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十五至十八综合观感——《在圣歌之下》

正篇始:《突如其来的变奏音》

基督有言“信吾者得永生”,此刻我见到的正是将枪口朝向平民的GUNDAM,血色的光束,狰狞的外型…宛若数个世纪前耶路撒冷城外挺抢冲向异教徒的基督战士…义无返顾地将一切或罪有应得或无辜受难的人们“拯救”入主的怀抱。

“社会变革”是个沉重的词语…希望变革社会的人往往采取着两种相反的方式…银河帝国鲁道夫•高登巴姆大帝通过合法选举,以人民赋予的权利达到了自己变革社会、创造一个“强而有力,整齐划一”的世界的最终目的,并将500年的寿命赋予帝国。而将鲁道夫的行为比作“窃取了宇宙”的罗严克拉姆王朝开国大帝莱因哈特则光明正大地率领千万大军将拦在面前的一切砸进亚巴顿的无底坑,名副其实地“夺取宇宙”。

是和平演变亦或暴力更改…这是自现代民主出现以后就被讨论了数个世纪的命题,然而无论如何,“不流血就达成了目的…这是真正的光荣革命!”和“为了改革就必须有人牺牲…就算要死一亿人,后世仍然会在教科书上用‘只’这个形容……”这样的条目总是交替出现…并且双方的信徒也在不遗余力地互相攻击。

我无法理解美人嗜血,所以我崇拜杨文理,如果进步必然伴随着流血,那么我不愿看到平白被浪费的生命;如果变革的脚步必须在鲜红的地毯上留下足迹,那么我希望迈出脚步的人是一位有着给予胜败双方同样的祝福的慈悲之人;如果必须有一个存在来背负那鲜红的笔迹,那么我认为这个人应该具有与“引领人类”这样的词条想符合的气量与思想…贝尔塞底的黄金狮子有那样的器量而缺少了从不迷惘的思想…消失在阿克西斯的那一抹朱红有着背负罪孽的决意却没有引领者的器量…然而无论如何的是…“世界变革”这样高贵的词条出现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口中…是那样地令我哑然失笑…

“灵魂脱离肉体,我俯视着那个不一样的公元23世纪…我带着讽刺的口吻质问…得到的答案在情理之外…在意料之中。被作为零和游戏的平台的世界,乍看之下,铁幕是如此地森严且密不透风…东西阵营为了决定引领人类未来的地位而明争暗斗,冷战的终点必然是热战,亚巴顿的魔蝗会将大地席卷…于是,在这样的情景出现之前,有圣者高唱着和平圣歌降临于世,在人类将战火带出天空之时,他以殉道者的姿态向世界展现着未来…视他如洪水猛兽的世界第一次联合起来绞杀这抹破坏现状的不和谐,但却被圣者的阴暗面彻底地震惊了……”

我很神棍地将剧情作了这样的概括,和后面的猜测与发展无关…只是想在这深夜给自己剖析一下到现在为止“天人”这个传道者向我展现的内容,以及在我的认知里传道者的黑暗面到底代表了何种事物。

铁幕笼罩下的世界…希望和平演变与痴人说梦没有任何差别,于是以实力去修改成了唯一的途径,为此而来的传道者使用了温和的手段,他使大国强权无可奈何的同时也在尽力地取得人们的认同感…我从中嗅到了一丝殉道者的自我陶醉…即是说,“天人”可以以自己的灭亡来向人们展示团结的可能性,而不用象另一个次元当中的“十三日战争”那样以一半的人口的代价来逼迫人类走向团结的窘境。

如果这样…在公元23世纪飞向天空的人类会比另一个次元里提早数百年把“向前!再向前”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也说不定。

我贫瘠的理解能力尚无法解读这阴暗的存在是命运出于恶意安排的玩笑还是殉道计划的一部分,总之平和优雅的圣歌被打断,绷弦的颤音带来了另一曲阴暗的三重奏,传道者的愤怒可以体会,因为这三重奏将他到现在为止一切的努力全部破坏殆尽…向平民目标发动的攻击使得形势由“向对立着的人们揭示团结的可能性”变为了“逼迫人们团结以面对更加强大的威胁”…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因为外力而匆忙联合起来的势力,其结构十分稳固的例子…在历史上是一个都找不到的。





正篇续:《无休止的安魂曲》

愕然发现墓碑上的名字一天天多了起来,活着的时候或许并不引人注目,但当存在化为碑石上漫不经心的一行小字的时候,却突然觉得他的样子是那么的清晰。

我们…在这里悼念,一位长者,在17个星期的时间里对我们敦敦善诱,在即将接触到真实之时,他被上帝唤回了牧场,虽然有“朝闻道,夕可死矣”在先,但我想他的遗憾是没能将真实传授给自己的门徒和我们…虽然我们终究会在路的尽头发现他所认知的一切,但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翻越更多的坎坷。我们必须承认,雷佛•艾弗曼教授是一位兼备品德与思虑的长者,作为先人的他所遗留的思想和他的故去,必将引领后来者走向未来的真实…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Amen…

我们…在这里怀念,一位战友,他仅仅走过了人生的三分之一就离开了我们,然而我认为他穿过那扇只允许死者穿过的大门时是昂首挺胸的…如日尔曼勇士以刀尖的名义起誓,他始终秉承着自己最坚定的信仰直至停止呼吸。我们在此肃立,霍华德•梅森是一位坚定的战士和可托付生命的战友,虽然他离开了这个世界和我们,以及我们熟悉的战场,但是OverFlags的名单上永远记得他的存在…勇士们为了信仰奋战至死的事迹,永远是值得后世敬仰的楷模…我主在上,我见证格拉汉姆•耶卡的誓言,并坚信它的实现…





正篇终:《属于何人的咏叹调》

在“胜利”的压力和“复仇”的动力下,即使是处女座的完美也会染上歇斯底里的狂暴,格拉汉姆•耶卡的未来仍然无法明确…但是可以知晓的是,如果无法活着将杀死梅森的GUNDAM斩落马下的话,这台黑色的FLAG即使化为灰烬也会在火焰中重生也说不定,于是乎…在道路上迎接耶卡的,可以暂时确认不是那有名的“死神的白眼”了。

然而作为相对的一方,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这名为“崔尼蒂”的三重奏到底是出于什么本意和接受了怎样的指令,就目前的情况看来,三人中仅有最年长者才保有最正常的思虑,他们所演奏的音符不仅是用人血所表记的…而且从听者的角度来说,也未免过于激昂…随时随地会陷入头脑短路和总是凭着一时意气做事的另二人…如果不加以限制的话…或许会成为覆灭的种子的也说不定…

比任何人都希望成为传道者的少年无法忍受三重奏的曲调而向他们挥出了划清界限的长剑,记得最早见到少年过去的时候,那副杀人圣者的眼神,对生命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单纯只为存在而存在的存在是何等的绚丽…而现在无时无刻不处于被动中的刹那•F•清英似乎希望扳回劣势似的想要抓住主动权,染上了过多情绪的表情现在看来有点让人无法接受…但是就成为和平基石的未来而言…那也是无可奈何的吧。

从16话开始,似乎镜头的焦点刻意地忽略着托勒密上的人们,隐身在阴影中的其他人们或多或少都在我们视线的不经意中发生着改变…Vada不再可靠使提艾利亚的存在推测摇摇欲坠…洛克昂和哈雷路亚在几话中简单地扮演着过场的角色…但是过场中的细节却仍然有着隐隐约约的暗示。Miss皇等人似乎正在Vada不可触及的地方进行着为了保存自己也为了知晓一切的行动,这一切的一切和监察者那不自然的笑容重合在一起显得格外地诡异。

不懈地追寻着舒恩伯格的脚步的记者虽然一步步接近她想要寻找的事物…但是发展的剧情却让人很容易地把她联系到艾弗曼教授那样的遭遇之中…

而记者的弟弟也从一名纯粹的路人上升为了阴暗三重奏任性而为所导致的灾难的间接受害者,从旁观者的位置跌落到受害者的地步…浑身疼痛之外…必然也伴随着憎恨和否定吧?…在这点上…我拭目以待。



正篇尾音——]

故事进行到了第18个星期…每当我们以为离真相接近了的时候,下一话总是让我们赫然发现路还十分地遥远,“三位一体”的出现总算是带给我们新的话题,而公元23世纪的世界所面临的战争与和平…也已经向我们展开了它的景观…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断章:《瓦尔基里为勇士喝彩》

“三位一体”的出现伴随着的是血红色的GN粒子,从艾弗曼教授那里我们又得到了“拓补理论”的关键条目,至18话,我们终于确认了进一步的内容:“三位一体”所使用的机体,在操作系统和构成材料上和托勒密搭载机完全相同,但是GN Drive却是不完全的制品,从动画中我们确认到了“虽然作用相同,但炉心部分却没有使用TD围包组件,Drive本身运作时间有限”的条目,和“本质上是拟太阳炉”的定义。、

这里我们可以展开推断,TD围包组件应该是稳定并保持GN炉均衡输出的组件,也就是GN炉的最关键技术,这里我认为制造“座天使”系列的组织在木星考察船上获取的紫色哈罗并没有包括这些技术内容,或者说紫色哈罗在Vada数据库内所拥有的权限并不足以取得TD围包组件的设计资料,所以该组织不得不以自己的能力制造不完全的替代品,并最终产生了使用红色GN粒子的“三位一体”。

我认为,没有了稳定的TD围包组件…使用了替代品的GNW虽然在瞬时输出上可能要大于GNY系列,但是这是以牺牲安定性为代价获得的不可靠的优势。

对于红色的GN粒子…其不可视性极差,虽然应该对电波等的干扰效果更好…但是其自然衰竭的时间应该较GNY系要短,也就是说持续散布的间隔要短,平均时间消耗更大,这在长期战当中是不利的。

GNW三机中,最需要注意的是三号机,该机体的战斗力不祥,但具有超大范围的GN粒子散布能力,这推测和红色GN粒子的不安定性有关,但是无庸置疑的是三号机的GN炉功率是GNW中最大的,以至于攻击OverFlags基地的时候一号机必须从三号机传输高度压缩的GN粒子…此外,”电子战能力向上机”的定义让我怀疑三号机应该还具有其他的电子战能力…例如远程网络接入并散布病毒的网络攻击能力等等…三号机驾驶员潜入托勒密的Vada终端舱的行为值得注意。

这里提到了攻击OverFlags的基地…GNW一号机的GN粒子炮似乎没有单机全出力发射的能力而需要从三号机获取高度压缩的GN粒子作为发射物,其火炮展开为三段式:口段扳机一级安全装置解除展开,GNW三号机接驳,然后是火炮展开,接入光束步枪作为瞄准装置,最后是炮身完全伸展,最终安全装置解除,面罩瞄准具启动,扳机待发…但是火炮发射以后我们却发现,这次攻击的杀伤形式极其古怪,射出的高度压缩GN粒子似乎完全没有高能粒子束所应有的热杀伤…从被弹痕迹上更象是遭到了动能武器的冲刷…然而在18话开头仍然是一号机…却以自力开炮的形式造成了和GNY-005同等规模的杀伤效果…这里多少是个目前无法解答的疑问…

“Ragna”也是第18话最新获得的词条,个人推断是GNW所有组织所持有的类似Vada的超级电脑…

最后,提到有些人有疑问的耶卡抢夺GNW一号机光剑并斩落对方一手的情景。之前的SEED中,Beam Saber以机体手掌接口直接从机体获得能源,理论上一旦离手剑刃就会消失…但U.C 0083中卡托曾经用丢出光剑的方式制造假热源来迷惑GP01,这里我个人推断无论是GNY还是GNW,其持有的光剑多少都会有少量的自带能源电池以免因一些原因造成光剑短暂离手时剑刃消失…这里我们也可以确认到耶卡在斩落GNW一号机一手之后剑刃就已经消失了…同时,我也希望这把光剑能够在片桐的解析下迈出Union运用GN粒子的第一步。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原帖由 南光坊天海 于 2008-2-10 06:05 发表
最后,提到有些人有疑问的耶卡抢夺GNW一号机光剑并斩落对方一手的情景。之前的GUNDAM作品,Beam Saber以机体手掌接口直接从机体获得能源,理论上一旦离手剑刃就会消失…这里我个人推断无论是GNY还是GNW,其持有的光剑多少都会有少量的自带能源电池以免因一些原因造成光剑短暂离手时剑刃消失…这里我们也可以确认到耶卡在斩落GNW一号机一手之后剑刃就已经消失了…同时,我也希望这把光剑能够在片桐的解析下迈出Union运用GN粒子的第一步。


0083里,GP-02A把光剑扔出去了.还带着刃的.

TOP

呃....我把0079小说的内容印象化了....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開始熱血了。。。期待十九話。。。Exia VS. Throne三機。。。
正義存在於雙方手中,那是不可能相互容納的。踏上戰場的人都是為了自己的正義而置敵人於死地 。
正义は双方にあり、それは互いに相容れない。戦场に立つものは全て己の正义のために敌を打つ。

TOP

刚看完19,冒个泡
紧张啊
life goes on....

TOP

太陽爐量產了。。。:z14真期待下一話。。。太陽爐機體滿天飛。。。
正義存在於雙方手中,那是不可能相互容納的。踏上戰場的人都是為了自己的正義而置敵人於死地 。
正义は双方にあり、それは互いに相容れない。戦场に立つものは全て己の正义のために敌を打つ。

TOP

Processed in 0.020109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