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千年的梦——《The.Sky.Crawlers》随看.随写

湛蓝的天空,仿佛会连人的灵魂也吞进去似的,当然,要是没有那些四散纷飞的碎片和拖曳开来的烟迹,这片天空或许会更美也说不定。

虽然自己与天空之间仍然隔着一层50mm厚的防弹玻璃,但是马库斯.弗兰(Marcus.Fulan)仍然这么觉得,现在他还有一秒时间来抒发自己的感叹然后推杆蹬舵,有着优美的线条和推进式布局而显得独特的“散香 MK.D””在完成了这个殷麦曼筋斗之后多转了小半圈然后在节流阀的作用下猛地把机头指向下方,几十秒前还死死咬在马库斯身后的那架“烈风”此刻正惊呆了似的连闪避都好象忘记了。

就算是老式的“散香”,就算是老式的陀螺仪光学瞄准镜,但“散香”机首下的六挺半英寸机枪此刻却在无言地提醒着被害人和加害者自己的存在,马库斯直到50米距离才下扳机,震动的实感只持续了一会,他一蹬舵,“散香”优雅地滑出一道弧线避开了空中绽放的红黑火球。

还没等马库斯透口气,两串黄绿色的曳光弹从他右边二十码的地方冲向虚空,下一发就…他反射性地拉杆半转然后推上升舵爬升,同时恨不得推开舱盖探身出去似的不停转头确认敌机的位置。几秒后马库斯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满意的笑容,因为“散香”的身边再次掠过几道曳光,紧跟着他减了速的“烈风”仍然紧追不舍,并用它的两门20mm机关炮以及4挺7.7mm机枪向马库斯宣言着自己的存在。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也不知是在向谁抱怨,只在马库斯自己耳边停留片刻的话音刚落,随着推杆动作偏偏起舞“散香”此刻突然急速下降,但是紧随其后的“烈风”却不得不先横向半滚转再推杆下降。得益于“散香”引擎的燃料直接喷射式工作,马库斯可以很轻松地用这种直接下降来躲避使用浮子式汽化引擎而必须留心燃料供给因突然施加的G力而中断的“烈风”的追击。

在脑海中想象着眼睁睁目送自己离开射程的烈风驾驶员恼火的咒骂,马库斯开心地笑了好一阵子,他在贴近海面的时候才改出俯冲,稍微转移视线焦点确认残弹和燃料之后马库斯放弃了转回去的想法,开始根据无线电信号搜寻自己该去的地方…

根据之前友军机通讯的内容来看,攻击航母“春燕”就在不远的地方。

“如果我找得到的话…”马库斯对已经损坏的罗盘重重地叹了口气。

“伙计,帮帮我…..”

一架“春燕”的舰载战斗机,罗斯托克现役的舰载战斗机“朱月”滑到马库斯的右边,她的驾驶员向马库斯招了招手。

确实,如果是平时,这是一次轻松的巡逻碰面,马库斯可以选择回应招手,或者直接竖一个中指给这个海航的水鸭子,然而这架“朱月”现在的情况显然够不上可以用“轻松”来形容的条件。

“嘿,你没事吧…”马库斯一个滚筒绕到“朱月”的右边打量着对方的情况。

“伙计,我要是知道自己的状况就不必降高度了。”左边驾驶舱里的那位明显耸了耸肩:“我的仪表损坏,我需要知道现在的速度和高度,还有,帮我看看尾舵…”

“不用看了…你应该庆幸挨的是7.7的机枪弹,所以虽然看上去象个筛子,不过你的尾舵总算是还在,机翼似乎有点漏油,不过并不严重。”马库斯吞了口水袋里的水,顿了顿:“当然我不保证你的尾舵10分钟后还在那里…”

“朱月”的驾驶员明显得靠咳嗽才能不笑出声来:“海航302航空队 汉克.威尔纳上尉,跟高兴认识你…”

“第…27战区第509战斗飞行队,马库斯.弗兰少尉”马库斯绕了“朱月”一圈确定没有漏油才回到编队飞行距离,马库斯一直觉得“朱月”机身侧面的进气口很破坏美感,再加上星型气冷发动机的臃肿使得朱月的外形失去了流线形的优雅,如果有人问马库斯是因为“朱月”的难看外形而拒绝去海航的话,大概被问的马库斯十有八九会很正经地点点头吧。

“现在的高度是3000,速度大约440,不过问题是我的罗盘罢工了。”

“那好…就保持现在这个航向…最多还有10分钟…”汉克很自然地忽略了第27战区的空军战斗机为什么会出现在战场上这件事,不管怎么说,对他而言,活着回去给自己多争取一次上天的机会才是他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是的…他一直指望着为自己的7名队友向那传说中的“教父”复仇,这是他长久以来唯一的心愿…为此他已经飞了4年,也许是8年…

对于马库斯而言...这10分钟似乎格外地漫长,即便是他知道落地之后会迎来什么并早已抱持了相应的觉悟去接受那一切,就那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而马库斯的表情也从凝重转为平静再变成怀念。

“啊,是啊,我也想起有一个朋友,和你现在一样,被自己打掉的敌机的机翼撞中,最后还坚持飞到了机场…”马库斯微笑着,视野落向无限的远方,无线电似乎也被这怀旧的气氛所感染,喉头送话器的效果变得格外地清晰,在耳机的帮助下,把两人谈话间的嗤笑和叹息都清楚地传入彼此的耳中:“他和你一样…也喜欢热火威士忌,也在追逐着‘教父’的背影…”马库斯压低了嗓音,把最后一句话压在了喉头。

“哦?真想见见他……”汉克显得兴致勃勃。

“四个月前…他被自己击落的飞机的残骸撞到,飞回机场迫降的时候失败了…”

“我很遗憾…嗯?…”汉克莫名其妙地开始了沉思…

“到了…春燕…”

马库斯把沉思中的汉克拉回现实,海平线上一支单航母特混舰队正缓缓接近,在汉克交换了无线电应答之后,马库斯把机头对准了跑道…

汉克拒绝了要求伴飞着陆的马库斯,坚持让他先降落,理由是散香的燃料肯定已经见底,原本如果是空军现役的“紫日”的话,马库斯就必须现在弃机跳伞,然后被拉上小艇,不过“散香”出色的短距起降能力使得在航母上着陆成为可能,而且正好,现在春燕的甲板整个空荡荡的。

马库斯小心地掌握着平衡,同时关闭发动机和打开舱盖,显然是做好了着舰不成干脆就泡海水浴的两手准备,半空中的汉克突然觉得这景象似曾相识,于是他甩甩头把注意力再次集中到正在降落的“散香”上,直到马库斯在前甲板上成功刹车。

马库斯跳下飞机,优雅地闪开还在缓缓旋转的螺旋桨,双手搭起凉棚看着汉克的着陆。

落地很完美,但是马库斯的脸色变了,出身空军的他显然忘记了检查“朱月”的着舰钩是否完整,于是汉克的“朱月”在滑过了阻拦索后一个转弯,冲向了马库斯右边的海面。

“汉克!”马库斯刚刚拔起的脚步却被三个人阻止了…

“你是涉嫌叛逃的前第509战斗飞行队所属的马库斯.弗兰少尉?”戴着法务军官臂章的中年人面色阴沉地看着马库斯17岁上下的面孔,身后的两名MP荷枪实弹。

马库斯没有回答,反而快速地把手伸向裤袋…于是MP的枪响了。

枪响了两次,两发.30的大口径步枪弹把马库斯带得飞出一米多远,难看地着地了…他手里刚从裤袋里拿出来的那包淡烟也被海风吹出了甲板,连马库斯自己也没料到这两枪竟然没能让自己当场死亡,但是眼前徐徐降落的黑幕和从肺部逆流而上的血液让他感到了弥留的讽刺…集中最后的生命力想确认汉克是否生还未果之后,回光返照使得法务军官的声音在马库斯脑海中变得清晰起来。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法务军官冷静地发问,虽然皱着眉头,但他挥退了两名MP之后在马库斯身边蹲下,拿出笔记本和一支勃朗宁HP…

于是马库斯吧最后的力气都集中在声带上…吐出此刻突然浮现在脑海里的那个单词…

“Memento……mori……”


========


一周后…

脸上多了一道被舱盖划出的疤的汉克.威尔纳站在甲板上无聊地看着一架作为补充兵之一的“朱月”降落在“春燕”的甲板上,那架编号202的“朱月”将是自己的新僚机,只见那名驾驶员从容地躲开螺旋桨,然后拿下飞行帽和风镜…走向汉克。

“在下是今日起配属到302航空队的苏克雷姆.弗莱尔(Sucram.Freir)少尉…嗯?怎么了?”

“哦…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我想…没有吧…”

“啊…”汉克一眼不发地看着苏克雷姆.弗莱尔点上一支淡烟然后把烟递过来,仿佛释然了似的叹口气…“说的也是呢……”


写在后面:
我也不知道我从The.Sky.Crawlers里究竟看到了什么,押井也从来不可能下定义给答案式地解释他究竟是要在表达什么...但是无论如何总而言之,我衷心感谢森博嗣老师和押井守老师,因为我至少确信从The.Sky.Crawlers中看到了属于我能看到的东西,同时也要感谢川井宪次老师,至少在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大可不必担心没有散心用的音乐了...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Processed in 0.023028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