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S1上面看到的某转帖...剧情帝啊

耶路撒冷寒风习习,这是地球上有史以来最悲惨的一天,就在这一天,耶稣基督告诉他的门徒,他将要去赴死。以利的心情是又痛苦又欣喜。

他不是耶稣的十二门徒,他要高于十二门徒——他和耶稣从小长到大,简直就是他的死党,也只有他才真正地知道,耶稣的老爸就是上帝。

“夫子,离开耶路撒冷,我们去伯利恒吧,我们不能失去您!”一次聚餐时,以利曾这样恳求他。

“不行。”救世主回答说,“我的命运已经被注定,我的死期近了。”

“为什么?”

“为了拯救世人。”

“但是您活着可以救更多的人!”

“闭嘴!”耶稣恼怒地说,“我从上头下来时,这件事情就定下了,任何人无法更改。我的下放实习期只有那么长时间。”

以利花了很长时间来接受这个现实,最后他小声地提了一个问题:“您会怎么离开我们?”

救世主耶稣基督挠挠头:“这个事情么……老爸倒没明文规定。他希望我来个轰轰烈烈的死法把事情闹大一点,比如坐在马车里被人刺杀搞起

一场战争什么的。但难得死一次,我可不想死得那么难受。”

“我的主,您想怎样行事?”以利急切地问。

“恩……或许上个法庭,在舒适的牢房里住上两个星期,最后在与朋友们谈论哲学的时候喝下毒酒是个比较好的选择。”救世主开心地说,“

很有文化气息,更重要的是,不疼。把那杯麦酒拿过来,再撕一块面包给我。”

————————————————————————————————————————————————————————————

酒过三巡,耶稣拿着几枚铜币偷偷离席了。别人都不知道他的去向,只有身为耶稣死党的以利知道,他大概又去找那个叫玛利亚,来自抹大拉的妓女了。门徒们见耶稣离开了,于是也纷纷散去。以利独自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一路上怅然所失,直到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以利!”那个声音苍老而慈祥。

“谁?”以利转身四顾,小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我从上头来的。”那个声音简单地说道。

以利敬畏地跪下去,脑袋中的绝大部分都被虔敬所充满,剩下的那块脑细胞则在暗自欣喜——自己终于当先知了。

“我很忙,”上头的声音说,“咱们长话短说,你是我儿子的朋友是吗?”

“是的,主。”

“他今天刚刚告诉你,他的下放实习期就快结束了?”

“是的,主。”

“他告诉你他打算怎么回来吗?”

“是的,主。夫子他打算经受一场牢狱,最后边谈论哲学边喝毒酒。”

“我早告诉他过,这种死法已经有人用过了。”上头的声音似乎有点小生气,“他还是不肯用我建议的方法吗?”

“马车里那个方法?他不肯,主。”

“也罢,这个点子我很喜欢,迟早我要来一次。”上头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你要告诉他,他的实习成绩很差。他的绩效指标是作王一千年,但现在连他家乡的人都不听他的话,如果不能靠这次的死法赚回一点分数,那他的成绩就是不及格。”

以利敬畏地回答,“我明白了,主。”

“不,你还不明白。我要你帮忙去说服他换个流芳百世的死法。”

“主,夫子怎么可能听我的呢?您为什么不直接和他说呢?”

“白痴!”上头的声音怒了,“哪个青春期的儿子肯听老爸的话?比起老爸来,兄弟的话更有说服力!”

“那么,请主赐给我伶俐的舌头好去说服夫子。”以利乞求道。

“你要的不是舌头,而是知识……”上头的声音似乎在考虑什么,“我决定了,我把你送去上学,回来后你就能替他设计出一个完美的死法了。”

“主……可是……”

“我都替你操办好了,去吧!”上头的声音刚落,以利就觉得一道光笼罩住了自己,大地、重力及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在晕厥过去之前,以利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替他赢过默罕默德那小子!”

—————————————————————————————————————————————————

正如同以利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会说美式英语一样,尤斯佛教授也不知道自己班里什么时候进了一个巴勒斯坦插班生。前两天那个穆斯林插班生来的事情她也完全事先不知情,她有点恼火,看来什么时候要找教务处的人好好谈谈。她检查了一下这个新学生的资料,所有的证件、证明一应俱全,而且看落款,全部都是同一天内签发出来的,她耸耸肩,官僚机构几个世纪来从未如此高效率过,看来这个插班生上头有人。

“以利同学,欢迎进入新奥尔良商学院,我是尤斯佛.摩马斯特,”尤斯佛教授欢迎他说,“不知道你之前在哪所学校就读?”

以利还在思索旧奥尔良是个什么东西,突然被问道之前的学校,他只能支吾地说:“恩……恩……我原来在伯利恒那边……”

“以色列的圣玛门商学院?”尤斯佛教授设法掩饰她的鄙夷之情,“他们的东西太理论化,我这边才是真正实用的东西。”

“恩……实用?”以利想到了他的任务,“尤斯佛教授,你们这边还研究怎么弄死人吗?”

尤斯佛教授眨了眨眼睛,“弄死人?”她想到了当下的次贷危机,以及持续上扬的失业率和自杀率,“对,学商的人都很擅长。以利,我喜欢你的幽默。”

“真的?”以利兴奋了,“那赶紧上课吧,我赶时间。”

—————————————————————————————————————————————————

新奥尔良商学院一向标榜自己“网络全球人才”,它的师资力量来自世界各地,以利上的第一堂品牌运营课的老师崔迪逊先生就是一个英国人。“品牌,”崔迪逊先生在课堂上说,“就是对旧有传统的实体化。旧有的传统是虚无空泛的,只有把它凝聚成品牌,才能具有顽强的竞争力。”他指着教室角落里的一个穆斯林打扮的学生,“穆萨先生,给我们据个例子,说明下新生品牌是如何打败其他旧有传统的?”

这个叫穆萨的学生似乎有点心不在焉,“恩……恩?”他说。

崔迪逊先生脸色有点不好看,他对穆萨的同桌说:“你来替他说?”

“恩……旧有传统?”这个同桌想了下,“有名目的宗教取代了无名目的先祖信仰?”

“虽然不是个商业上的例子,但还是很贴切。”崔迪逊先生脸色好看了点,“以信仰为例,当宗旨明确的宗教出现后,部落的先祖信仰就消逝了,因为前者有名字,有品牌,而后者什么都没有。”

“您能具体说说吗?”以利发言道,“有关宗教,比如耶稣的宗教?”

“注意你的话,以利先生。”崔迪逊先生正视他道,“搞商业的不能牵扯到任何信仰与道德,我们在这里不能谈论这些,你刚才说的那个名字也不能再提。”

他的死亡必须成为品牌。以利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这句话,用的是漂亮的古希伯来花体字。

—————————————————————————————————————————————————

“你刚才到哪里去了?”耶稣生气地说,“这个月是你负责的采购,但我们的酒都喝完了!”

“恩……我主,您不是能把水变成酒吗?”以利怯生生地回答。

“我只能变葡萄酒,”救世主气鼓鼓地回答,“但我更喜欢大口地喝麦酒!你刚才去哪里了?一整天都见不到你人。”

以利回答说:“我蒙召去替上帝办差了。”

“老爸?他要你干什么?”耶稣的语气充满疑惑。

“恩……我被主送到一个神奇的地方,上了几节课。一下课,我就又被送回来了。”

“上什么课?”

“恕我直言,”以利知道不应该欺骗救世主,于是就壮着胆子直说了,“那里的教授教我怎么安排您的死亡。”

“教授?”耶稣露出茫然的神色。

“相当于我们这边的拉比。”

耶稣恍然大悟:“拉比们教了你什么?”

“恩……”他努力回想着,“您的死亡必须成为品牌。”

“品牌是什么意思?”耶稣问。

“额……”以利的脑门渗出了一层细汗,说实话,几个小时的课上,崔迪逊先生根本没解释什么叫“品牌”——在他看来,这个太基本了,不值得浪费口舌再解释一遍。“品牌……大概就是招牌。”

“招牌?挂在酒馆门口的那种?”

“对,我主,这样的话,所有的人都会看到您的牺牲,他们都会被感动,然后汇聚到您的名下。”

“好主意!”耶稣赞许道,“我要设计一个与众不同的招牌,任何人看到后,都能铭记我做出的牺牲,直至千年。”

“如您所愿。”以利深深下拜,然后赶回了自己的家。他要早点睡觉,明天一早还要去上课呢。

—————————————————————————————————————————————————

“别听昨天那约翰牛的废话。”经营策略课是由尤斯佛教授自己来讲的,她似乎对崔迪逊先生上节课说的品牌传统论相当不屑。“人如其名,崔迪逊先生非常非常地传统——换一句话说,他已经落伍了。想获得成功的人,都必须学会蔑视传统。”

“为什么这么说?”下面有人提问。

“很简单,每个人都有自己叛逆的欲望。”她回答道,“但限制于传统的束缚,很少有人敢于充分表现自己的叛逆面。但如果有谁做了别人都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那么他就会成为公众偶像。佐罗本质上只是个强盗,但他却成了所有人的偶像。”

“您说的是一个虚构的人物。”有学生反对道。

“当然,但不可否认,监狱里的男性囚犯被女性求爱的概率是自由男性的四倍。”尤斯佛教授说,“这是有权威调查数据支持的,因为大家都觉得一个叛逆的男人更具有吸引力,特别是性吸引力。”

“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违反传统会产生吸引力吗?”以利举手问道。

“很容易解释。我还准备了道具。以利先生,请站过来,面对着大家,好的,谢谢。”她引导以利站到讲台前面,以便让大家能看到他的脸部表情。“给你看几张照片。”

她出示了几张照片,其中有特雷莎修女、南丁格尔、居里夫人、维多利亚女王,都是一本正经、裹得严严实实的老女人。以利疑惑不解地浏览着这些图片,纳闷地揣测着尤斯佛教授的意图。

突然,一个年轻女人的照片出现在眼前——她嘴唇上一颗明显的美人痣、扎了一个雪白色的马尾辫,胸前有两个巨大的圆锥形物体向前突出,摆出了一个撩人的姿势。以以利的观点来看,衣着相当暴露。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不由自主地张了开来,有透明的液体自嘴角低下。以利保持这这个样子一动不动,半响说不出话,思维已经完全被这个女人带来的视觉冲击所击垮了。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台下的爆发的哄笑声。

“以利先生的反应……哈哈哈……比我想象的强烈得多,他一定……哈哈哈……是个老实人……” 尤斯佛教授一边徒劳地克制着爆笑的冲动,一边挣扎地把这句话说完:“麦当娜就是打破传统而成功的一个例子,大家明白了吗?哈哈哈哈……”

台下根本没人听她的,所有人都笑成一团,除了以利以外。后者正呆呆地看着麦当娜的照片,眼睛和嘴巴都张得大大的,一动不动。

更正一下,所有人都笑成一团,除了以利和穆萨以外。后者的表情和以利一摸一样,只不过他坐在教室最后排,没有人注意到他。

—————————————————————————————————————————————————
当以利回到耶稣住处的时候,他着实被吓了一跳。好多人围在耶稣家门口,大声嚷嚷着什么。

“叫老板出来!我们要买酒!”一个醉醺醺的醉汉大声叫嚷着。

耶稣叉着腰堵在家门口,很生气地对围观地人说道:“再和你们说一遍,这里没老板!我们不是卖酒的!”

“如果不是卖酒的,为什么要挂这种招牌出来?”另一个醉汉指着耶稣家门口挂着的一块牌子,生气地说道。

耶稣很窘迫的样子,脸涨得通红,“反正我们什么都不卖!你们到别家去买酒吧!”

以利挤到近处一看,他家门口不知什么时候果然多出一块木头招牌,上面画着一个金黄色的酒杯,周围还描绘上了光芒。

耶稣看见以利,示意后者赶紧来帮自己一把。以利义不容辞地挤到耶稣身边,花费了许多口舌,好不容易把众人劝散了,以利赶紧把招牌给取下来了,以免惹出更大的麻烦。“我主,您怎么会把这么一个招牌放在外面的?”他问。

耶稣的窘态更明显了,他支支吾吾地回答:“你不是告诉过我,我的死亡必须成为招牌吗?我就自己做了一个……”

一滴冷汗从以利的额头滑下:“这杯子是?”

“额……是毒酒的象征。”耶稣正色道,“这群愚民竟然认为我是卖酒的!”

“主啊,这的确与街口酒店的招牌很神似。”

“哪里神似啦?比如说……恩……恩,”耶稣上下打量着招牌,“他们的酒杯可没有金黄色的光芒!”

以利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请容我说,主啊,您还决定采用那个死法吗?”他说道,“我觉得那不适合您。”

“没有人能够让人子改变决定。”耶稣断然地说,“但是,我主,我有了一个更好的方法。”

“虽然我不会听,但你还是说吧。”

“您觉得十字架如何?”以利充满期望地说,“风格叛逆,十字架容易做成招牌,而且围观者众多。”

耶稣皱皱眉头,“那是强盗的死法。”

“您说对了!”以利回答,“那有助于增加您的阳刚之气,并且可以吸引舆论的注意。”

“会被脱光的!”耶稣抗议道。

“那会吸引很多女信徒。”以利说。

“很疼!”耶稣抗议道。

“我可以调点麻药给您喝。”以利说。

“在十字架上会上一两天都死不掉!”耶稣抗议道。

“我有个士兵朋友,他可以扎您一枪。”以利说。

“只有强盗才能上十字架!”耶稣抗议道。

“我可以帮您安排,我认识罗马少尉朗基努斯。”以利说。

“……”耶稣无声地抗议道。

以利毫不畏缩地盯着他看。

“反正我就要喝毒酒死,谁也别管我。”耶稣被盯得受不了了,他气鼓鼓地站起来,也不管以利,径自出门右转走掉了,大概又是去找抹大拉的玛利亚去了。

当以利独自在房间里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上头降临到他的脑海“看来你也说服不了他嘛。”

“我让您失望了,主。求您宽恕我。”以利跪下祈祷。

“相反,我对你的想法很有兴趣。”上头说,“我把我的独子交到你手里了,你可以任意待他。”

圣灵从天上降下落到以利身上,以利觉得自己被一种邪恶的勇气所充满了——他要把救世主钉上十字架。

—————————————————————————————————————————————————

沟通交流课的老师据说来自中国淳朴的农村,但自从在一个叫“墙壁街”的地方浸淫数十年以后,郝先生就完全是一副“墙壁街”特有的样子了。

“人们常说,沟通反映现实,但俺却不这么认为。”郝先生的英语仍然带有他故乡的乡音,“在俺的观念里,沟通创造现实!”

“什么叫沟通创造现实呢?”郝先生解释道,“俺们可以举哈根达斯的例子。你们谁没吃过哈根达斯冰激淋的,举手!”

以利左右看看,没有人举手,于是他就压抑下了举手的冲动。但是坐在后排的穆斯林穆萨先生举手了。

“好小伙,喏,接着!”郝先生用大拇指弹了一个一美元硬币给穆萨,“出门右转的路边小店,自己去买一桶尝尝吧。大家都知道,哈根达斯在这里是一种极其低档而普遍的品牌,但到中国去卖的价格,甚至超过了美国本土。但是那样离谱的高价,都有无数中国人去买,大家知道为

什么吗?请你回答,穆萨先生?”

“呃……呃……”穆萨依然是一副茫然的表情。

郝先生摇摇头,用只有前排才听得到的声音嘟哝道:“肯定是乡下来的。”

然后他换上笑容,大声说:“不知道也没关系,答案很简单,它暗示中国人,哈根达斯是世界著名的贵族品牌。也就是说,它本身是什么无所谓,真正有所谓的是它告诉别人它自己是什么。”

以利发言说,“我告诉别人的任何事情,别人都会相信?这不太可能吧。”

“当然不会,我们还要学会伪装,也就是说至少要看上去可信。”

“如果这件事情很难伪装呢?”

“ 那就把水搅浑。”郝先生愉快地说,“股票市场有那么多满口术语的金融分析师,你以为他们靠什么赚钱?他们的意见都是一半对一半的,如果真要追究预测成功率,至少有一半的分析师要下岗。他们的策略就是,用混乱的术语与复杂的计算关系把原本简单的股市搅浑,这样别人就搞不清楚他们谁的意见更正确,然后他们就都能持久地从中牟利了,这是一个集体骗局。”

“骗局?这不道德吧。”以利皱皱眉头。

“道德?俺们搞经济的要啥道德!”郝先生用这句斩钉截铁的话结束了对话。

—————————————————————————————————————————————————

那天放学回到耶路撒冷后,以利又和上帝聊了一次。借助上帝时间旅行的能力,以利在一个同傍晚之内做了很多安排。因为这些事情是同时发生的,所以一一记录如下:

一、“为了使基督更有慷慨赴死的哲学家气质,”以利给耶稣上了堂“行为礼仪课”。比如告诉耶稣,哲学家通常都喝葡萄酒而不喝卖酒,通常都管葡萄酒为自己的血,面饼则是自己的身体等等。当然,哲学家的这些特点都是以利虚构的。

二、他找到了耶稣十二弟子之一的犹大,向他透露了耶稣与抹大拉的玛利亚的长期暧昧关系。暗恋玛利亚的犹大悲愤异常,誓与耶稣老匹夫势不两立。以利又问犹大,为玛利亚赎身筹的钱还差多少,犹大回答还差三十银币。

三、他化妆去了趟大祭司的家,绘声绘色地描绘了耶稣在自家门口鼓动暴民、企图破坏宗教秩序的异端行为。大祭司向自己手下一打听,果有此事,而且参与的暴民各个都是脾气暴烈的酒鬼,一旦造起反来危害甚大。大祭司感谢以利主动履行好市民的责任,请他作为内应,拘捕耶稣。以利婉拒,并提议说耶稣犯罪集团中的骨干成员犹大可以收买,作价三十银币。

四、以利去拜访了当时在耶稣门口吵闹的那群酒吧顾客,诓称耶稣因为卖甲醇酒毒死人被抓了,不日即将受刑。顾客们表示一旦时间地点确定,便会来旁观。

五、以利再次拜访了耶稣,告诉他说,他和玛利亚的秘密暧昧关系被犹大发现了,后者正把这内幕透露给吟游诗人协会,以换取稿费。耶稣大骂犹大不地道,出卖师傅。

六、耶稣接受了以利的建议,决定召开一个派对,邀请十二位弟子赴宴。他计划在宴会上喝毒酒告别人世,同时拜托以利写本《以利篇》的对话集。以利替耶稣跑腿发了请帖,但却把写书的重担扔给了大徒弟西门保罗,而保罗也懒得写,把这事情推给了马可、马太、路加、约翰这四个小弟。

七、由于以利的幕后撮合,犹大和大祭司的管家进行了良好而秘密的磋商,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下就出卖耶稣等一系列问题达成了共识。

八、以利最后去拜访的,是他小时候的邻居,罗马少尉朗基努斯,后者爽朗地答应了朋友的请求。

—————————————————————————————————————————————————

一切都结束后,以利就停了一切的工,躺下休息。他躺在自己的床上,悠闲地想,骨牌都已经摆放到位,只需要轻轻推一下,一切就会按计划进行。一切都进行得太完美了。

他正想着,上头的声音又突然响起:“以利,你已经安排好了吗?”

以利翻身拜倒:“是的,主。”

“新奥尔良商学院的课程还没结束,明天你不回去上课了吗?”

“不需要了,主。”以利回答,“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一切都安排好了。”

“明天上课的可是韩国人哦~”

“不需要了,主,明天我要目睹我主升天。”

上头叹了口气,“好吧,但愿一切顺利。”

—————————————————————————————————————————————————

如祂所愿,一切出奇地顺利。耶稣的告别派对从晚餐开始,一直High到通宵达旦。“这是我的血,你们拿去喝。”醉熏熏的耶稣把葡萄酒递给门人,“这是我的身体,你们拿去吃。”他边说,边撕下一片面包,借着酒劲扔向犹大。

犹大正郁闷地坐在角落里,心里还犹豫是不是要背叛耶稣,猛不丁地被面包砸中了脸,顿时就火了,站起来想看是谁扔的,然后他就看见了耶稣醉红的脸正冲着自己不坏好意地微笑。犹大强忍怒火:“您喝醉了,夫子。”

耶稣看见犹大的脸,脑子里想象着犹大靠出卖基督的绯闻而换取金钱的样子,不觉心中愠怒。“你们中有人卖我了!”他突然大声喊道。

门徒们非常惊慌,一个个地问,“夫子,是我吗?”

犹大也发问道:“夫子,是我吗?”

耶稣直视着他的眼睛,“你说得是。”

犹大心中一慌,既然基督已经知道了,犹大就再也没有犹豫的余地了。他悄悄从派对中离开,回来时,带领着大祭司及罗马士兵。

—————————————————————————————————————————————————

经过一夜审讯,第二天一早,耶稣就被判暴乱罪,钉上十字架处死。“我不能喝毒酒而死吗?”耶稣委屈地说,“我费心营造了一晚上的气氛,你们再晚一会冲进来抓人,我就已经把毒酒喝掉了。”

“想自杀来逃避审判,哪那么容易!”负责抓捕的朗基努斯少尉回答道,“来人,把他的十字架给他,他要自己背上山!”

有人把十字架抬过来了,耶稣一看,就几乎昏倒——那十字架用最好的橡木制作的,做工精良气势雄伟,比一般的十字架更高大更结实,重量更是达到了一般十字架的四五倍。

“军爷,”耶稣带着哭腔问,“能给我个普通的十字架用用么?这个我背不动……”

“哼!”朗基努斯不屑地回答了一句,“这可是别人花好多钱帮你特制的呢,别不领情了。”

耶稣正想开口再问,但无奈已经被压得说不出话了。

—————————————————————————————————————————————————

日头升到半空的时候,耶稣终于把十字架背上了山头。一个叫彼拉多的罗马官员主持了行刑。“根据惯例,我要从罪犯里面特赦一个,”他说,“你们是要这个强盗巴拉巴呢,还是要这个耶稣?”

“耶稣,耶稣!”保罗他们在底下大喊,希望他们的夫子能免于一死。但他们的声音马上被另一种喊声压下去了。

“巴拉巴,巴拉巴!”一群愤怒的酒徒大喊道,边喊边挥舞着酒瓶。迫于这群人的威势,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喊了起来。

“那我要拿耶稣怎么办呢?”彼拉多问。

“钉十字架!钉十字架!”酒鬼们喊。

彼拉多无奈,示意朗基努斯上前把耶稣钉上去。

—————————————————————————————————————————————————

耶稣钉上去以前,向军士们恳求道:“请容我喝一杯临行酒。”

听闻这话,一旁的一个门徒赶紧递上一杯早已准备好的酒。这杯酒就是当时耶稣没来得及喝的毒酒。虽然耶稣觉得在这里服毒自杀很没面子,但好歹不用忍受那疼痛。

朗基努斯暗地里笑了笑,这些伎俩以利早就嘱咐过了。他从杯子旁走过,装作不小心的样子碰翻了那酒。“不好意思啊,”他假惺惺地道歉,然后重新倒了一杯用苦胆调制过的酒给耶稣。

耶稣见毒酒已经倒掉了,就不肯喝了。

军士们把他扒光了,抬到了那个精致的十字架上,用钉子钉住,又按照以利的嘱咐,用海绵吸了强效麻药,绑在苇子上,送给耶稣尝,耶稣尝了麻药,就感觉不到疼痛了,他在十字架上无所事事,一时间也死不掉,就开始效仿那位喝毒酒的先哲,在临死前向在场的观众们大谈人生哲理。

耶稣的十字架本来就异常雄伟,山头又高,俨然居高临下俯瞰着整个耶路撒冷。很多百姓吃了午饭,见到山头上立着这么一个怪东西,都过来看热闹。大家先是很稀奇,竟然会有人挂在那么华丽的十字架上,于是都纷纷凑过来看。然后大家又看到上头的人并非是个恶棍,相反的是个文弱的文化人,于是更好奇了。最后看到这个文化人竟然光着身子,于是一呼百应万人空巷,都来观看这百年奇景。耶稣趁此大谈哲学,倒也博得大家的一阵阵掌声。

与此同时,以利雇佣的人也悄悄在人群中穿梭,发放着木制的小十字架胸章,上面还有耶稣的裸体形象。还有更有甚者在散布流言说,惊讶的时候惊呼“凯撒呀!” 已经不流行了,现在流行喊“耶稣呀!”耶稣还挂在十字架上没断气,已经有近百名群众决定这个星期日就去受洗礼成为基督教徒。

到中午的时候,耶稣已经有点说不动了。他抬头看看天,接引他的天使已经走到半途了,他沉默着,考虑最后一句遗言该说什么。

众人见耶稣沉默了,于是也静下来,等待着他的最后一句话。耶稣四下观看众人,想找点灵感。他突然发现很多人胸前已经别着十字架的小胸章,上面还有自己的半裸体像。谁会事先知道这个事情呢?谁又会对我上十字架那么热心呢?他突然想起以利曾告诉自己他认识一个叫朗基努斯的罗马军士。“这里有一位朗基努斯军爷没有?”他问。

朗基努斯走过来,“谁叫我?”

耶稣顿时明白了,在天使降临前的一瞬,他愤怒地用拿撒勒的土话向远方大喊:“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

随后,天使的翅膀就覆盖了耶稣基督的灵魂。

—————————————————————————————————————————————————

自此,基督的事迹就在世间流传,使徒们的行为也为众人传颂。遵照耶稣的意愿,马太四人动笔记录他的生平,他们走访耶稣生前的朋友们以收集信息。他们向以利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耶稣死前喊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以利笑着回答:“那句话的意思是,‘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四个人用狐疑的眼光看着他。

以利回答:“好吧,好吧,在拿撒勒土语里,那句话的意思是,‘以利!以利!咱俩没完!’”

“没完什么?”路加问以利,而后者则笑而不答了。

“算了,就以您前一个回答为准吧。”路加无奈地说。

—————————————————————————————————————————————————

以利活了84岁,日子满足而死。当他来到天堂后,又重新听到了上帝的声音。

“以利,你干得真漂亮!”

“谢谢,主,不知道我主的宗教能延续多少年?”

“至少两千年,比我的要求高了一倍。在你的帮助下,我的独子终于及格了。”

“谢谢,主,愿我主的名传遍天下。”

“只有半个天下而已。”

“半个天下?另半个是谁的?”

“另半个是默罕默德的伊斯兰教的。”

“不可能!基督教是我用商业理论一手策划的,默罕默什么的,他有这本事创造一个匹敌的宗教吗?”

“他没有,但他也有一个朋友帮他,那人你也认识,是你的同学,叫穆萨。”

“穆萨?不可能!这个呆子一问三不知,根本什么都没学会,怎么可能同我相比。”

“蠢材!最后一节课你没有去上,他去了,而且学得很好。”

“最后一节课那么重要?”

“废话!他回来后,教穆罕默德宣称伊斯兰教才是基督教的正源,耶稣的一切活动都是为默罕默德的降临做准备的,耶稣是伊斯兰教的先知。他剽窃了你的一切成就,踩在你的肩膀上获取了成功。”

“我主……”以利无言以对。

上头安慰他说,“别自责了,你的表现很好了,不过……”祂离去前,最后撂下了一句话:“我早告诉你了,上最后一节课的是韩国人。”
頭像出自糟糕群某熟人之手

“我早告诉你了,上最后一节课的是韩国人。”
頭像出自糟糕群某熟人之手

TOP

太长了,只看了最后一句话,大概就明白了中心思想

TOP

也不算多長。。。可讀性一般,看了幾段就沒興趣看下去了
一个号称有5000年文明的国家,竟然连一个外国的搜索引擎都容不下,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深感羞愧。

TOP

不愧是棒子......
「死力を尽くして任務にあたれ」
「生ある限り最善を尽くせ」
「決して犬死にするな」

TOP

噗哈哈哈哈哈哈-v-大紅!大紅!拉马撒巴各大尼!
上最後堂課的是韓國人!!!

TOP

都德老师内牛满面~~~
本人拒绝使用H签名~~~

TOP

什么东西没看懂。。。

TOP

什么东西没看懂。。。
aligo 发表于 2010-2-8 22:11

aligo,你语文太差了,看最后的亮点一句

TOP

-v-直白的說。。。這個是諷刺棒子起源論的惡搞版聖經故事

TOP

S1,我想歪了

TOP

我真的看不懂吗,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

TOP

總之這是黑棒子的故事...
頭像出自糟糕群某熟人之手

TOP

Processed in 0.024830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 | © 2009 JPSF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Powered by Discuz! 7.2 | About | Archiver | WAP