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划过苍天の流星——外传《不被歌颂的战争》

导演:天海
制片人or系列总策划:佐料
协力:ACE

演员表
代号, 名

Doc, Bigg D Eugene | “医生” 比格.天猷
Pyphon, Grey Pliskin | “蛇\巨蟒” 格雷.普利斯琴
Code 1412orCiel, Oscar Avenir | “1412号”or“天蓝色” 奥斯卡.艾文尼尔
Zealot, Siegfried von Roseburg | “狂热者” 齐格弗里德.冯.罗森博格
n/a, Aird.von.Lohengramm | 艾尔德.冯.罗严克拉姆
n/a, Terry Scythe | 特里-赛斯



料历072年,曼托共和国内战,由于国内经济低糜不振,物价飞涨,反对派的陆军总司令海斯.怀亚特上将发动了推翻现任政府的政变,然而政变却在忠于政府的军队的顽强抵抗下没能迅速奏效,以首都塞壬市的总统邸为最初交战点,政府军与政变军开始了对峙和接下来的战斗。

海斯.怀亚特身为陆军司令,但却一直与空军司令吉尔森.范.海德中将不和,以至于政变前30分钟海德便于官邸倒在血泊中。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担任空军调度司令部值班军官的艾尔德.冯.罗严克拉姆上校(Aird.von.Lohengramm)迅速发布了空军支持政府的宣言并出动轰炸机对正在向首都进一步调动的陆军部队进行了威力压制,本来就形同摆设的陆军航空队根本无法阻挡由曼托空军头号王牌伊夫塔奇.斯派科特少校率领的S55-ARROW Block 10机群的攻击,被蒙上名为狼狈的头套之后彻底丢进另一个名为失败的角落里一蹶不振。

且不说罗严克拉姆以上校的军衔是否能够号令整个空军,从第一批威力压制机群出动到最后作战终结的2个小时里,所有与罗严克拉姆氏不和的空军高层要么成了风标,要么保持沉默,一直掌握着号称曼托空军之“剑锋”的第57战斗飞行队的人望的罗严克拉姆氏可以说是“被王牌们拱上了宝座”,于政变10天后由总统辛普森特别晋升为空军中将,就任政府军空军司令和政府军参谋委员会委员。

“总之内战就这么持续着….”

料历081年4月7日,三大洲联邦共和国空军中尉齐格弗里德.冯.罗森博格(Siegfried.von.Roseburg)拎着一个老旧但清洁的挎包站在曼托共和国刻托岛空军基地的大门口自言自语着,他向荷枪实弹的门卫递出临时ID卡确认身份。

作为超级大国三大洲联邦共和国的空军飞行员,罗森博格出现在这里本身就证明了曼托的内战并不单纯,有传言说怀亚特的叛军乃是受了环太平洋经济同盟的煽动,这种传言听的人心领神会,自然不需要说的人解释什么,因为叛军组建空军的迅速性和大量环太平洋同盟制的战斗机早已无言地说明了一切。

正因为如此,环太平洋同盟的死敌三大洲联邦即使是本着“不能让他们如愿”的想法也有了一万个理由进行诸如零散派遣志愿兵、教官和输入武器弹药的“他们装作不知道,我们也装做不知道他们知道,其实谁都知道”的活动。

想到这里…罗森博格叹了口气,自己在国内不过是对S55-ARROW Block 10的低空大表速书上数值表示怀疑而身体力行了一次证明实际可以飞出比数值高5%的程度而已,因为这个自己就一度面临停飞的威胁…正好赶上志愿曼托内战飞行员的报名…

“既然会面临停飞…不如…反正哪的天空都是一样的,而且我想要的实战经验不只是驱逐接近领空的同盟侦察机…”

这么想着,罗森博格便领了一张报名单,由于不是校级军官,他便直接划去了飞行教官的选项而选择了驾驶本国的飞机挂着异国的国徽直接参战的志愿飞行员。

“就他一个吗?看起来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鬼而已嘛…”伊夫塔奇.斯派科特空军准将站在敞开的机库口打量着坐在远处长椅上阅读基地说明手册的黑发青年,与身旁得意门生——现任第57战斗飞行队队长的特里.塞斯(Terry Scythe)中校交换着对新来者评头论足的意见。嘈杂的声音使得半径3米以内完全无法听清楚二人的谈话,于是说话内容在师徒之间显得比较肆无忌惮。

“联邦是不会把精锐飞行员送来当消耗品的,或许他是开罪了某个人事官…”塞斯一针见血地指出。

“说的也是,需要精心呵护的宝贝也不会送来这‘魔女的锅’…那么,正好不是缺人手么?”斯派科特的表情令人想起正在衡量家畜斤两的屠宰场老板。

“这样啊…也好,我这次增加一倍的护卫编队…也算对得起‘友邦志愿者’了…”塞斯也尽职地扮演起老板的帐房的角色…

两人身后的机库里,一架整备中的S55-ARROW Block 10 Custom无言地注视着两人,背负式的菱形相控阵雷达和折叠后长长地伸出在机尾外的机腹平衡翼格外显眼。

=-=-=-=-=-=-=-=-=-=-=-=-=-=-=-=-=-=-=-=-=-=-=-=-=-=-=-=-=-=-=-=-=-=

“1412号,有任务…”

“等等,咱先存个档,马上好…”无视推门进来的男子,娇小的身影盘腿坐在转椅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似乎是自己草草修剪的短发这时却显出一种独特的韵律感,精致的五官通过微微的扭曲表达出一种嗜睡被打断之后自然显现的不耐烦。

——曼托人民政府(叛军政权)第108战术航空队第二中队中队长杰森.艾米尔少校——杰森.梅柯克顶着这个头衔已经将近半年了,作为环太平洋经济同盟海军航空队的资深飞行员,他一开始是在威尔根训练人民政府的空军飞行员,最后执行本国任务而成了直接参战的志愿兵,或者说…他的任务只是监视同行者,是的,杰森一点也不喜欢他的同行者。

在他面前的是第二中队仅有的两架战斗机,两架黑色的P60 Archer正在接受出发前整备,整备兵正在忙着拆除杰森的一号机上的保险栓。

被叫做“1412号”的少女现在正爬进驾驶舱,虽然是特别订做的抗荷服,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腋下的部分太紧而皱着眉头。P60是好飞机,以至于同盟本国不愿意向人民政府军提供这样的重型多用途战斗机,以大量提供给人民政府军的P66 Hussar为例,它是环太平洋同盟开发的第66型战斗机,那是一种相对低成本的单发式轻型战斗机。

1412号驾驶的P60之所以是黑色是因为据说在机体上涂装了一种还在实验的吸波涂料,所以1412号在之前的任务里猎杀敌人的空中前进指挥乃至远程预警机屡次得手,虽然可以说猎杀预警机得手的例子有部分可以归功于P60装备的“不死鸟”远程空空导弹,但是能够接近到那样的距离才被发现无论如何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1412号,还有5分钟…”

感受到同行者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带着好意的眼光,1412号有点无力地耸了耸肩,明明给自己起过一个叫“赛尔”的代号(Ciel—天蓝色)…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大叔总是对自己有敌意…难道是几天前自己独断袭击那个师指挥所的时候差点把他卷进云爆弹(Fuel Air Explosive Weapon—燃料汽化炸弹)范围内么?明明是他自己飞得太低嘛….

“不对…大叔早在那以前就是那样的眼神了…嘛…老注意这个咱会累死的,会招惹无端恶意也是种萌要素嘛~”1412号,不,赛尔这么说服自己。

P60是一种复杂的变后掠翼重型战斗机,在环太平洋同盟的序列里它属于重型舰载战斗机的范畴,而赛尔被安排驾驶它只是因为研究所看中了P60的变后掠翼设计和正在试验的新型冲压引擎结合之后的可能性而已。反正连同飞行员本人在内,这些都是实验品。

赛尔是曼托出身,也不具有同盟国籍,当时答应那个研究所的原因只是因为想要离开曼托的救济院那令人窒息的环境而已。当初受不了外面诱惑的四个孩子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了,从大叔和那群白衣服的人的谈话里大概知道好象是属于什么“现阶段的纳米机械可能会引起人体免疫系统的排斥反应”什么的。

“也就是说,咱的体内等于也是有颗随机定时的炸弹”

如此觉悟的赛尔也并未作出超过耸肩以上的行为。

“无所谓了,反正咱连弹射座椅都被取消了,机舱下面还有块可以被大叔遥控引爆的塑料炸弹…无论怎么样还是那块东西比较直接吧…”赛尔忍不住豁达地自言自语起来,看了一眼仪表,现在的高度是2.2Angel(22000米),P60正在以68度的最大机翼后掠角作高空高速飞行,大约还有1分钟进入战斗状态,左手边追加的数据链屏幕上已经现实出必要的情报,稍微留意了一下,赛尔发现那是自己已经做过好几次的猎杀空中前进指挥的任务,那些飞机一般都是笨笨的飞行员驾驶的笨笨的大功率雷达搭载机。

高度上升到2.7 Angel,冲压进气模式机能全开,经过结构强化的黑色P60二号机托着长长的尾迹离弦而去,似乎有听到大叔对自己独断行动的怒斥,不过按照赛尔的说法,对废话听而不闻也是一种萌要素…

P60的速度在冲压引擎的作用下已经远远超过了纸面上的1.9马赫,这个时候赛尔身上被植入的纳米机械忠实地发挥着作用,16岁的小女孩在那样的高加速下仍然保持着清醒的意识和对飞机的操控。同样是实验品的新型相控阵雷达提供了赛尔对多个目标的追踪和攻击能力,为了保持隐形考虑的保形弹药外罩脱落,两枚AIM-120B中程空空导弹分别射向两个航线可能拦截到自己的目标。

曼托政府军的护卫编队明显乱了节奏,对于一个从高空接近直奔目标的袭击者,能够反应过来的家伙寥寥可数,他们所能做的最低限度行为也只是截住慢了一拍的杰森.梅柯克而已,赛尔就这么拖着白色的尾迹扬长而去。

杰森.梅柯克此刻在不断地用海军词汇咒骂着“那个该死的1412号”,一边停止了进气压缩,因为一架对飞的S55已经以一个标准的殷麦曼筋斗占据了自己的后半球,不过杰森还是因为自己P60的吸波涂装而多少有些有恃无恐,通过红外干扰弹使一枚R-27R失的后杰森开始了一组滚筒动作。

躲避追击的时候,杰森想起了1412号的起爆按钮,无论是1412号被击落还是自己即将被击落…为了保证机密都必须按下那个按钮。

“不过,还不是这个时候啊!”

杰森对自己呐喊着,虽然背后跟随的敌机看起来有些不紧不慢,但是参加过多次局部战争的老兵却本能地感觉到危险,看起来又是接续一组滚筒,可是杰森却中途突然向下拉杆到底。黑色的P60突然逆向翻滚,作了一个180度的下降滚转在空中划出一个扭曲的“S形”。

“分离S(Split S机动)…有一套…”S55的驾驶员反应过来后不由得脱口称赞,刚才射出最后一发R-27R的他已经没有办法进一步追击了。

杰森并没能享受脱离追击的放松多久,他惊讶地看到一枚导弹拖着尾迹超越自己的飞机冲向远方,然后,杰森.梅柯克就被火焰和碎片淹没了…

“比格.天猷!你个捡便宜的庸医!”之前追击杰森的S55飞行员不由得破口大骂。

“汝这条丢失目标的淫蛇没资格说我捡便宜…”击落杰森的比格.天猷中尉毫不犹豫地反唇相讥,他早早地脱离了和僚机的编队等在4200的高度…完成分离S正在改平的杰森几乎是自动跑进了他的HUD,虽然第一枚导弹发射得太急,但是第二枚却直接命中了引擎这个最大的热源,一团红黑色的热源在半空中绽开…

与杰森.梅柯克的丧钟被天猷敲响仅相隔几十秒,两名你来我往争吵中的飞行员同时目睹了另一个战果的产生…虽然当事人直到很久以后才明白这个战果究竟产生了什么,然而比格.天猷和格雷.普林斯琴此时的感想却让他们记忆深刻。

“那个飞行员一定是个疯子!”

两人打出娘胎以来第一次异口同声…

=-=-=-=-=-=-=-=-=-=-=-=-=-=-=-=-=-=-=-=-=-=-=-=-=-=-=-=-=-=-=-=-=-=

让我们把时间倒退几分钟

赛尔很快发现了自己的目标——一架“背着盘子”的S55 Block 10,而对方似乎意识到那个“在政府军空军里恶名远扬的预警机杀手”正在准备俯冲,只见那因为背负着雷达而更显笨重的目标竟然收起了机身下的垂直平衡翼,做了滚筒动作使机头向下,以一个殷麦曼筋斗同时完成了下降和掉头,正在一边降低高度一边逃跑…

“咱还第一次碰上你这样不敬业的空中前进指挥…”

赛尔根据之前的击落经验下了这样的评判。

尽管对方一点也没有“敬职”的概念,但是还是必须把任务完成才好,于是赛尔稍微收了收油门也开始俯冲下去,冲压引擎的高加速让她多少有些喘,速率表开始从3马赫的示数逐渐减少,黑色的P60开始俯冲追击。

将武器从“机炮”扳到“锁定”,想必对方的雷达告警已经开始鸣叫了,赛尔突然发现目标的后座领航员竟然启动了弹射座椅。

“不敬业的飞行员和胆小鬼的领航员么…真是个奇怪的组合…”赛尔睹了一眼已经下降到8000以下的高度。

就在Lockon的提示音响起的瞬间,S55在赛尔的眼里突然放大了,不,应该说是距离拉进了,饶是经过植入纳米机械和专门训练提升了反应的赛尔此刻也只能呆呆地看着对方突然减速。

然而情况不只是这样而已,升起减速板的S55同时也张开了机腹的垂直平衡翼,锋利的翼刀向赛尔所在的驾驶舱直直地捅了过来。

“呀!!”

尖叫着作出了紧急避让的赛尔还是没能完全避开对方的“手术刀”(详见关于SU-27的“巴伦支海上空手术刀事件”),一个垂尾被狠狠地撞掉,很快,那一侧的引擎也停了。

“糟了…咱没有弹射座椅…”赛尔顿时感到头皮发麻“那个S55的大叔一定是个疯子!”下半句如果针对到人就显得不合适到极点的感想脱口而出后,赛尔不得不选择面对眼前的局面…

然而“持刀”的S55也没有太好过,被仍然保有极大势能的P60撞击使得机体完全失去了平衡而进入尾旋…

=-=-=-=-=-=-=-=-=-=-=-=-=-=-=-=-=-=-=-=-=-=-=-=-=-=-=-=-=-=-=-=-=-=

“这下似乎有点玩大条了…”S55-ARROW Block 10 Custom的驾驶员,22岁的冯.罗森博格在拉动弹射把手的时候心里只是闪过这么一个理所当然的念头,在把一直在后座尖叫的领航员扔出飞机之后他就在盘算这么一个结果,然而“把损失平衡翼的S55飞回机场”的预计却没能实现,看来对一个占据能量优势的尾随者动“手术刀”确实是一个在自己看来也算比较疯狂的做法。

随着轻微的爆炸,S55的舱盖被抛掉,弹射座椅的驱动火箭紧急点燃,15G左右的过载使罗森博格有点吃不住劲,他卷曲手脚,努力地挺直脊柱并保持肌肉紧绷,扑面而来的强烈气流和过载差点让他把胃液给呕了出来。几秒后座椅被抛弃的同时降落伞张开,4000米左右的高度是开伞极限,白色的降落伞使罗森博格在轻微的失重感后保持着每秒8米左右的降落速度,伞绳紧紧勒着他的上身。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才有余裕抬头寻找那架黑色P60可能飞出的伞花,然而…

只见坠落的P60仍然在努力地挣扎着,可见对方的飞行员并没有跳伞。

“如果不是弹射失灵,那么那家伙一定是个疯子…”望着P60坠落方向的那片农田,罗森博格嘟囔着从他口中说出就变得不合理到极点的意见。

黑色的P60还算保持着完整,在把起落架全部折断之后,坠落的战斗机完成了农田迫降,恢复意识的赛尔努力把自己从安全带当中解放出来,挣扎着有点软的双腿把备品包拖到田埂,赛尔只听到背后一阵急促的喘息,然后就是一个硬物顶在了自己的后脑上。

“把手举起来…”

罗森博格的身后丢着从一户人家外不告而取的自行车,他举着AK-74U冷冷地宣告,自认不会因为什么事情而过于惊讶的他此刻也掩饰不住疑惑的表情,面前慢慢举起手的敌机飞行员怎么看都象是个还在上学的小孩子。他在起飞前才从以多嘴多舌为唯一特点的后座领航员口中听到“专门从高空猎杀空中前进指挥的黑色P60”的故事,并打定了一旦被突袭就以保命为优先的主意…没想到把自己从12000米高空追杀落地的竟然是这么个小鬼…自觉面子挂不住的罗森博格搜了对方的身之后用割下来的伞绳捆住了孩子的双脚,开始检查赛尔的备品包。

“咱不太会用枪…”赛尔见罗森博格从她的包里拿出那支短小精悍的MP7之后发言补充:“大叔,包里有一个装着巧克力的盒子,能把它给我么?”

感觉额头的某根筋正在剧烈跳动,产生了“原来我也介意啊”的奇妙感觉的罗森博格还是从包里取出了一小块糖纸包装的巧克力给了少女…

“姓名,阶级,所属…”罗森博格习惯性地开合保险发出喀嚓声,然后把枪口对准了小女孩,虽然这个动作连他自己也觉得脱线。

“编号1412,代号赛尔,所属是曼托人民政府军第108战术航空团第二中队…恩…小说上说战俘只需要交代这些就够了,咱没有军籍号码…”赛尔不紧不慢地吃完巧克力。

“你的真名,还有,为什么你这样的小鬼会驾驶战斗机?”罗森博格整理出自己目前最想要知道的事情,至于参谋部的情报机构会怎么摆弄面前的小鬼,他暂时缺乏足够的同情心去理会。

“编号1412,代号赛尔,所属是曼托人民政府军第108战术航空团第二中队…咱只能说这些。”赛尔眨了眨眼睛,完全无视面前5.45mm的枪口。

眯起眼睛思索着拷问手段的罗森博格突发奇想,他弯腰又拿起一块巧克力,只见赛尔的眼睛一亮。

“咱没吃早饭…”赛尔自顾自地大声“自言自语”。

“你真实姓名,以及,为什么你会驾驶P60?”罗森博格抛弄着手里的巧克力。

“大叔~国际法禁止虐待战俘…”赛尔抗辩似的反驳…然后…吞了口口水…

“法律就是为了被违反才存在的…而且我也没吃早饭”罗森博格把巧克力丢进了自己嘴里…然后被巧克力的含糖量吓了一跳…然后冒出了“果然我是吃惯了配给品么”的疑问。

“奥…奥斯卡.艾文尼尔…不过在研究所咱不用真名,只用编号…”

“说下去…”罗森博格把一块巧克力抛向少女…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说下去…”罗森博格把一块巧克力抛向少女…

我被雷到了

TOP

雷死人不偿命....本系列文的精髓就是自毁形象.....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疯狂的天海,LOLI的ACE,等等等等..还有小白的咱。..

TOP

。。。全都贴来这里了?
传说中的咸鱼...

TOP

Processed in 0.020328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