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苍天の流星

剧本概况


    料历085年1月。。位于奥利博若斯(Olymbros)大陆临海的新曼托共和国研究出的新型冷核融合反应堆,不知为何被临国卡德摩斯王所探知。由此卡德摩斯王国要求其按照两国所签定的反核条约共享此技术。否则将向联邦揭发新曼托共和国违反上述条约规定。
    两国秘密谈判的结果,新曼托共和国明确反对将技术共享给德摩斯王国。而德摩斯王国为了能独享技术而对新曼托共和国发起侵略战争。理由是其私自将国境线推进到B国境内。
    料历085年2月11日,德摩斯王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新曼托共和国无条件投降。否则将于3日后的2月14日展开对新曼托共和国作战。曼托政府选择不回应。并对两国边界布置防御力量。而第79特殊战队—基迈拉被部署在蔓托临海的刻托岛上,作为防御卡德摩斯王国的入侵。

    料历085年2月14日,情人节。战斗首先在刻托岛上展开。凌晨02:00,卡德摩斯王国皇家特混舰队对刻托岛“破晓の钟声”行动发动。。。。。。。。。。。。。。。。。


STAFF
原做-WYVERNWZL
监督- S·V·罗森博格
协助-oblivious
==========================================================
世界社定:
奥利博若斯(Olymbros)大陆:
北半球亚温带。太平洋—印度洋之间。

新曼托共和国(Neo Manto Republic):
曼托(Manto):忒瑞西阿斯的女儿,亦善预言。
奥利博若斯大陆小国。东部临太平洋。面积50万平方公里。

新曼托共和国刻托岛(Ceto Island )
刻托(Ceto):危险之海神,蓬托斯和该亚的孩子。
新曼托共和国领海岛屿。面积1万平方公里。基迈拉近海防御基地所在地。

卡德摩斯王国(Cadmus U.K):
卡德摩斯:欧罗巴的哥哥;忒拜城的建立者。
奥利博若斯大陆半岛小国。面积55万平方公里。
==========================================================
人物设定:
艾尔德.冯.罗严克拉姆(Aird von Lohengramm) — 藤原亮政
37岁。新曼托共和国总统。为人谦逊温和。也有着充满野心的一面。

特里-塞斯 — 死神再临
29岁。少将。原雇佣兵组织—基迈拉战队司令。现任曼托第79特殊战队司令。为人严肃。爱惜部下。

“狂热者” 齐格弗里德.冯.罗森博格(Zealot, Siegfried von Roseburg) — 天海  
奥斯卡-艾文尼尔(oscar Avenir)— oblivious
22岁。上尉。基迈拉战队塔台通讯员。雷达技术专家。

比格.天猷(Doc, Bigg D Eugene) “医生”  — 鱼
“蛇\巨蟒” 格雷.普利斯琴(Pyphon, Grey Pliskin) — 蛇











[ 本帖最后由 wyvernwzl 于 2008-7-2 17:46 编辑 ]

                                                一章   破晓の钟声


     真热啊。。。这个时候还必须坐在这闷罐里,真是受罪。。。。。

    寂静狭窄的空间,一名男子闭眼坐在一台机器面前自言自语。

    房间内只有一个照片,一个年轻男人的照片,一个笑的很阳光的年轻男人。




    兹。。。。。这里是Blue ALPHA,黑匣子已经找到,现在返航。

    兹。。。。这里是Blue Base。了解。


    终于。。。。男子睁开眼。终于。。。。找到了吗,半年前消逝的流星,终于。。。。。

    男子推开门,在走出去的瞬间再次看向墙上的照片。

    我们。。。。再次相会了。真怀念以前一起战斗的时候啊。。。。

    想起那时,我们。。。。。



------------------------------------------------------------------------------------



    什么!?卡德摩斯(Cadmus)王国发出最后通牒!?怎么可能!给我拿进来!。。。。可恶。。。。怎么会这样。。。。冷核融合反映堆的研究是在绝密下进行的,除了我以外其他人应该不可能知道才对,怎么会被卡德摩斯窃取到图纸。。。。。

    这里是中欧,太平洋-亚温带的沿海小国:新曼托共和国。3年前结束了国内两个敌对政党---曼托民主共和党与曼托民主进步党为夺权所引发的持续了2年的内战。而作为战胜一方的民主共和党在时任务内总统--艾尔德.冯.罗严克拉姆(Aird von Lohengramm)的领导下进行着国力的恢复。而艾尔德,表面上是一个温和而有风度的领导者,然而,其也有着充满野心的一面。不甘现状的他命其旧部的众多科学家秘密研制了冷核融合反应堆和衍生的冷核融合喷射引擎。但在即将完成之时,不知为何临国卡德摩斯的情报部门却知悉了这一消息,并窃取了部分图纸。而后,卡德摩斯的情报部长即秘密会晤了艾尔德,要求其共享此两项技术。双方经过了数次剑拔弩张的对话,两方一直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也许是艾尔德强硬的态度激怒了对方,2月11日,新年过后的第2天,卡德摩斯对曼托现政府发出了最后通牒。要求新曼托共和国立即无条件投降,解散现政府。并交出所有设计图纸和实验成品。否则将不惜一切代价夺取/毁灭此两项技术的所有相关人物、设施
    而这时,艾尔德正坐在他宽大的办公桌后,默默的思考着。。。。。


    可恶。。。。事到如今已经不能退缩了,如此猖狂的要求,别以为我们会答应!

    嘟。。。。是我。。。,马上召开秘密会议,召集各议员,啊。。。还有,把特里-塞斯叫来。让他在会议结束后到我办公室来。。。恩。。好。。。就这样。。。。

    唉。。。不得不出这张王牌了。可恶的卡德摩斯。。。。就让你们知道知道我们的实力吧。。。


    一个小时之后,总统办公室。

    请坐吧,塞斯大校。来杯咖啡?我想,你应该猜到这次我把你召来的原因了吧。时间不多,就不废话了。刚才议会的决定,我国不会同意卡德摩斯提出的那些混帐要求,并将以强硬的态势发表国家宣言。坚决抵抗卡德摩斯的侵略意图。因为我国刚成立不久,空军尚未组建完全,我要求你麾下的基迈拉(Chimaira)雇佣兵团并入我国空军编制,成立第79特殊战队,并立即进驻东部的刻托(Ceto)岛,建立起领海线防御基地,如果2天后卡德摩斯军发动对我过的侵略,你们将作为第一线的部队投入作战。另外,我要给你一个战时升职。特里大校,从现在起,你将升任空军少将,统领我国空军第79特殊战队。因为时间紧迫,我希望你马上着手准备,争取在两天内完成对刻托岛的接手。我会知会那的行政长官,让他配合你们。后勤补给我亲自督促。全力配合你们。能完成吗?

    是!总统先生!我将竭尽全力!

    呼。。。。。恭喜你了,塞斯少将。期待你的捷报。

    是!那么,我马上就去布置了。告辞。


    塞斯将军。。。吗。。。。现在也只能靠你了。希望你们能抵挡住卡德摩斯的攻势。。。。。。
    看着桌子上的一张图纸,艾尔德再次陷入沉思。。。。



    料历085年2月11日晚22:00。刻托岛上一片忙碌的景象。岛上东部临海的废弃军事基地正在紧张的改造。就连几年前淘汰的老式挖掘机也出现在工程现场。涂着奇形怪状LOGO的S85A—ARROW(S85A—箭式)接连不断的滑过喧闹的天空。对面的西部港口,2艘大型邮轮正在进行着原岛民的撤出作业。船上一片混乱。。。。。

    喂,看了刚才的紧急通告了吗?这里马上就要成为战场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迁到这里了。看来战争结束之前咱们应该逃到外国去。曼托这么小,逃到哪也不安全。。。。还是到外国避难吧。。。
是啊是啊。。。唉。。。。好不容易安定下来。我们的命运怎么这么惨啊。。。
    不要吵闹!这里由第79特殊战队接管!加速完成撤离作业!请大家配合!重复。。。。
    随着邮轮的远去,喧闹的声音也随之消失。这时,一架S80H-Vertical  HAWK(S80H—垂直鹰)降落在刚刚铺平的跑道上,慢慢停转的螺旋桨卷起一片尘土。
    从旋梯走下一位魁梧的军人。他正是时任第79特殊战队的司令,特里-塞斯空军少将。此时正和随从人员一起步入修缮好的基地指挥中心。路上他不断的对年轻的通讯官奥斯卡-艾文尼尔(oscar Avenir)上尉发部着一道道命令。。。。

    2月13日正午,经过40多个小时的紧张忙碌,刻托岛第79特殊战队—基迈拉近海防御基地终于完成了整备。各中队的ARROW战机正静静的趴在跑道上,整个岛上寂静无声。基迈拉基地正在特里少将的指挥下进行着备战。

    而此时,距离卡德摩斯王国发出的招降时限—2月14日4:00还有仅仅的28个小时。。。。


  
    后勤补给只有这么点吗?万一要进入持久战,必须再多储存足够的物资。电会总统,就说我们需要更多的补给。还有,立即让预警机升空。就让罗森博格(Zealot, Siegfried von Roseburg | “狂热者” 齐格弗里德.冯.罗森博格)少校去吧。奥斯卡!你在干什么!发出起飞命令!
    啊!是!兹。。。This is Control tower。第一飞行大队侦察中队华尔兹Ⅳ少校,出击命令!请立即登机!兹。。。。格纳库!马上将罗森博格少校的S85AR—Arrow Type Reconnaissance作好出击准备!
    兹。。。。Zealot,Roger!
    兹。。。。Zealot,Start Launching !Clear to tack off!
    兹。。。。Zealot ,Roger!Run way,Slip on!
    兹。。。。Control tower Roger!

    将军,Zealot出击程序完毕。现在接通无线电。
    OK。兹。。。。这里是塔台,我是司令—特里-塞斯。Zealot,请回答。
    兹。。。。Zealot Roger,请讲。
    兹。。。。Zealot,我命令你在基地—卡德摩斯皇家军港线进行巡航。打开你的超视距远红外雷达,监视卡德摩斯皇家舰队的动向,有情况请立即汇报!以上。
    兹。。。。Zealot Roger。。。。。
    引擎的轰鸣中,华尔兹少校的侦察型箭式飞出了基地。一会时间,已经消失在肉眼观察范围。
塔台里,2天没睡的塞斯司令红着双眼死死的盯着雷达显示屏幕。显示华尔兹少校的小亮点在慢慢的移动。。。。。


    是夜,卡德摩斯皇家军港内正进行着紧张的出航工作。卡德摩斯皇家海军特混舰队的一艘4.6万吨级飞鸟级轻型航母和4艘导弹驱逐舰正在缓缓的驶出港外。这一情形马上被正在接近的侦察型箭式观测到。华尔兹少校立即打开通讯器。
    兹。。。。ALERT!ALERT!这里是Zealot,呼叫塔台!卡德摩斯皇家军港有舰队驶出!飞鸟级轻型航母1艘、鲨鱼(Shark)级导弹驱逐舰4艘!预计1小时后突破警戒线!收到请回答!敌舰载机接近!数量20!我没有多余武器,RTB!
    兹。。。。塔台收到!祝返航顺利!
    兹。。。。ALERT!ALERT!敌机接近!敌机接近!各中队作好出击准备。。。。。。



    凌晨02:00,原定与凌晨04:00开始的卡德摩斯王国对新蔓托共和国—代号:破晓の钟声作战提前发动了。这一天,料历084年2月14日,情人节。。。。。。。



[ 本帖最后由 wyvernwzl 于 2008-7-1 23:38 编辑 ]

TOP

二章        破碎の天空

    这里是曼托,料历085年刚刚成立的新共和国。之前的内战使经济水平降到了历史最低点。而在恢复国力的同时,梦想着使曼托成为世界首屈一指国家的艾尔德.冯.罗严克拉姆,其野心膨胀的产物 — 冷核融合反应堆却将危险的猛兽一并吸引过来。085年2月14日,卡德摩斯王国皇家海军对曼托的“破晓の钟声”作战于凌晨02:00展开。而此时,作为曼托与卡德摩斯王国之间的战略要地 —刻托岛的基迈拉近海防御基地,正在紧张的进行着截击准备。。。。。。

    “全员注意!全员注意!敌机来袭!全员第一战斗配置!全员第一战斗配置!做好迎击准备!重复!全员。。。”

    刺耳的警报声响彻。耳机公共通讯中塔台CIC调度组奥斯卡-艾文尼尔上尉略显紧张的声音,以及因敌人不按常理出牌所引发的基地里的一片叫骂声不绝于耳。随之,整个岛沸腾了。。。。。。

    “该死地!你们!赶快叫那帮天杀的工程人员把压路机开走!别停在跑道上!”

    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喊着。从背影看,似乎是个到了中年的大叔。他正忙着指挥地勤人员进行着跑道清理作业。这时,他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这里是塔台!呼叫阿莱克斯上尉!第一大队的ARROW战机马上就要起飞,进入对敌拦截作战!请马上清理跑道!阿莱克斯上尉!听到请回答!”

    他正是基迈拉特殊战队的地勤组长 — 索尔-阿莱克斯(Soul  Alex)上尉。经过两天不眠不休的作业,索尔眼中布满着血丝。干裂的嘴唇与晒的通红的脸颊无不显示着他濒临极限的精神状态。
听到塔台艾文尼尔上尉的呼叫,他拿起通讯器:

    “这里是索尔,收到!作业正在进行中!预计10分钟后清理完毕!完毕!”

    “该死的卡德摩斯,来的真是时候。不知死活的混球们,以为提前两小时就能让我们慌乱么。嘛。。。也罢。哼。。。。就让那帮混球看看我们基迈拉的实力吧!”

    索尔自言自语着,一边又抓起通讯器:

    “小子们!卡德摩斯的混球们马上就要来了!抓紧时间做好招呼准备!让他们尝尝我们的热情招待!”
    看着忙碌的部下,索尔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又投入了指挥之中。。。。。



    跑道中,4架ARROW缓缓滑行至起飞位置。他们属于第一大队‘Alpha’小队。除了机翼上的基迈拉标志,Alpha小队的机头上统一涂有一个好象被咬了一口的绿色苹果。马上,他们将作为第一波迎击部队投入作战。此时,Alpha小队队长 — 比格-天猷(Big Day U)上尉的耳机中传来塔台的命令:
    “This is tower!Alpha Leader!Clear to tack off!”
    接到命令,天猷上尉松开了刹车,战机缓缓的滑出跑道:
   “Alpha Leader Roger ! tack off !”
短暂的滑行之后,天猷上尉的战机飞上了天空。随之Alpha小队的3架Arrow也依次起飞,向天猷上尉飞去。待小队全部升空后,天猷上尉连接上了塔台:
    “This is Alpha Leader!呼叫塔台!请告知坐标!”
    “嘟。。。”在接受了塔台的加密信息后,天猷上尉立即打开了队内的无线电:
    “This is Alpha Leader!Alpha team,Direction:2-5-4,brigade type:T。P(航向:2-5-4,队型Turn Pyramid)。*注1
    “Alpha two,Roger !”“Alpha three,Roger !”“Alpha four,Roger !”
    “Alpha Leader copy!Let‘s go!”
    通讯完毕,座仓中的天猷上尉扬起了嘴角,仿佛是对队员们训练有素的赞许,也仿佛,是对即将进入战斗的自己的激励。。。。
    4架战机缓缓的收缩编队,随即进入了超音速巡航状态,向着敌机方向飞去。

    在目送Alpha小队升空后,塞斯少将推开了通向作战会议室的门低头走了进去,不到一秒钟,他就捂着嘴跑了出来。原因是密闭的会议室已经被烟雾所占据,而始作俑者,就是塞斯将军的幕僚兼好友 —平克-康姆特中校(pink comet)。此时正不安的在窗前来来回回的走动着。
    被浓重的烟味呛了出去的塞斯少将马上将紧闭的窗推开,然后解开领口一屁股坐在房间中央一个大型沙盘前。
    “你个混蛋,抽了多少烟啊!”
     扫了一眼桌上的烟灰缸,里面已经塞满了烟头。地上更是零零落落的散落着数个。看来这都是那个还在窗前发呆的康姆特中校的杰作。
    “难道你想在战争结束的时候同时光荣牺牲 — 被香烟杀死?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件很丢人的事么?”
眼球里布满血丝的塞斯将军看来正以絮絮叨叨的来缓解下过度紧绷的神经。而此时,对面那位从塞斯进来后就一直在窗前发呆的康姆特中校终于收回了涣散的眼神:
    “特里,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卡德摩斯绝对不会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兵力。这里绝对有问题。”
康姆特中校的声音非常的嘶哑。仿佛两块石头摩擦的声音。这就是那满地的烟头带来的后果。看到如此,特里倒了杯水递给了窗前的平克:
    “不用你说我也明白。区区20架是不足以灭掉基迈拉基地的。而且据报告说这20架里并没有携带对地武装。也就是说,第一波还只是试探,或者,是佯攻。鉴于此,我已经命令返航途中的华尔兹继续监视敌军动向。估计马上就会知道敌人到底做何打算了。先喝点水休息一下吧。看来今晚又难熬了。。。”



    原本喧闹的作战指挥室,在塞斯将军出去后似乎安静了很多。连续两天的高强度作业,抵抗不住眠的诱惑,艾文尼尔上尉的双眼在数次睁开闭合,睁开的缝隙越来越小。而这时,面前的无线电响起刺耳的铃声:
    “塔台!这里是Zealot!基地5点位置发现BOGY!数量30!预计30分钟后接触!重复!这里是Zealot!发现BOGY。。。。。。。。”
    华尔兹少校焦急的声音在耳机中回荡,惊醒了的艾文尼尔上尉回过了神,马上回答到:
   “这里是塔台,收到!我们马上会派出截击!”
   “Zealot Roger!本机继续监视敌军动向!完毕!”

    得知着这一情况,塞斯将军和康姆特中校马上来到了指挥室。看着雷达上缓缓蠕动着的那30个小亮点,塞斯紧锁的眉头更加的收紧。旁边的康姆特中校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指挥室里顿时陷入了沉默,唯一的声音是雷达发出是嘟嘟声。。。。
    “果然,第一波只是诱导。。。。马上派出截击部队!待机中的β、γ小队(Beta、Gamma)马上出击!召集Ω(Omega)小队!让他们也做好出击准备!一定要把敌人拦截在领海线外!”
    “幸好有所准备,如果没有派华尔兹飞到另一方位监视,现在才发现敌机已经晚了。。。”
    塞斯紧皱的眉头终于有了松懈的迹象。既然确定了敌方的意图,心头大石也终于可以落下。剩下的,就看战况发展了。。。。。。


    原本漆黑的天空,现在却被无数道探照灯分割成一块一块。
    格纳库旁边的作战研究室里,有几个人正在昏暗的灯光下整备着各自的驾驶服。相对于外面的喧嚣,这里很安静。仿佛空气也被这种诡异的气氛凝固。窗口旁边,一个穿着不同于其他人样式驾驶服的人正透过玻璃望着外边。阴影下,只能看到那人的半边脸。默默的低语:
    “BOGY 30。。。。吗。看来第一波就想把突破口打开。哼,只是些无聊的苍蝇。想突破这里,靠这么几架破烂就别想了。嘛。。。。。就让这完美的胜利,当做我生日最好的贺礼吧。看好了!卡德摩斯!就让我‘血の红糖’来告诉你们!谁才是这破碎の天空中真正的主宰!”

[ 本帖最后由 wyvernwzl 于 2008-7-1 23:40 编辑 ]

TOP

三章        燃烧の银河

    料历085年,距离上次大范围战争结束后13年,虽然还有一些小型的争端一直在持续,总体来说世界趋于和平中。而现在,脆弱的和平将被打破 。。。。。。
    这里是曼托——基迈拉近海防御基地所在的刻托岛。几个小时前,为夺取曼托的新技术,卡德摩斯王国发动了对曼托现政府的“破晓の钟声”作战。在第一波诱敌部队从海上航母出发后,其真正的打击核心——战机30架,经由卡德摩斯陆基航空基地起飞。为了拦截敌人的进攻,基迈拉战队司令特里-塞斯中将下令战队中待机的Ω小队升空拦截。此时,格纳库中:
    “头这次可真是把所有老底都掏出来了哈。除了地面那些防空火力搬不动,用于防御的就只有祈祷正规部队派的支援了,”
    “阿莱克斯上尉。。。。。”右手把头盔抱在腰间,不长不短的黄发下,一双淡蓝色的眼睛望着站在一架特殊涂装的ARROW旁边的索尔。是刚走出电梯的怀文-舒格(Wyvern-Sugar)少尉,接到命令准备出击。从他略显颤抖的脚步上看,他很紧张。索尔不禁想着:“从没上过战场的小毛孩子,比起自己当了10多年兵的经历,到底是嫩了点。希望他上了天可别被吓的尿了裤子。。。。。。”
    “快点吧,小子。别的队都已经升空了。虽然命令是叫你支援待机,动作也要快点,保不准啥时候就得起飞了。兵力比很悬殊的。。。。。”
    “是!上尉!我准备好了。”
    看到怀文钻进了座仓,索尔随即启动了升降系统,载有战机的电梯(其实就是一层很厚的四方型合金板)缓缓的升上去。金属板四个角上旋转着的指示灯成为除座仓内仪表板外唯一的光源。随着电梯的上升,前面出现了一面巨大的闸门。当电梯停止时,闸门向两边滑开,外面的风夹杂着雨点疯狂的灌了进来,座仓里的怀文马上手忙脚乱的拉下了头盔的护镜并戴上了氧气面罩,以此遮掩着自己的失态。看到这一切的索尔暗中摇着头。
    慌忙的把仓罩扣下,听着雨点夹杂着冰块砸在仓罩上噼里啪啦的声音,怀文不禁暗骂:“夜战也就算了,竟然还是雨中,这可是我的初战啊。。。罐头(怀文的猫)保佑,可别让我遇到厉害的鸟,不然谁还给你捞鱼吃。。。”
    内置在头盔里的紧急联络用短程红外身份识别器(注1)突然响起刺耳的声音将怀文吓的一哆嗦,慌乱的扫了眼仪表,竟然是无线电没有打开,意识到犯了大错的怀文颤抖着打开了无线电,瞬间好几人的怒骂声夹杂着摔杯子砸桌子的声音震的耳膜生疼,怀文赶紧将自动音量调节器打开,这才使自己那薄的不能再薄的耳膜免受复次破裂的痛苦,“如果耳膜被震破,我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出击了”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多蠢,刚流回去的血液马上又蹿回脑袋。“这时候还能YY出来,我真是没救了”。
    意识到现在时间多么紧迫,怀文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应声:“这,这里是怀文-舒格,Code Name- Bermuda,机体良好,升空准备完成。”
    回应他的竟然不是塔台的艾文尼尔,而是一个阴沉的,让人听着不寒而栗的声音:“小子,你完了,等我回去后,哼哼,你的罐头,就真正的成罐头了。”
    虽然可以想象返航着陆后会被修理的很惨,不过那也要自己能活着回来,管不了那么多了。未卜的生存使怀文有了顶嘴的勇气。
    “丫要敢动我的罐头,我就把陆基的老SAM塞你XX里”。
    但塔台可没时间让两人这么斗下去:
    “Ω小队,这里是塔台,领海外260KM,1点方位,BOGY30,塔台命令Ω小队马上升空进行拦截。据报告敌编队很可能有战略轰炸机,绝对不能让他们突破!”
    收到命令,Ω小队4机马上滑入跑道,进入升空位置,开始升空程序。
   “Tower,This is Ω one,clear to take off!”
   “Roger,Good Luck!Ω team。”
    爬升到2ANGEL后,怀文指示队友调整方位,打开加力向预定目标飞去,10分钟后,无线电内传来华尔兹的通讯:
   “Ω,This is Zealot,12 CLOCK, ANGEL2.5, BOGY30,距离100,速度1.6M。”
   “Roger!Radar connect,BOGY30,距离100,12CLOCK!AAM LOCK ,ON!FOX 1!FOX 1!”怀文锁定了锥型编队领头的敌机,连续发射了两枚AAM-80L长距空空导弹(80年开始量产,经过5年改型,现发展至第3型L型),接着小队其他3机也发射了AAM-80L,8条尾焰在黑夜中尤其耀眼,导弹发射后,怀文马上抛掉副油箱,开大加力开始了垂直爬升,希望能占据高度,而敌机编队也马上释放干扰,分成两翼开始包抄。
    在爬升到2.5ANGEL,和敌机高度持平后,Ω的四架ARROW收缩编队,从敌人两翼的中间突破后,四机分成两机编队分别向敌机两翼的6点飞去,由于敌机没有矢量喷口,超越一个世代的机体性能使怀文在敌机完成回转前咬到了6点,引擎推力的差距和过时的气动外型使敌机没有能力在9G的回旋中改出,和僚机做了一个滚筒动作拉开点距离,怀文咬住了敌机编队最后的一架,同时打开雷达的近距格斗模式并解除了AIM-84X近距红外格斗导弹(84年量产,基迈拉战队所使用的是根据原始的AIM-84自主改型的AIM-84X)的安全锁,绿色的夜视模式HUD上敌机的尾焰就如灯泡一样明显,随即雷达的锁定提示音响起,先进的机载雷达使咬尾到锁定只用了不到5秒钟,机不可失!怀文按下了发射按钮,机腹的内置弹仓门展开,一枚AIM-84X被抛了出来,随即固体燃料冲压发动机被点燃,导弹喷着尾焰向目标飞去,被锁定的敌机想转向甩开导弹,但因为推力的差距,冲头后被怀文咬住的时候两机距离已经非常近了,就算再有两倍的推力,被气动外型禁锢的机动性已经不允许他再加大机头指向角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导弹接近,然后,一团火球爆开。
    “哦吼!罐头一听!”
     怀文兴奋的喊出声来,初开记录的刺激感和飞离爆炸范围的大过载让肾上腺素大量分泌,看着敌机爆炸后的残片四散飞过,怀文不禁想“这可跟模拟练习不一样啊”。
    另外一个火球爆起,僚机也发射了一枚AIM-X,击落了一架敌机,两架ARROW交叉分离开,各自寻找猎物去了。
    敌机距离已经很近了,怀文把航炮扳至锁定位置,12点的敌机刚刚从回旋中改出,为了摆脱后面跟随的怀文,敌机开始了一组滚筒动作,试图减速让怀文冲头,老旧的引擎这时发挥了巨大的优势——距离太近,当一组滚筒完成后,没有时间收油门的怀文跟随了一个滚筒后已经冲过了头。
    被咬住6点了!怀文一阵紧张,旧时和比格-天猷联系的时候,每次被咬住6点就完全没有摆脱的希望。
    “我要被击落了!?”
    怀文没想到的是,背后那个敌人有没有天猷的技术且不说(天猷从咬住6点到锁定发射导弹的时间非常之短,让人无法做出反映既被击落),老旧的机型可和S85-ARROW差了可不止一个世代。这么想完全是总被天猷蹂躏而成的自然反应。
    迟迟没有等到被锁定的警报,跳到喉咙的心脏才梢梢落了回去,怀文这时才恢复了点思考能力。
   “丫的,差点吓死,好在丫那老旧的雷达没那么快锁定,罐头保佑,罐头保佑。。。”
    刚从惊吓中恢复过来,肾上腺素大量分泌使怀文忘记了什么叫害怕,胆子也大了起来,冒把险玩一玩的念头蹦进了脑袋。扭头看了眼,其余几架都还处在和自己相反的方向,还要有一会才能完成回旋。对自己有威胁的暂时只有占据自己后半球的一架,此时正在缓慢的将机头指向自己。
    “想到就做!”普里斯金(Pyphon, Grey Pliskin | “蛇\巨蟒” 格雷.普利斯琴)那淫荡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怀文不在犹豫,打开减速板,同时拉杆到底,机头快速的上仰,不到一秒,已经过了120度,机体还继续保持着前冲的状态,一个完美的普加乔夫眼镜蛇机动完成,400米的距离,敌机已经来不及也没有能力减速,无奈的再次将位置优势拱手让回来,
    瞬间9个G的过载让脑袋有些发晕,咬了下舌头让疼痛赶走眩晕感,怀文松开操纵杆,先进的4余度电传操纵系统让飞机自动的改平,速度已经接近失速了,怀文猛的把油门推到底,引擎喷射出菱形的尾焰,原本逐渐下压的机首重又恢复了水平,敌机巨大的尾焰变的巨大,遮盖住了整个平显,锁定音同时响起,这么好的机会是人就不会错过,怀文猛的按下发射钮,机首两侧的机炮同时开火,一个3秒的连射,空中多了一朵火球。
    “哦YEAH!罐头两听!”
    第二个战绩就没第一个那么激动了,只是兴奋了一下,怀文马上操纵机体侧开回避残片,观察剩下的敌人,数了数,敌人还有3架,不足一个中队的战力。Ω小队却一架不少,机体性能的差距决定了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对决。
    胜败已分,正准备解决轰炸机群,却发现几个胆小的轰炸机组慌忙将仓门打开,将炸弹扔的一干二净,然后在剩余3架战斗机的保护下开着加力夹着尾巴跑了。
    “恩哼,卡德摩斯的杂碎们~,见识到咱的实力了没?咱可是很强的木哈哈哈哈~~~~”
    跟一直在高空警戒的罗森博格取得联系,另外,Alpha小队全歼了正面诱导的敌机,敌舰队也暂时撤回了卡德摩斯领海,第一波攻击被基迈拉完美的拦截在了防线外的消息同时传来。
    无视命令低空俯冲塔台,Ω小队跟在罗森博格的预警机后面在跑道上着陆。刚从驾驶仓跳下来的怀文突然感觉后面一阵风向自己吹来,,一个46码的伞兵靴印到了怀文的屁股上,一个标准的野狗入水式。然后罗森博格那恶狠狠的声音贴着耳朵钻了进去:
    “小子,你兴奋过头了,让我帮你清醒下吧。啊对了,刚才谁说把老SAM那个什么来着?恩?哼哼哼。。。。”
    扭曲到极点的惨叫声惊飞了大片的海鸥,东方的天空中已经有了亮光,又一个白天的到来,而天空漂浮的乌云,却还没有散去。。。。。。

[ 本帖最后由 wyvernwzl 于 2008-7-2 17:34 编辑 ]

TOP

料....汝虚了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想问问...

AAM-80L是啥种类制导武器...看后文, FOX1后直接垂直爬升.

FOX1是半制导导弹发射术语... =.=  二婶你发射后就不理....难道是盲射?

碎碎念....碎碎念...

TOP

相控阵雷达在罩内转动,雷达波当然可以照射到....不算不理吧...

TOP

料.....你虚了.....

碎碎念,碎碎念......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乃们俩虚人。。。。跟风碎碎念。。。。。

TOP

你们都虚了
传说中的咸鱼...

TOP

Processed in 0.019952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