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剑 Claymore 同人——《雪绒花》

“看那有暗淡光芒的小路……”

深山的简单草屋,年长的老者在篝火下举起枯瘦的手,指着银河对少年轻声讲述着,地上的雪泛着微光,衣着简陋的孩子被故事吸引着,一时忘却了寒冷,也抬头仰望着深色的天空,和点缀着夜幕的闪亮。

“那是去往瓦尔哈拉英灵殿的小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那座宏伟的宫殿,所有传说中的英雄门都在那里……与神共桌同食,他们守望着我们,守护着世界……”

“他们为什么关注我们呢?”年幼的声音发问了,孩子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那“暗淡的小路”,仿佛期望着能从那尽头发现宏伟的宫殿。

“因为他们需要我们,就象我们需要他们一样……当邪恶降临的时候,我们会支持他们!”老人手扶着残旧但仍然寒光闪闪的长剑,眼睛里倒映出篝火的光芒。

“但是……我们怎么能够知道他们需要我们的支持呢?”

“因为他们决定着我们的命运……”老人的语气愈发庄严:“天空如此广漠,他们往下俯视着我们,看到我们在做违背他的事情,他们便会大发雷霆……”

老人的话停止了,因为他的眼中映出了篝火和群星以外的光芒,孩子吃惊地站起来,险些打翻了用来坐的木桶。

只见两团绞缠的的火光从天而降,带着隆隆声滑过天边坠向远处的山头,老人以一个独特的半跪姿势向天空行着某种礼节,而少年则失神地眺望着火球消失的雪山……

“已经多久了?”两个火球坠落的地方此刻是一片焦烟,烧着树木的火星在雪堆里发出熄灭的声响,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在被烧出的空地上对峙喘息着。过了一会,高个子如此发问。

“大概15刻……”(约30小时),稍矮的人迟疑了一下,随即作答。

“就算变成了这样……你还是要和我为敌吗?”轻微地调整着姿势,先发问的人变换了下握剑的手,显然在战斗中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手中的巨剑微微地颤抖着。

“多说无益!”和发问的人一样是强弩之末的回答者打断了谈话,抢身攻上,一连串的金属碰撞带着回声四散在山间。两把式样相同的巨剑在两个人手中仿佛没有重量似的被挥舞着,一把剑带起的旋风马上就有另一把来挥散,似乎如出一辙的剑术使伴随着怒吼的斩击纷纷落空。

终于,在一次碰撞中,两人分别向后弹开,撞断了粗壮的树干后,男人就这么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地喘息着,而站着的,就是刚才先开口的发问者,但他似乎也仅剩站着的力气而柱着长剑。

躺在被撞断的树干后面,丝毫不在意锐小的木刺的黑发男子拨了拨汗湿的刘海,默认了战败的事实,然而在下一瞬间,他的目光被手上的事物吸引了……

那朵雪绒花将男子拉进了灰黄色的回忆……

……

“于是,我便看出智慧胜过愚昧,如同光明胜过黑暗,智慧的人眼目光明,愚昧人在黑暗里行,我能看明一件事,这两等人必都遇见,我就心里说,愚昧人所见的,我也必遇见,我为何更有智慧?我心里说,这也是虚无,智慧人和愚昧人一样,永远无人纪念,因为日后都被遗忘,可叹智慧人死亡,与愚昧人无异……”

轻声的吟诵在山村教堂里晕开,虽然诵者并未在意音量,但是在听者耳中却格外清澈,有着一头银发的倾听者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容。

“里昂……”

吟诵着《传道书》的少女轻扬淡金色的长发,回头只见黑袍少年正坐在教堂最后的长椅上微笑着面对她,惊讶得仅仅能够喃喃着吐出一年来朝思暮想的名字而已。

“里昂!”

这第二声显然比前一声要尖锐得多,少年听出了思念和微微的怨恨,于是站起来张开双臂迎接下一秒钟飞扑过来的少女轻盈的身体。

“很久不见了……索菲娅……”

之前想好的重逢台词似乎因刚才的轻轻一撞而飞到了山的那边,少年在第三次张嘴的时候才勉强吐出一句连自己都不由得脸红的语句……

两人身后的神甫笑着摇了摇头……

法罗斯河贯穿整个北部山脉,这条在吟游诗人口中被称为“母亲河”的水流就在不远处的贝尔加雪山上发源,趟过村庄的涓涓细流表现出来的温顺让人很难和下游频繁浮涨的任性联系在一起,这时,清澈的溪流上倒映着两个年轻的身影。

把里昂递过来的雪绒花插在发间,索菲娅象平时一样让里昂枕着她的大腿,双手轻抚着银色的短发,里昂长袍下的盔甲和剑轻轻地发出细微的摩擦,金属声似乎给索菲娅的面容抹上了些许阴霾。

“是……参军了吗?”索菲娅装作随意地问道。

“啊…是啊…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军官了吧…哈哈”少年愣了一下,随即拿出开朗而有活力的嗓音:“到西边的格路斯城有公干…”

“原来…只是‘顺便’来的。”为了掩饰那抹突如其来的悲伤,索菲娅作出不满的表情。然而这股情绪很快被里昂的手足无措驱散了。

“对了,听里德尔说最近村子附近有大剑出没……”索菲娅换了个话题……

“……”

溪水仍在缓缓流淌……

山村的晚上静寂无声,只有几户人家的窗内灯火点点……村子靠近树林的一间破旧的小屋里,烛火倒映出两个影子。

里昂帮着索菲娅用稻草把床铺好,原本里昂认为只住一晚,干脆随便找个门廊应付一下的说法被索菲娅的瞪眼压回了喉咙里,看着前年自己还住过的小屋,里昂忽然觉得仿佛已经过去好多年了,而那个熟悉的背影似乎也长高了少许。

“果然,还是没办法放下伯父的事情么?”犹豫了许久,索菲娅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进屋后的第一句话……

一年前,村子里有一队旅行的人经过,就在他们在集会场露宿的那晚,村子里发生了骚乱,继而是起火,单亲的里昂从小相依为命的父亲死在了骚乱中,传说他和大多数死难者一样被剖开了腹部,血几乎流干。当时索菲娅被神甫拉着逃离了大火,等到第二天早上,她就收到了里昂留下的留言。

“那么,追查到结果了吗?”

“…”

“是么?”索菲娅突然觉得自己说不出什么鼓励的话,一时间气氛就这么凝固了。

“不用担心,等到我做了了结,我就回来,好么?”里昂轻轻环住索菲娅,轻声安慰……

送走少女,里昂回身关门,叹出一口压抑的气息……

第二天清晨,索菲娅经过集会场,突然发现戈壁的里德尔面色惊慌地跑过来……

“大剑,村子外的几个大剑进来了……”一贯结巴的里德尔突然向索菲娅流利地喊道:“是那些所到之地就会有妖魔出现的银眼的斩魔者……”

不容许索菲娅有惊讶的时间,少女被拉着跑了起来。但她想起还必须穿越广场去叫里昂,又挣脱了拉着他的里德尔跑了回去。

“为什么要把这里当作引诱他的地点?这里还有127名平民?”里昂的声调不同以往地阴沉

“你只是收到了黑函才被编入这里的,虽然你的排名最高…”一个身材壮硕的战士挑衅地推着里昂:“但是事后要比试的话我当然愿意奉陪……”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活到最后……”

两个明显是最强者的大剑的争吵显然不是其他人能插上手的,周围的七名大剑只好保持着难堪的沉默。

“大老远的,还真是辛苦了啊……”

不知何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集会场的另一头,手里提着和大剑们款式相同巨剑,眉宇间神情平和。

但是无论如何,这个身影的出现使争吵着的大剑们仿佛被踩了尾巴一样紧张起来,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使几个明显排名靠后的战士战战兢兢……

“哈?你竟然还保持着人类的外形?你太嚣张了吧?”与里昂针锋相对的壮硕战士一边出言讽刺,一边高举着巨剑迎向刚出现的男子冲去。

突然,一只异型的巨手拦住在了他面前……

“妖魔?你这家伙竟然把妖魔当成部下?”里昂脱口而出,在这同时,不断有妖魔出现,原本平静的小镇在一瞬间喧闹无比。

“为了布置这个包围,我可将附近的妖魔都集中起来了……”一边和壮硕的战士交锋着,银发的高大男子仍然能以轻松地口气把音量清楚地传进每个人的耳中:“就算个体再强大,你们也无法抵挡蜂拥而上的妖魔的!用你连猴子都不如的大脑,能记住多少就记住多少吧……”

最后一句的讽刺让壮硕的战士涨红了脸,怒睁着金光四射的双眼挥舞起巨剑。

挥剑斩倒一只扑上来的妖魔,里昂赫然在集会场的边缘发现了索菲娅的身影,周围到处是村民的尖叫声,宛如数年前的那一幕,然而不同的是当时的少年现在拥有了打倒妖魔的力量。

“你们这群杂兵给我滚开!”里昂的眼中闪过一丝金光,长剑化为一道银光将几个妖魔尽数斩落在地。

抱起失神的索菲娅,里昂将她藏到了旁边的地窖里。

“嗷!”一声冲天咆哮掀起剧烈的气浪,里昂冲出地窖,只见另外7名战士都一身首异处,只有那名壮硕的战士在原地咆哮着——那是觉醒的前兆……

……

“如果你没有召集那么多妖魔,如果达夫那时候在觉醒前就被你杀死…索菲娅…”不自觉地,里昂喃喃自语着让自己回到现实,视线仍然没有离开那朵白色的小花。

“是么?你就算觉醒了仍然不懈地追着我就是因为这个?”

“……”里昂没有回答,他沉默着。

“我们合作如何?”银发男子靠着插在地上的长剑坐了下来,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建议道。

“是么?你不用觉醒形态和妖力跟我打了这么久就是因为这个?”

“……”银发男子没有回答,他也沉默着……

两人相视而笑,压抑着的苦笑和刚才的打斗声一样飞散在林间。

“伊斯利,我现在还不能死,等我杀死达夫,然后再杀死你……我才能去见索菲娅和父亲……”里昂一字一顿地确认着说出的话。

“那么,至少在达夫死之前,我们是可以合作的,是吧?里卡尔多?”

“大概…是吧…”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Processed in 0.018008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