件事……”
“我明白了,稍后详谈。”
似乎是把一切事情都交代好了,但是贵族看起来也有些不耐烦了:“九分内?落棋只有20秒哦。”
“足够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己方的国王亮在面前。
贵族脸色一变,接着大笑起来,他显然没看懂这一步旗的用意,也没有看到自己的对手也正露出一种开心的笑容:“走国王啊?”
……
带着微笑走出一步国王的路鲁修一定想不到在学校的草坪上,几个女孩子正在讨论着他的所作所为。
“路鲁修呢?”
“被迪巴鲁带走了。”
“又溜出去了啊?这次是打扑克?还是……”
“他们俩完全没有学生会成员的自觉,他们在赌钱啊!路鲁的头脑明明那么好,但用法也太奇怪了。若是好好学习的话,成绩也一定……是吧?”说到路鲁修,其中一位橘黄色头发的女孩不禁挥舞着叉子,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想说‘我们家路鲁明明是个认真的孩子’?真可爱”
“我说,会长……”……

棋局还在继续,讨论也在继续,公路上的卡车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一阵凌乱的金属敲击声,贵族的指锉掉落在地上,这会儿他正看着眼前的棋局,尤其是那个刚才还在取笑的那个国王,脸部已经变得十分扭曲。的确他输掉了这一局,而且胜利者已经扬长而去了。
“贵族最棒了!因为很自傲,所以肯定会付钱。”迪巴鲁兴奋地跟在路鲁修身后大喊着,“另外你还创造了832秒的新纪录。”
“对方的思考时间本身就短。”路鲁修倒是看上去很平静,“而且贵族这种人,很迟钝。只是寄生在特权上而已。”
“那要不要和ELEVEN对战看看?”我们与一般不列颠人不同……”
身后的一片嘈杂打断了迪巴鲁的提议,他身后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租界某处冒出滚滚浓烟的大厦,看上去是恐怖袭击所至,身边的人也是议论纷纷。但是画面很快就被切断了,取而代之的是神圣不列颠帝国的国旗图案。
“让各位久等了,现在是不列颠帝国第三皇子,克罗维斯殿下的会见时间。”
“各位帝国臣民,”屏幕上出现的金发男子正是不列颠派驻11区的总督,克罗维斯皇子。看到此人跳出来,一种不快跳上路鲁修的心头,“当然,还有大多数协助我们的ELEVEN,诸位明白吗?我的灵魂已被撕为两半,被愤怒与悲伤……可是,背负着11区的命运的我,是决不会向恐怖组织低头的。要说为什么?因为这是正义之战!是保卫一切幸福安康的正义之战。来……诸位,我们一起向为正义捐躯的八名勇士致以哀悼吧。”
“默哀……”
“你不做吗?”说话之间,路鲁修二人已经来到了机车旁。
“迪巴鲁呢?”
“太丢人了啦……”
“缺失啊……况且即使我们哭泣,死去的人也不会回来了。”
“哇……真是哀徹。”
“说到底也只是自我满足,无论把背挺得多直,这个世界也不会改变。”路鲁修的言语中所透露出的讯息,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总督府内,刚刚默哀完的克罗维斯正信步走下台阶,看电视屏幕的人绝对无法想象这里正在举办一场宴会。看到拍摄结束,一位小姐不经嚷嚷起来:“太漂亮了,殿下。实在无法想象您之前正在享受派对。”
“总督是11区的招牌啊。”果然是个花瓶样的东西,几个人凑了上来为总督卸去了那件标榜他虚伪的披肩,克罗维斯还是那个克罗维斯,“若做不到这点收放自如……”
“您真有自信呢……”
“我只是保持着精神警惕,说什么自信……只会让媒体的各位笑话而已。”
“不不,我们只期盼能为克罗维斯殿下的治世尽一份心力……”看到在说自己,旁边一群作媒体的不禁摆出一副快要溢出似的笑容。
只有一位站在过道角落里的金发成年男子正捧着一份文件自顾自地看着:“故弄玄虚的治世吗?”
“殿下!!”突然,一个穿着高级军官制服,肥膘一身的军人边喊着边冲了进来,这倒是引起了身边金发男子的注意。
“军人?又是特番吗?至少把素材……”金发男子注意到了他,看来他的新闻嗅觉是再灵敏不过了。
“什么事?这么吵……”克罗维斯对此人的到来显然没有准备,言语中更是对他打乱自己继续进行宴会的雅兴感到不悦和无奈。
“非常抱歉,可是……”肥膘凑近克罗维斯的耳朵小声唠叨了一阵。
“愚蠢的东西!”不知道听了什么,克罗维斯震怒地破口大骂,引来了身边人的注意。
肥膘环顾着周围,继续说道:“警……警察只有医疗用机,出动全军……”
“派遣直属军队噩梦机架!”总督打断了来人的话,看来此事非同小可,难道就是刚才所说的那卡车?……
“一级警报,一级警报,第四、第七、第八接续独立电柱,并且第七……”命令很快就传达到了军队里,噩梦机架的停机仓内难得如此热闹,几架撒萨兰多已经整装待发,“第九投送装置准备。”……

飞奔在路上的迪巴鲁和路鲁修还在为是否能赶上下午的课程而拼命狂奔着。
“开始的时候……”
“嗯?”
“为什么会从国王开始走啊?”
“国王不先走,部下就无法跟进吧?”迪巴鲁还对刚才的棋局意犹未尽。
“那个啊……”
“什么?”
“路鲁修莫非想当高官吗?”
“怎么可能,奇怪的梦想会惹祸上身……”
卡车喇叭的轰鸣打断了路鲁修的话,一回头那大家伙已经近在眼前。迪巴鲁也一下子慌了手脚,大喊着摆动着车头。卡车司机似乎也没有做好准备,一个左急转弯转向了岔道的另一支,或许他还不知道那边有什么。一阵猛烈的侧滑,车不受控制地撞进了一边废弃的工地之中。
迪巴鲁停下车,看着漫天的粉尘:“那个……是我们的错?”
“怎么可能?”路鲁修说着,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还是有什么在召唤他的感觉。他走到路边,身后的迪巴鲁还在为机车的能源线断裂而烦恼。路边早已经聚满了人,但是他们远没有黑发男孩那样看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似乎是什么在车厢顶上凝结,那就是召唤他的东西?
“那个是……”路鲁修的肉眼似乎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一个玩笑?
“喂……这边,这边……”
“哇……真惨……”
“什么什么?事故?”
“酒后驾车?”
“笨家伙……”
“喂……谁区帮他们一把?”
人们开始讨论起来,甚至有的人还拿出随身携带的设备牌照?只是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罢了。
“哼,每个人都一样……”路鲁修转身将头盔丢进车厢里,丝毫没有顾忌身边朋友的叫喊跑向了卡车的方向。
“喂……没事吧?”路鲁修看车内没人回答,径自爬上了后挂箱的扶梯,“喂……听得到吗?”
突然,他似乎又感觉到了什么,这次不再是物体的凝结,而是一个更清楚的声音:“找到了,我的……”还未等男孩缓过神来,车却又再次开动了,躲闪不及的路鲁修一个踉跄跌进了车厢里。司机显然没有看到这一切,就算看到了也当没看到了吧?
“喂!停车!”路鲁修大声地叫喊着,但是司机哪里听得到?卡车东碰西敲地继续着自己的行程,“货车里好歹也装个梯子啊。”
好景不长,卡车没开出多久,一个通过扩音器放大的声音侵入了路鲁修的耳膜:“警告!现在你们还有辩护的可能,立刻停车。”
接着是一阵枪击声和论坛与地面发出的刺耳摩擦声,幸好男孩选了一个稳当的位置才没有撞得晕过去。
“出去似乎很危险,总觉得不太妙……”正在他还在思考对策之时,驾驶室与挂箱连接的舱门打开了。一个女孩从路鲁身前路过,她很紧张的样子,所以完全没有在意这里多出了一个人。
“从麻布路线走就进入地铁。”她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在靠后的一个键盘盒上敲击着。
“华莲,干脆用那个吧?!”
“那就成虐杀了!”女孩没有理会,走上了一段阶梯,留下了自己的外套。
跟在车后的直升机正准备第二波的进攻,突然一根东西从卡车的后舱飞了出来,击中最前面的一架直升机。一些人不禁大叫起来,那东西他们作为不列颠的军人再熟悉不过了。
“阻截钢索?!”
卡车的后门完全打开了,一架红色的大东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直升机上的人更是一片惊呼:“噩梦机架?!”
红色的格拉斯哥跳出卡车,路鲁修还来不及乘机逃脱门就已经关上了。这玩意的机师正是刚才的那女孩,稚气未脱的脸上写满了对不列颠地愤怒,她猛地推下操纵杆,格拉斯哥开始在公路上“飞奔”起来,瞬间击破了另一台直升机:“这家伙的威力,你们最清楚不过了吧?!”
但形势远不会按照一个人的一厢情愿地发展,几个更庞大一些的东西代替了直升机的位置,上面的乘坐者是……直属军队的噩梦机架,不仅机器使用的撒萨兰多要先进而且驾驶的也都已经是一些优秀的机师。会派出这些已经算是把克罗维斯逼急的结果。
当然优秀机师的名号也不是随便扣上的高帽,虽然是噩梦机架之间的战斗但是远没有想象中那样激烈。只见一台蓝红相间的撒萨兰多漂亮地着地,华莲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击破了右臂。
“为什么?”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却发现钢索也失去了作用,迫不得已只能射出已经形同筛子的左臂,向下一个路口逃跑。丝毫没有顾忌到身后的卡车正遭受另一架大家伙的攻击,更想不到被他们无意间带进挂箱里的路鲁修正在做什么。
看着没信号的手机,黑发男孩开始静下来思考自己的处境:依这昏暗程度与路面状况判断,这车跑在过去的地铁路线上吧?目的地是某处集中营?出去的话,会很危险吧?但是……
他拾起身边被留下的通信器,脑袋中顿时有了点子。但是这时的他丝毫没有想起自己的伙伴,那可怜的家伙正推着他的机车在公路上前行着,看来下午的课程是赶不上了。

“为什么这么说?”在不列颠军队的大本营前,满身肥膘的巴顿将军被一个身着白色大褂的研究人员拦住了。
那张轻浮的脸配上那头白发和宽大的眼镜,让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这会儿他正将那张脸凑近肥膘,似乎要在他身上找到什么似的:“我猜对了吗?”
“你这家伙……!”大概是被戳到了痛处,肥膘开始显得凶神恶煞起来,但这丝毫没有起到任何恐吓的效果。
“做过头了啦。将军与克罗维斯殿下迷藏的某样东西被恐怖分子夺走了。虽然夺回很容易,不过也想把他们的同伴一扫而光。追着恐怖分子的话就能知道他们的基地。”白发男人突然转过身去,看着身后不远处站着的女人,“恭喜了,你的推理太正确了!”
这女人一声土黄色的不列颠军服似乎和周边的军队有些格格不入,但在军队来说也算个美女了吧?听到对自己的称赞不禁有些害羞起来,还是那是惊讶:“不,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够了,那么特派官大人想要怎么做呢?”肥膘有些不耐烦起来,身边象征着不列颠政权的G1母舰刚刚通过。
白发男子再次将脸凑近肥膘,脸上依然挂着那种轻浮到不行的“微笑”:“我说了,我想要帮忙清扫啦。”
“帮忙?”
“对,我想要资料。”
“那么,被夺走的东西是什么?”身后的女人问道。
肥膘犹豫了一下,说道:“化学兵器……也就是,剧毒瓦斯。”……
三人谈话之间,新宿集中营的上空早已经停满了军队的飞机,一群包裹得连脸都看不到的士兵沿着放下的钢索降落在废弃的地铁入口。
“恐怖分子潜伏在地铁的角落,你们的目的就是找到被恐怖分子夺走的兵器。去探查ELEVEN的居住区,新宿集中营。一旦发现,就立刻上报,目标的回收由我们亲卫队进行。你们虽然在名义上是不列颠人,不过原本是ELEVEN,去分辨你们同样的猴臭味吧!为了取得允许配枪的身份,努力取得军功吧!”为首的一架飞机上,一个长相丑陋的军官正在发号示令,右眼下端的一道伤痕或许可以代表他所谓的光荣,“现在正是展示你们对不列颠的忠诚的机会!”
“是的,长官……”……

还对外界的事态一无所知的路鲁修突然感觉到车身剧烈的振动,差点没跌一个跟斗:“事故吗?还是……”
卡车陷入一个断层所发出的声音不仅仅引起了路鲁修的注意,一个刚才从某架飞机中降到这里的士兵也注意到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卡车正在奋力地倒退,希望能拜托现在的困境,但是最终也只能放弃,也许是召唤同伴的一种信号,挂箱的侧门打开了,一个半圆型的容器展现在士兵和路鲁修面前。
士兵敲击着胸口的发信器,看来是通知了在飞机上准备坐收渔翁之利的亲卫队。过了一会儿他又发现了什么,路鲁修显然没有任何防备地蹲在了球状体旁边。
“乘现在,爬到上面的话。”路鲁站了起来,摸索着想爬上容易的样子,他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这里面存放着什么。他还未找到方法,突入起来的一击飞踢将他重重地摔在地上,他睁开眼看着对方,“不列颠军……”
可惜话没说完已经被对方扼住了喉咙,来人放下面具大喊道:“不要再继续杀人了!”
“等等,我是……!”
“而且居然使用剧毒瓦斯……机师你想装蒜……”
“我说了……”路鲁修勉强挥起一脚,将对方驱逐出攻击范围,踉跄地站了起来,“反正那个剧毒瓦斯也是不列颠制造的吧?不要杀人?那么,就毁掉不列颠吧!”
“你是……”对方似乎看出了什么,放下了攻击的架势,“路鲁修?”
见对方叫起自己的名字,路鲁自己也吓了一跳。正在犹豫之间,对方已经拖下了头盔,微微卷起的棕色头发无法掩盖他大和民族的血统:“是我啊,朱雀啊。”
一时间,回忆冲上路鲁的大脑,过往与此人度过的岁月迅速地在眼前回放着,包括在那个海滨的分离。但是眼前的这个人,居然:“你……变成不列颠的军人了吗?”
“你……难道这个……”
“你在说什么?……”
正在寒暄之间,身边的容易突然启动了,几道耀眼的光芒透过器壁的裂缝透射出来,接着是一阵气阀打开闷响。还未等路鲁修反应过来,朱雀用自己的防毒面罩一把按住了他的嘴巴,扑倒在地。要知道,这可是剧毒瓦斯……剧毒瓦斯??
容器打开了,刺眼的光亮之中,有的不是浑浊不堪的气体,而是一个……一个人?一个女人?
“不是……剧毒瓦斯?”两人看着眼前的一切都发了呆,难道就是他指引着路鲁修来到这个危险的地方?或许这就是命运也说不定?……
没费多少功夫,两人把女人(或许用女孩更好形容)抬到了地上,开始解除她身上的束缚。
“朱雀,回答我。这个女孩子是剧毒瓦斯?”
“可是,报告上确实说是……”
身后亮起的灯光停止了两人的对话,亲卫队来了。带头的那个刀疤看上去就和无赖没有什么区别,他显然对所看到的事情感到很不满:“你这猴子,名义不列颠人可没得到这样的许可。”
朱雀跑到刀疤面前,想要辩解:“可是我听说那是剧毒瓦斯……”
“你没有辩解的权利。”
看见眼前的情况,路鲁修不禁感到了一丝不安。这确实是剧毒。是泄露到外部的话,甚至可以威胁到朱雀的主人他们的猛毒。
“不过,为了表彰你的攻击,我给你个机会。”刀疤继续说着,将一把手枪递向朱雀,“枢木二等兵,用这个射杀恐怖分子吧。他不是的,他是个普通平民,只是被卷进来。”
“少废话。”军官看上去很不悦,眉头紧皱,“这是命令,你对不列颠宣誓效忠了吧?!”
“那是……”朱雀犹豫着望向了路鲁修,眼中带着那种作为朋友的微笑,“可是,我做不到……”
“什么?!”
“我不会做的,我不会射杀贫民、射杀他……”
“那,你去死吧……”没有给朱雀更多的辩解机会,军官将枪顶在了朱雀的腰上,扣动了板机。
“朱雀!”路鲁修看着自己儿时的伙伴倒地,惊讶之外更多的是愤怒和恐惧。
“看你的样子似乎是不列颠的学生,真是不走运。”刀疤看了一眼路鲁修,发布命令道,“捕获那女孩,学生就地射杀!”
“是的,长官……”
就在脚步声离路鲁修越来越近,看来是死到临头的时候,卡车爆炸了。看来是司机的所作所为,爆炸引起的烟雾更是弥漫到地面上……

“你说被他们跑了?这也算亲卫队?”
“万分抱歉,暴风虽然基本上向上方扩散了,不过严盘……”
“你认为我为什么只把这事告诉了你们?!”
“继……继续进行探测。”
目标丢失的消息在G1母舰的剑桥里引起了一阵骚动。克罗维斯坐在高台上,单手支撑着脑袋,看上去很是忧心。等一切都安静下来,他站了起来:“作战要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可……可是殿下!”
“那东西被外面的人知道了,我就要被废嫡了。对本国说是正进行着包括演习在内的区域整理吧。”他将手挥向前方,开始下达命令,“我以第三皇子克罗维斯的身份命令,毁灭新宿集中营!”
大量的噩梦机架开始从母舰中发射,横行于新宿集中营的每一条街道,子弹扫过之处血肉模糊一片,没有什么区别对待。手无寸铁的ELEVEN还没弄清楚自己犯下过什么罪行,就已经变成将要腐烂的尸体。
“对方是无法成为尊贵的不列颠人的垃圾,一个不留统统杀光!”看着面前逐渐被红色掩盖的雷达屏幕,克罗维斯的脸上挂上了笑容,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新宿的地底,路鲁修正戴着那个所谓的剧毒瓦斯奔跑着,他们希望找到一条出路。一个踉跄,女孩摔倒在地,但路鲁修已经完全失去了什么绅士风度之类的东西。他还沉浸在失去朋友的痛苦之中:“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场骚动,都是因为你,是吧?!而且不列颠……不列颠居然连朱雀也……”

TOP

:z35 :z35 :z35 路过~~~~~~~~~~~~~骗一贴~~~~~~~~~~~~~`已经看过了~~~~~~

TOP

路过............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11被yy了。。。

TOP

不錯啊!
想申請轉載去DA同音
希望可以啦

TOP

真的有聊...
正義存在於雙方手中,那是不可能相互容納的。踏上戰場的人都是為了自己的正義而置敵人於死地 。
正义は双方にあり、それは互いに相容れない。戦场に立つものは全て己の正义のために敌を打つ。

TOP

Processed in 0.020653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