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机动战士高达00第十九至二十一话综合观感——《布鲁克纳第八交响曲第四乐章》

[原创]机动战士高达00第十九至二十一话综合观感——《布鲁克纳第八交响曲第四乐章

——仅以此文,献予给我提供签名卡和各种图片帮助的ACE酱,和应该十分喜欢看打戏解说的坦克叔和鱼桑。


(Ⅰ)Must Be Something(必须做的事)


“根绝战争”,简单的四个字,现在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力量以不同的方式进行着,彼此之间互不认同所带来的可以说是太过理所当然的对立和搏杀,即使刹那·F·清英没有动作,这划清界限的一击显然是必然会发生的。

由于一时起意用了这样的一个小标题,然而讽刺的却是我码了这么多字却还是没能确定标题所指向的方向,或许用动笔写文的方式来进入文章思考的作者我本人才是最不可救药的充字数党也说不定,总之,既然站在原地没办法找准方向的话,那就前进几步看看好了。

若隐若现的所谓真实眼看到手却越发显得缥缈虚无,从一个“有趣”的角度出发,这三话所蕴涵的内容似乎全部都表面化了,虽然水面下仍然是暗流涌动,但是水面上的惊涛骇浪更加引人注目罢了。

世界秩序建立在铁幕之下,零和游戏出人意料地保持着秩序的平衡,在任何一方穷途末路之前,秩序会一直起着它的作用,或许是不满于保守,或许是失望于人类的不思进取,又或许是憎恶于将时间浪费在保持平衡的零和游戏,总之,伊奥里亚·舒恩博格在百年的时光之后降下来彻底击溃这丑恶循环的制裁之锤,其名为“Celestial Being”的存在。

三大国联合俱乐部在这三话里似乎终于形成了,然而我心安理得地挂着“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进行着风凉的吐槽,我曾经说过“因为外来威胁而匆忙结成的团体十分牢靠而稳固的例子,在历史上是一个都找不到。”,于是我们看到三大国联合俱乐部事实上仍然是进行着东西分明的战斗,10机编队的顶武和西方阵营的20机GN-X进行着彼此之间完全无关的战斗,于是我便笑得格外辛辣,照这样的事态来看,或许在解决掉天人这个世界秩序的威胁以后,Union大概会依然进行者世界警察行为,人革联则会同样地针锋相对,而AEU便一如既往地骑墙……只不过,由GN粒子为启始的MS时代就会这么到来吧。

如果说伊奥里亚·舒恩博格的百年计划仅仅只有如此程度的话,我便是如何也无法相信的了,这里我姑且将其理解为科纳的存在和介入打乱了Vade最初的计划,包括利冯兹在内的由来不明体的不确定因素目前仍然没有揭下面纱的事实。

记得那个小女孩说过,“讨厌一成不变的世界”。然而所谓的变革也并非是一味地向前的,否则历史系的学生们也就不必为了那些在人类发展史纪录上的,就效率而言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与生命的复辟倒退的条目而长吁短叹将要到来的考试是否包括这些条目。还是说……在那个黄毛丫头的思维里,是“只要改变就好”的态度呢?

无论百年前先人的计划是怎样的,百年后终究是需要人来完成和监督这个计划,那么,无论执行者和监督者是赞同大义还是缘起仇恨,或是追逐利益,他们始终是会思考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希望满足自己的想法而行动显然是再正常不过的,科纳家就是这样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存在。至少从已知条目来说,从三代前就谋求介入计划的事实就是这三话给于我们如此震撼的诱因了。

Ⅰ的最后总觉得仍然是必须提到一下托勒密,虽然在这一系列的变故中他们都是处于一个接受者的被动立场上,然而他们表现出来的决断却是能够影响走向的事实。

无论是谁,他的面前都是他要走向的未来……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Ⅱ)光の桥を越えて(跨越光之桥)

太阳光发电系统,和轨道电梯是人类走出摇篮的桥梁,虽然人类不可避免的优点(缺点)使它们作用于战争的意味和提供发展动力的意味一样明显。已故的杰夫·艾弗曼教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记忆犹心:“那是在警告我们这些沾染着大地上的争斗而踏入宇宙的人吗?”,原话大意如此。也就是说,轨道电梯一面是人类接触宇宙的桥梁,一面,也是人类将战争和流血带入宇宙的媒介。

然而……即使如此,媒介仍然是媒介,沾染着斗争的也仍然是人类本身。

人类自有诞生以来,其所书写的历史便从来不缺少征伐残杀,“根绝战争”这样的词句在任何时代都显得是那么地有吸引力,那么地美妙,而又那么地遥远而缥缈,以一个“如果将战争从人类历史中剥离,那么人类文明将不成立”理论的信奉者的角度来说,我认为至少能够将一世代的和平与安宁留给下一代便已是丰功伟业。

引自田中芳树不朽名作《银河英雄传说·黎明篇》序章——《银河系史概略》

西元二八○一年,政治统一中枢由太阳系第三行星地球,迁移至毕宿五(金牛座α)系第二行星德奥里亚。在那里发表银河联邦创立宣言的人类,同年改元为宇宙历元年,并开始向银河系的深处及边境,无止境地拓展开来。而到了西元二七○○年代之后,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战乱迭起和秩序荡然,导致人类对外的发展完全停顿,就像是快要爆发的能量,深刻的危机正在蕴酿之中。

使人类得以在恒星间来往飞行的“三美神”——亚空间跳跃航行法、重力控制及惯性控制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不断进步,人类为探索未知的太空世界,驾驶着太空船,航向星海的彼端。

“前进!再前进!”

这是那个时代人们共通的语言。

全体人类似乎正处于生命活动周期中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所有人都全神贯注、意志坚定、热情洋溢,即使面对困难时,也不会沉溺在病态的、自怜自爱的情绪中。他们体内充满了刚阳之气,或许,当时的人类都可以说是一种无可救药的乐天主义者吧!

这是一个回荡着清新与进取气息的黄金时代!

------------------------------------------------------------------------------------------------------------------------------

引自《银河英雄传说·飞翔篇》序章——《地球衰亡记录》

西元二一二九年,当地球统一政府(GG)诞生的时候,历经了长达九十年战乱而疲惫不堪的人们,满心以为人类社会所产生之最恶劣的创造物——主权国家已经从地面被一扫而空,以亿为单位来计算的生命也将由被掌权者当作是满足其欲望之祭品的愚劣行为当中永远地被解放出来。在之前被称为“十三日战争”的争斗当中,所动用的热核武器,使得当事者的北方联合国家(NG)以和三大陆合州国(USE)这两国的大都市全部沦为吸收辐射能的井口,可说是自食其滥用武力的恶果。但是那些毫无野心、不需为此战事负责的弱小国家却被那些像是食肉兽一般毫无人性的国家卷入这场猛烈的战争当中。两大强国基于害怕某些与彼此之间虽毫无利害关系但却蕴藏有丰富资源的国家受到敌国利用之理由,竟也使用热核武器对之发动毁灭性的攻击。因此两大强国的灭亡,对于那些好不容易生存下来的国家而言,也可说是稍稍值得安慰的事。而为了防止日后类似这些大国肆虐的情形再度发生,强有力并且统一的政治体制成为一般公认所必须的政体。但是就长期来看,这或许是将复数的权力统合成为一个单一集中的权力也说不定,只不过人们已经疲于以挖苦的眼光来观察事物了。

有人说过:“若没有了战争,就只会发生内乱。”

这或许应该是正确的说法,但是对于更多的人,这种不具有任何希望和喜悦的意见,却是捂起了耳朵不愿意去听。不过当时世界人口已锐减至十亿左右,粮食的生产力受到重大的打击,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一股势力有余力来发动内乱。统一政府的首都建立在澳洲大陆东北部,面临太平洋的布里斯班。建都于此主要是基于该地位于南半球,战乱期间并未受到战争太多的摧残,并且拥有广大丰富的土地资源,已成为地球上最大的经济商圈之一环。此外,还有因该地区远离策动战争的两大战犯国等各项理由。

地球统一政府诞生之后的人类历史与以前的历史相比,最大的不同处在于宗教的支配力量很明显地低落了许多。因为旧有的宗教势力对于动乱时代的缩短并没有任何的贡献,相反地在动乱的初期,各个对立的势力之间,彼此宗教信仰相互的敌视与偏见更成了助长战火的主因,当时各个宗教所拥有的私属军团假借神的名义,你来我往地虐杀他们眼中所谓异教徒的子女。更有甚于此的是在北方联合国家崩坏之后,北美洲大陆割据成许多弱小的宗教国家,他们一反过去以理性和共和政治为基础的组国原则而争斗不休,使得这个广大的产业国家夷成了满地金属碎片,树脂与水泥的荒野,更到处散布迷信和排他性的病原菌,使得残活下来人们在肉体上、精神上都遭到严重伤害。最后的结局是天神未曾降临,而救世主也未曾出现,人们终于靠着自己本身的力量,将世界由接近灭亡的深渊边缘拯救回来。

经此浩劫之后,于是乎整个人类社会的重建急速地进行着,人们狂热地投身于大大小小的各项事业当中,建设都市,绿化荒野,发展科技,人类社会迅速恢复了元气,将脚步迈进到那个被称作是“宇宙”的无限辽阔的边境。“具有可开拓边境的文明是不会衰弱的”这种说法一般认为是正确的。在地球统一政府成立(西元二一二九年以前,人类的足迹虽然曾经到过火星,但在此正式定居却是在地球统一政府成立之后。)之后,人类对宇宙的开发突飞猛进,在西元二一六六年就已经超越了小行星带,在木星的一个名叫伊奥的卫星上建立了一处开发基地。在那个时候,统一政府里面最富有活力的部门便是宇宙省了,这个由航路、资源、设施、通信、管理、教育、学术、勘察、船舶等各局所组成的庞大组织总部设置于月球的表面上,其规模随着时间的成长而壮大,到了二二○○代的中期,其所属人口便已经凌驾了首都布里斯班,而“布里斯班是地球的首都,但月面都市却是全太阳系的首都”的声浪也就是在此时扬起的。




或许伊奥里亚·舒恩博格是要带给人类这样一个前进的数百年时光也说不定,虽然发展之后的停滞是不可避免的,数百年以后的事情,大概自然也会由数百年以后的人们来操心吧……

同样引自《银河英雄传说·黎明篇》序章——《银河系史概略》


不久,癌细胞开始增殖了。人类社会笼罩在被后世称为“中世的停滞”的阴影中。

人们的内心中,疲劳与倦怠压倒了希望与野心,消极取代了积极,悲观取代了乐观,畏缩取代了进取。科学技术的新发展与新发明也后继无人。民主的共和政治也丧失了自律能力,堕入了争权夺利的愚民政治当中。

周围星域的开发计划半途而废,无数个可住行星上丰富的可用资源与建设中的诸多设施,也都被弃置不顾。社会及文化生活跌人颓废的渊薮,人们失去依循的价值观,沉溺在迷幻药、酒精、性滥交和神秘主义中。犯罪率节节上升,检举率却适得其反。人们不再重视生命,道德观念竟沦落为众所讥嘲的笑柄。

当然,也有很多人对这种种现象感到忧心忡忡。他们不愿坐视人类在颓废末期像恐龙一样惨遭灭绝。

他们认为人类社会的病情已到了非根本治疗不可的阶段了。这种想法的确没错,只是,他们之中大部分的人为了尽速治疗,并不是选择需要耐性与毅力的长期疗法,反而选择了副作用无可避免的特效药吞吃法,这帖猛药就叫做“独裁”。

就是这样的环境造就了日后鲁道夫。冯。高登巴姆登场的温床。


不过,那样的事情,对于尚未跨越宇宙桥梁的人类来说,暂时还是不需要担心的吧……毕竟午饭吃什么得早饭以后才能安排,葬礼也得等人死了之后才能举行……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Ⅲ)美丽的阴谋

在二十话的末尾,我们确认了检查者科纳的非正常举动,利冯兹明显和提艾利亚相同的出身和收留他的科纳联系起来的结果,便是我们在二十一话中确认到的——“将托勒密作为弃子”和之前的将拟太阳炉批量提供给三大国联合以促成之间的联合,如果算入随后拔出萝卜带出泥连带拉出来的拉格纳·哈维。但是从后者在二十一话便作为弃子被丢掉我们可以看出来,科纳的计划显然比我们现在目睹到的要庞大,那是一个并不仅仅是控制Veda和Celestial Being这么简单。

在二十一话中,被作为弃子的不仅仅是托勒密,还有GNW的三位一体……以其结果而言,这一幕是理所当然地可以预见到的,但不知道为何看起来深思熟虑的三人众大哥似乎对这件事情也没有任何的准备和预警,好歹皇及时预测出了对应措施,然而科纳的意图却多少可以从这一系列的动作中露出那么一点点的狐狸尾巴。那便是他在对天人进行清洗,他曾经提到“只要GN炉还留下”,这或许可以代表他与Union侧有着一定程度的联系能够获取俘获的GN炉,又或者,他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实力保证自己能够得到托勒密的遗留物。

这里,我突然想到,从以Veda入手来对托勒密进行致命一击的手段来看,我很难不认为提供给大国联合的30台GN-X会没有后门之类的暗桩。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Ⅳ)Know Faith(知晓信仰)

“这个世界上没有神”

“相信神,然后得知没有神,那个男人就是这样”

KPSA的领导者阿利·阿尔·萨谢斯。

引自高达00第十九话


从我的记忆来说,这无法不触动到另一个人,而这节唯一不带音乐的副标题,也是因这个人而来……

“亚伯,你相信神吗?”

“啊?”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亚伯的眼睛突然变成了一个点。

“这……这个嘛……我怎么说也是一个神父了,虽然大家总是说我是个‘不中用的神父’,但是,神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我还是相信的。”

“我不相信神。”

“啊?”

对于从前在Ax拥有最忠诚的信仰的这个男子的这番话,亚伯的眼睛再次变成了一个点,并且这次再也变不回去了。哈维尔不在意同僚的表情变化,只是如独白一般地低语着。

“我不相信神,如果真有主存在的话,为什么他不认可正义,却只认可力量?不认可正确,却只认可强大?即使有的人很贫穷,但他们却拥有一个完全正确的生存理由,可是为什么他们会被逼到了悬崖的边上,被迫拿起剑来反抗呢?为什么?”

“‘贫穷的人是幸福的’,‘相信主,只有这样才能获救’——这些都是谎话!神是不存在的。”

------------------------------------------------------------------------------------

“什么?你把我们这些人叫做垃圾?把主……把信仰仅仅当作规则吗?”

“你说的没错,所谓的神,就是一种秩序,一种法律,也就是这个世界现实本身,因为主不但全知,而且全能,这个世界作为全知全能的主的作品,更是需要正确的运营。”

“秩序?法律?”

那么,神到底是什么?

如果默许强者吞噬弱者的人是神的话,那么正义在哪里?在他的眼里,所谓的信仰不过是眼睁睁地看着理想败倒在现实面前而无动于衷吗?

(是的……她说的是对的)

现在发生在眼前的一切,不都正验证着她的话吗?

那些真诚地相信着神的人们,如今却受到迫害,眼看着就要走向绝路,如果,哈维尔曾经相信着的主真的存在的话,那他为什么不去创造奇迹?为什么那些虽然弱小却毫无过错的人们要遭到杀戮?而主却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呢?

答案只有一个:神是不存在的。

“主啊!为什么?你要将我们抛弃?”

神父那大张着的眼睛里充满血泪。

也许,那不过是发生了逆流的皮下循环剂而已,因为他的泪腺早在以前就在变为强化士兵的手术中被摘除了,但是,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此时的哈维尔在哭泣。

——节选自《圣魔之血》RAM长篇第三卷《知晓信仰》(Know Faith)(该部分引用为手打...多少会和原文有些偏差和删节)


"知信者"瓦茨拉夫·哈维尔



“知信者”瓦兹拉夫·哈维尔神父最后再次找到了自己的神,虽然是在临死之前,但是“朝闻道,夕可死矣”,至少他在年轻的教皇心中种下了种子,虽然那种子没有发芽便已消失在血泊中。

只是不知道,阿利·阿尔·萨谢斯又会给予索兰·伊布拉希姆怎样的回答呢?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Ⅴ)出阵

——Ⅴ部分使用曲目为《第四次提亚马特会战》

每个人都拥有自己战斗和生存的理由,当然未必每个人就都清楚。

哈雷路亚在几话中的着墨都不多,或许这是因为前半段的补偿,洛克昂在仇恨和战友之间选择了后者,这也算是变相地确认了自己战斗的对象是“纷争”而不是“仇敌”,提艾利亚在不断地重复“这就是人类么?”的独白的同时多少向我们表明了自己本质上的存在。

然后就是刹那·F·清英,或者说,索兰·伊布拉希姆,从想成为背负根绝战争之使命的人,到二十一话停止战斗的梦境,我理解为任何人都有疲倦的时候,破晓之钟的歌词上说“澄み渡る未来が来たなら 草花も兵器に宿るだろう ”,或许到了那个时候,索兰·伊布拉希姆才会真正地停止战斗吧...

格拉汉姆·耶卡断然地拒绝了GN-X的驾驶,是因为梅森·哈瓦德的誓言,而达利尔·达奇准尉选择GN-X则应该是为了打倒GUNDAM的执念吧,只是帕特里克·格拉索瓦还是一样地不靠谱,怪不得训练成绩如此突出还是得不到升迁,显然这个男人从来不会分辨什么时候应该想什么和什么时候应该说什么。我早在以前的观感中就已经警告过他,在别人面前挑衅的时候不能闭着眼睛说话了……总之,他的饲主不及时给他解围的话,恐怕AEU军要多一个非战斗减员也说不定。不过,相对于被饲养者的不靠谱,作为一个饲主和指挥官,玛内金上校无疑是很合格的。

在GN-X驾驶舱里,谢盖尔吐除了“GUNDAM已不足为惧”的豪言,而索玛·比利斯也第一次尝到了胜利的滋味。只是,我觉得谢盖尔对那个女孩子偶尔流露出父亲般的眼神更加传神,现在只希望他的“女儿”即使是受到挫折,也能再次站起来吧……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看天海的文是享受:z15
life goes on....

TOP

失去了veda和技术优势,还能撑多久,恐怕会成为今后的看点吧
不知道洛克昂现况如何  期待。。。

TOP

又一次看到你发表的东西,我非常喜欢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Processed in 0.021452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